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解读

《延安的秋天》:“甜甜乐团”又撒了一把怪味豆

《延安的秋天》:“甜甜乐团”又撒了一把怪味豆

艺人:陈升唱片公司:禾广娱乐专辑风格:流行本刊推荐:★★★ 写首好听的流行曲,对陈升不是什么大问题,显然那不是他最珍稀的节操,有趣、好玩、幽默感、现实性,才是他这个年龄段的诉求。歌迷吐槽的一点还有陈升的歌曲里越来越不流畅、不精致,对社会现实的指涉和揶揄,越发浓郁上瘾,而且指涉的不是闽南语系...
台北 - 这些人,那些人(节选陈升部分)

台北 - 这些人,那些人(节选陈升部分)

原文地址:http://2663625.qzone.qq.com/blog/1272121328从台北回来快一个星期了,生活渐渐恢复平常,尽管看到这些照片的时候,还是有点恍惚,究竟是我真的到过那里,见到过那些人呢,抑或做了一场浪漫的春秋大梦?有人说,我的魂魄,丢了一些在海峡那边了。匆匆的几天,时间总...
陳昇《延安的秋天》:融合民謠、京劇、流行、搖滾看似隨意哼唱,不在調上卻又沒超出範圍。

陳昇《延安的秋天》:融合民謠、京劇、流行、搖滾看似隨意哼唱,不在調上卻又沒超出範圍。

陳昇《流浪三部曲 延安的秋天》沒有更迭的四季,哪裡會有最豐碩的果實?用歌唱進每個人心中最好的時光。陳昇早先幫艾未未製作一張專輯,練就了拿到 再白話的詞都能譜上曲的好功夫,而艾未未在錄音過程幾次說到自己的聲音沒表現好,此時錄音師冒出了一句「藝術創作是不拘任何形式的」,令在場的人都拍手叫 好。是的,這張...
陈升《我的小清新》:重口味的老清新

陈升《我的小清新》:重口味的老清新

“老顽童”陈升的新专辑《我的小清新》甫推出即遭遇一片恶评,真的小清新受不了他怪声怪调的碎碎念,曾经的歌迷又觉得他“太左小祖咒”——很多忠粉扼腕顿足,自从陈升搭上左小祖咒,就变得“面目可憎”,歌越来越难听难懂,如果说上一张《家在北极村》还有几分感人,这张《我的小清新》简直是重口味。 其实大概...
陈升忆童年后花园 称更愿意当作家而不是歌星

陈升忆童年后花园 称更愿意当作家而不是歌星

近来明星图书又成为书市一大热点,并且都不约而同地开始怀旧,倪萍推出《姥姥语录》,陈升的《阿嬷 ,我回来了》也于日前上市,每一章均以牵牛花等花花草草起兴,记录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乡间风情画卷,在对琐碎小事的追忆中不乏别样的生活智慧和感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他说与自己的歌星身份相比,他更愿意“一辈...
陈升-我的小清新:大叔的恶趣味

陈升-我的小清新:大叔的恶趣味

说实话,这张专辑的节奏旋律已经超越了我的能力范围,在第一遍听的时候,几乎不能坚持到第九首歌,这是历年听陈升过程当中不曾出现过的,也转念明白了为何这张专辑在豆瓣评分里会低至那个程度。这是一张与陈升历年专辑风格不同的唱片,当初信马由缰的散淡渐渐变成了一种慵懒涣散之气,而这一切的转折点大概就是那个我们都以...
陈升:《恨情歌》

陈升:《恨情歌》

陈升对着世界陷入了沉默,这就是他的《蓝》,蓝色的《恨情歌》。面对越来越有把握的世界,他忽然发现自己什么都不懂了。内心无数个想法激烈交错,好象越来越清楚,却越来越说不出话来。《恨情歌》的主题很难表达,它既躁动又平静,既明确又矛盾重重,真实地暴露出陈升写歌时千言万语还休的心态。虽心有不甘却只好认命,这是...
陈升遇上左小祖咒:两个持枪的男人

陈升遇上左小祖咒:两个持枪的男人

陈升、左小诅咒陈升第一次听左小祖咒的歌,就笑了,这被左小看来是听他歌曲的最高段位。他俩差7岁,算是一见如故,每次到大陆,陈升都要找左小喝酒,喝多了,大多数时候是左小胡说八道,陈升静静地听。陈升说,他俩的前半生都是骗来的,如今则是“两个说真话的怪叔叔”。  那个叫左小祖咒的人在1993年来到北京。  ...
明年你还爱我吗?

明年你还爱我吗?

