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解读

他出身贫寒,却靠自己的实力连办22场跨年演唱会

他出身贫寒,却靠自己的实力连办22场跨年演唱会

对于大陆音乐圈,他走得最近的可能就是左小祖咒。  写这个男人,一定要从酒开始! 音乐圈很多人都号称和他喝过酒左小祖咒和他喝多了一起往海边撒尿 周云蓬和他喝多了一起冲上舞台唱歌 郁可唯说他喝酒前和喝酒后完全是两个人第一次见面喝多了居然被他批评到哭&nb...
我們的樂園依然擁擠:陳昇的生存之道

我們的樂園依然擁擠:陳昇的生存之道

陳昇即將於今年年底舉辦第22年的跨年演唱會,本文為KKBOX專欄作家、音樂創作人奇哥與陳昇所展開的一場談話。「這些年來的這些事 , 真是快把老爺給搞瘋了!」面對千禧年後世界上的紛紛擾擾 , 昇哥一直處於多毛狀態 , 有些話想說 , 只好把歌越唱越長。 最青春少年的北方夢想奇哥(以下簡稱「奇...
现在的陈升,倚老卖老絮絮叨叨,但还是爱他呀

现在的陈升,倚老卖老絮絮叨叨,但还是爱他呀

陈升在新歌演唱会上与粉丝合影。很多歌手都是爱过,能够变成“老朋友”,每张新碟出来都还愿意听他唠嗑的,陈升是一个。58岁生日那天(10月29日)陈升出的这张新碟《是否,你还记得》还是熟悉的不着调,就适合在秋天的时候听他讲讲话,里面总有几句能让你叹一下笑一下,还有几句让你暗骂怎么那么矫情。陈升是老了,曾...
陳昇《恨情歌》二十週年紀念

陳昇《恨情歌》二十週年紀念

陳昇94年的《風箏》,儘管能隨風飛翔到雲間,但仍有線拉扯,各方面都被平衡得很好;然而他之後所做的《恨情歌》,卻剪斷了這條引線,變得更沒有了牽制、一切隨心。從「風箏」到更自我的「蝴蝶」,陳昇走出了突破的一步,也是關鍵性的一步;他如《蛾》裡頭唱到的「破繭而出」,真正地破除去主流/商業規則的「繭」,奠定了...
陈升:一个回不去的老嬉皮

陈升:一个回不去的老嬉皮

以前念书的时候也是一个人在陌生之地,但年轻好像体会的更多是美国大片一样浮夸的自由,那时候听大门乐队,因为他们很古着,离流行远,专门小众地装逼着。但十来年以后,我会哼的还是只有一首《The End》,而且只会哼个开头,this is the end, beautiful friend。    ...
马世芳:陈升和伍佰的第一次

马世芳:陈升和伍佰的第一次

台湾文化人马世芳文笔细腻精巧,且擅长讲故事,素有“台湾首席文艺青年”之称。他也被公认为台湾流行音乐的忠实观察者与记录者。马世芳新近推出简体中文版《耳朵借我》(理想国,2015年6月),用饱蘸情感的文字记录不止一代人的集体记忆,探幽被遗忘的大小声音。本文以一个局外观察者的视角记录了台湾解严后,一个音乐...
把悲伤留给自己

把悲伤留给自己

在一次春节敬老活动中,我清唱了一首《把悲伤留给自己》,原作词人是陈昇,这首歌他在大小音乐会中唱了无数次。但我喜欢蔡琴的版本,因为比较抒情。除了他们的普通话版本,又有李克勤唱的版本:《爱你不需要理由》,唱法接近陈昇,填词人是向雪怀。两首歌的歌词虽不同,情怀却类似,同样是失恋男性之歌,其襟怀足以感动女性...
【音樂見證時代】陳昇談《應該是柴油的》用音樂傳遞廢核理念

【音樂見證時代】陳昇談《應該是柴油的》用音樂傳遞廢核理念

採訪|洪瑋伶 資料提供|LET’S MUSIC 音樂誌12月號在反核運動中,《應該是柴油的》是第一首以極盡嘲諷與惡搞的方式去質疑荒謬的政府與政策的歌曲,完全打破一直以來對廢核的嚴肅想像。當2012年陳昇和黃連煜在屋頂音樂節第一次表演時,即受到很大的迴響,在洋溢著歡樂的「逛夜市」曲調中,我們不禁想...
陳昇《My Destiny》 流浪時必備的五張專輯(一)

陳昇《My Destiny》 流浪時必備的五張專輯(一)

《My Destiny》是《一朝醒來是歌星》自傳所贈送的專輯。 說到流浪,不如先說流浪漢。台灣樂壇流浪漢的代表,我想非陳昇莫屬。他可說是特異獨行,連舉辦個演出也愛上山下海,從九份、武嶺到綠島等地,都曾開過大型個唱。此人如同當年首張專輯的經典文案:「如果你們認為我有一點怪,那是因為我太真實。...
我会在遥远地方等你

我会在遥远地方等你

“我会在遥远地方等你/直到你已经不再悲伤”――陈升《然而》听到这样的歌声钻进耳朵,我的心就软了,仿佛遇见爱情的是我。或许爱情就在我的心中吧,不然,为何我的心会如此明亮柔软呢? 那么,什么是爱情呢?爱情是炎热的夏天遇见了清凉的泉水,是寒冷的冬夜一个温暖的拥抱,是看见白云心就欢喜、听到歌声脸就...
黄粱一梦二十年

