不想说话

不想说话
...

据说要连续40天高温天气,咬牙坚持住。...

决赛

看样子克罗地亚想把法国送上冠军宝座。...

世界杯

今晚世界杯决赛,倒是希望克罗地亚创造历史,有这个实力,希望没有主力缺战。...

好快

好快,世界杯就要结束啦,喜欢德国队,可惜这届的德国队变了样。...

无题

开启世界杯模式。...

任时光流淌,我们都已换了模样

不知道是去年,还是前年,或者是哪一年,我去无锡开会,中途的时候突发奇想要去苏州的诚品书店看看。很感动人到了这个年纪还能有这股说走就走的冲动,想起左叔就在苏州,便拨了左叔的电话。电话那头,左叔的声音有着电台DJ的深沉和铿锵,但也少了些播音腔的拿腔拿调。他欣然应允,答应开车来无锡接我。挂完电话我就后悔了,脑子里涌出另一个我对自己吼:该死的,放弃你的矫情吧,你以为你是谁?你有什么资格摆布别人的时间?但既成事实,也只好默默地到了站,出了站,被接了站,到了酒店,安心地等待。因为会议是第二天,我有足够多的时...

火影忍者

火影忍者动画完结历时14年半的物语迎来了完结http://henan.163.com/17/0325/19/CGD91APL022702EA.html自己都追完啦看了十多年一切尽在不言中...

栀子花开了

发呆的习惯由来已久,一直可以追溯到懵懂的少年时期。那时候身体极差,隔三岔五就要去医院,以至于医院里的医生护士都熟识了。每每打针都知道事先褪下裤子,露出半边屁股蛋子。那个后来成为我师母的护士总是柔声细语地说,不要怕,不疼的。我便也笑笑,很配合地接受了一次充满谎言却无比痛苦的人生体验。偶尔也会住院,父母都是把我安置在靠窗的病房里,那里相对明亮,空气也好一些。他们自顾去忙别的事了。反正也轻车熟路了,点滴打完了我自己会喊护士过来拔掉输液管,以至于堆积的输液管可以被病友编织出一只只可爱的透明动物出来。现在...

真正抛弃我的同龄人,是走得比我早的那些

比起被同龄人抛弃,更让我觉得恐慌的是同龄人的死亡。上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我第一次接触到同龄人的死亡。那个时候,我对死亡是没有概念的。印象中就是暑假开学后,学校里专门搞了一个安全教育为主的班课。大致讲了一下子隔壁班某个现在已经没有印象的同学,因为暑假下河游泳溺亡,大家要引以为戒。这件事情并没有带给我多大的触动,生活在水乡的孩子,在我们那个年代,几乎没有不下河的,所有男孩子后来再怎么练也改不好的狗刨泳姿,几乎都是在河沟里面练就的。当然,家长比我们要重视很多。那一阵子,放学的时候慢慢开始有家长来接送了,...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