陈升曾做过件很煽情的事。他提前一年预售了自己演唱会的门票。仅限情侣购买。一人的价格可以获得两个席位。但是,一份情侣券分为男生券和女生券。恋人双方各自保存属于自己的那张券,一年后,两张券合在一起才能奏效。票当然去得很快。也许这个是恋人双方证明自己爱情的方式吧。“我们要在一起一辈子呢。”“一年,算什么。...
胡言乱语几千字,一家之言说陈升。

胡言乱语几千字,一家之言说陈升。

一、孤单的小众昨天看了两个老帖子,一个六年前的,一个八年前的,两个帖子和以前看过的许多帖子一样,都有一个共性:总有人说“不知道陈升”,也总有人说“想不到还有这么多喜欢陈升的人”!就和我身边的人一模一样,想想也挺有趣。听陈升总是有些孤单的,纵然那首《不再让你孤单》是如此得让人动容,却也像他其他的经典歌...
喝杯普洱茶,听陈升唱丽江

喝杯普洱茶,听陈升唱丽江

基本上,喜欢流浪的人都喜欢带着相机,陈升也一样。专辑内页中有很多陈升自己拍下或被拍的照片。在丽江被越来越多的人斥为“商业街区”的时候,陈升的“丽江”或许能唤起你最初的一丝感动。去年底才发过唱片的陈升,在本月初又推出了一张全新专辑《丽江的春天》,这一回,陈升的流浪脚步落到了云南的丽江古城。在接受记者采...
太真實而叛逆到底:與陳昇、左小祖咒對談

太真實而叛逆到底:與陳昇、左小祖咒對談

按:這篇文章,連同精簡版的訪問錄一同刊載在《小日子》雜誌創刊號。現在貼出訪談完整內容,以饗樂迷。特別謝謝《小日子》創刊主編楊芩雯辛苦整理訪問稿,並不憚其煩地查證了對談中的許多細節。 當初撮合這場左小祖咒和陳昇的對談,是我向《小日子》總編黃威融提出的主意,謝謝他慷慨騰出了當期雜誌最多的篇幅給...
陳昇/旅行,完成一場安靜暴烈的質變(不完整)

陳昇/旅行,完成一場安靜暴烈的質變(不完整)

旅行是浪漫的,它包含了離開與重逢的雙重想像,在一次次沒有計劃說走就走的旅程中,陳昇透過旅行這種快速而無害的方式,在心境上產生質變。陳昇的作品,浪漫多情、桀驁不馴,他的旅行方式也一樣。對他而言,旅行分成兩種,一是南方的旅行,是完全的放鬆,什麼都不必想;一種是北方的旅行,在旅程中抓取創作的靈感、感觸,將...
陈升谈台客新文化:抛弃悲情 绝对包容

陈升谈台客新文化:抛弃悲情 绝对包容

台湾《中国时报》报道,以《新宝岛康乐队》系列专辑奠定台客新文化风格,《鼓声若响》等歌曲唱遍大街小巷的创作歌手陈升,开宗明义强调“我的歌第一要抛弃的就是悲情”。在陈升眼中,台客新文化“就像什锦大杂烩,里面有猪肝、有虾、有鱿鱼、油面……你走遍全世界都不会吃到这种东西,它中西合璧、兼容并蓄,就是人家讲的‘...
二十一世纪的台大校歌:陈升〈汀州路的春天〉

二十一世纪的台大校歌:陈升〈汀州路的春天〉

网上流传说,这首出现于2003年的〈汀州路的春天〉才是许多校友心目中真正的台大校歌。作者陈升,其实并没有读过大学,这里的笔触却特别刻骨惊心。  (1起) 稻草人在无歌的时代里哭泣 女巫的店在传染病中挣扎不能成眠 属于美丽的歌的记忆 都离开  都离开...
到台湾就像走进时光隧道

到台湾就像走进时光隧道

你说要一个人去旅行,    但是归期却没有约定。    亚得里亚海边风中的吉他声    你说你带着苍白的回忆    却谢谢能与我相逢。&nb...
崔健 陈升

崔健 陈升

看了刘瑜的书开始听崔健,听着崔健想起了陈升。差不多的年代,差不多的年纪,一个在海峡这边,一个在海峡那边,同样才华四溢,同样特立独行。       崔健是愤怒的,他一头扎进叫做现实的东西里,企图找出关于生活的真理,关于时代的答案,从《一无所有》到《新长...
陈升:北极村里的爱

陈升:北极村里的爱

对于即将奔三的人儿来说,升哥和升歌已经成了一种无须解释的眷恋,和情怀。可陈升近年来却呈现超乎他的年龄段及身份地位的高产状态,这使得陈升的乐迷总是切换于追忆缅怀和不断尝新的两个模式里。这也算是一个奇妙的聆听体验。《家在北极村》是继《丽江的春天》后的流浪曲第二部,绝大部分乐迷都认为它比“丽江”要好。或者...
陈升极走边境《家在北极村》

陈升极走边境《家在北极村》

陈升走边境的第二站,东北漠河。陈升越来越老,关于爱情越唱越少,更多的是在旅途中回味的点点滴滴。一个老男孩在回归,年轻的时候不懂的豁达,到年老时才想到用旅行却放逐。听他的歌第一眼是不知道在唱什么的,也不大能接受这样嘶哑的又走音的调调,然而就是这样,话里有话的弦外之音是需要探究下去的,感动总在回味在字里...
这依然是个放肆而拥挤的乐园

这依然是个放肆而拥挤的乐园

陈升又奇迹般杀回来了。这位1988年出道的音乐人一直被几代的歌迷喜爱、尊敬,因为他的音乐实在太有趣了。与其他音乐人相比,他记录这个世界沉沦和轻浮的方式是那么独树一帜。而比独特音乐更难忘的,是那层深藏不乱的感动。转眼之间,陈升的流浪日记已翻到第23页。2011的主题是《家在北极村》。尽管很多人都很好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