黄粱一梦二十年

陈升是个又老又胖又不好看的男人,据传说在练铁人三项。  “这世界有点假,而我莫名爱上她。”这句歌词是这个男人对我最初的打动。  2008年,陈升50岁的时候发了专辑《美丽的邂逅》。于是我们听到了《牡丹亭外》。  黄梅调邂逅木吉他,女驸马邂逅牡丹亭。看似不太搭调的一切,被陈升不紧不慢的糅在一起。听着听...
关于陈升这个男人

关于陈升这个男人

上中学的时候我对陈升的理解仅仅局限于《把悲伤留给自己》当时对他没有什么好感以为他就是一个普通的台湾实力歌手因为长得不帅我只能说他是实力派歌手大概大一、还是大二的某一天在老蔡的寝室不知道说什么突然说到了陈升老蔡就对我说陈升是内地那些搞摇滚乐的人唯一不骂的台湾歌手当时对陈升也还是没什么了解也没太理解老蔡...
陳昇 五十少年心

陳昇 五十少年心

也許是生命閱歷太過豐富,更可能是血液裡的不羈使然,陳昇的回答總帶著點瀟灑與豁達。他笑說,自己也是普羅大眾,況且人還活著,還有很多事情會持續發生;所以對於未來,又誰能全然知悉? 寫過無數經典情歌,陳昇略帶滄桑的嗓音道盡天底下的男人心聲;他的歌曲就好像一道冬日裡的暖陽,穿透了房間的窗戶,滲入現...
媒体札记:陈升“小清新”

媒体札记:陈升“小清新”

“one night in 北京,我留下许多情,不管你爱与不爱,都是历史的尘埃”——陈升是这么唱过,可他现在并不这么想。 这位台湾老牌歌手的反服贸言论,发表在11日出版的绿营媒体自由时报上:“陆客真的不要再来了,我们真的要牺牲我们的生活质量吗?有人说不签服贸会被边缘化。我想问的是,难道我们...
金城武:还记得年少时的梦吗?

金城武:还记得年少时的梦吗?

“还记得年少时的梦吗?像朵永远不凋零的花⋯⋯”有一天路过楼下电影院门口贴着的巨幅《投名状》海报,望着金城武那张恶狠狠的面孔,我竟然情不自禁地哼起这样一句。在那一刻,我脑子里浮现出的并非电影里刀光血影、杀气腾腾的场面,也不是“抢钱,抢粮,抢娘们儿”,而是那张依然被大众所遗忘了的满怀梦想的稚气面庞。我们...
陈升台北跨年演出二十周年记

陈升台北跨年演出二十周年记

陈升和周云蓬在绿岛。  图:大方 去年某次应邀参加陈升的大酒局,喝到情浓处,大家开始聊音乐了,在座的还有陈升“新宝岛乐队”的音乐家们。一帮搞音乐的喝着酒说音乐,早晚要打起来的。陈升首先发难,说:“周云蓬你那不叫音乐,只是意识形态罢了。”这下说到我痛处了,我心想,您还来真格的,我调...
陈升《我的小清新》

陈升《我的小清新》

这么多年,人们一直没有将陈升抛弃的原因是什么?难道仅仅是引人回味的歌词和狡猾多端的旋律?我想,更应该包括他富有幽默感的歌唱的语气。新专辑并没有玩出什么新花样,我们熟透了的那个陈升依然用他一贯的老滑头语气讲述着一个个颠扑不破的人生小奥秘。这是一篇篇迷人到糜烂的小清新派微小说,陈升讲故事的表情与语气越来...
曹启泰辣评周华健、陈升、王伟忠

曹启泰辣评周华健、陈升、王伟忠

创业的大爱是理想,而钱却是每一个创业者必须面对的现实问题,曹启泰曾出过一本书,书名就叫《我爱钱》。节目中,主持人袁鸣特意出了一道关于钱的趣味测试:如果周华健、陈升、王伟忠这三位几十年的“拜把兄弟”同时找你借一笔巨款,你怎么办?曹启泰在回答中尽显“损友”本色:“我都不借!因为如果周华健都开口借钱,这事...
ELLE/陳昇 壞到底.

ELLE/陳昇 壞到底.

我們買來的兩瓶台啤,陳昇沒有喝。人雖然清醒,卻依舊夠瘋癲,在拍攝的頂樓,他哼著歌、跳著舞,最後竟然還在鏡頭面前,擺出觀光客的經典姿勢,雙手舉高往上跳。海军蓝西装外套、西装长裤(BOTH BY PRADA);深灰色格纹西装背心、灰色格纹衬衫(BOTH BY BOTTEGA VENETA);白色圆点宝蓝...
无泪的老情歌

无泪的老情歌

家国梦断,儿女情长。陈升常被这边的人误为台独。事实上他非蓝非绿,尽管蓝绿都买过他的《欢聚歌》去竞选,要说到两岸之间的所谓国族文化认同,他是台湾演艺界少有的对此抱有无尽好奇心同情心和创作实践的人。这是陈升计划中的大陆流浪日记五部曲的第二部,第一部是《丽江的春天》。名字本来想叫《吉林的秋天》,无奈陈升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