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解读

媒体札记:陈升“小清新”

媒体札记:陈升“小清新”

“one night in 北京,我留下许多情,不管你爱与不爱,都是历史的尘埃”——陈升是这么唱过,可他现在并不这么想。 这位台湾老牌歌手的反服贸言论,发表在11日出版的绿营媒体自由时报上:“陆客真的不要再来了,我们真的要牺牲我们的生活质量吗?有人说不签服贸会被边缘化。我想问的是,难道我们...
金城武:还记得年少时的梦吗?

金城武:还记得年少时的梦吗?

“还记得年少时的梦吗?像朵永远不凋零的花⋯⋯”有一天路过楼下电影院门口贴着的巨幅《投名状》海报,望着金城武那张恶狠狠的面孔,我竟然情不自禁地哼起这样一句。在那一刻,我脑子里浮现出的并非电影里刀光血影、杀气腾腾的场面,也不是“抢钱,抢粮,抢娘们儿”,而是那张依然被大众所遗忘了的满怀梦想的稚气面庞。我们...
陈升台北跨年演出二十周年记

陈升台北跨年演出二十周年记

陈升和周云蓬在绿岛。  图:大方 去年某次应邀参加陈升的大酒局,喝到情浓处,大家开始聊音乐了,在座的还有陈升“新宝岛乐队”的音乐家们。一帮搞音乐的喝着酒说音乐,早晚要打起来的。陈升首先发难,说:“周云蓬你那不叫音乐,只是意识形态罢了。”这下说到我痛处了,我心想,您还来真格的,我调...
陈升《我的小清新》

陈升《我的小清新》

这么多年,人们一直没有将陈升抛弃的原因是什么?难道仅仅是引人回味的歌词和狡猾多端的旋律?我想,更应该包括他富有幽默感的歌唱的语气。新专辑并没有玩出什么新花样,我们熟透了的那个陈升依然用他一贯的老滑头语气讲述着一个个颠扑不破的人生小奥秘。这是一篇篇迷人到糜烂的小清新派微小说,陈升讲故事的表情与语气越来...
曹启泰辣评周华健、陈升、王伟忠

曹启泰辣评周华健、陈升、王伟忠

创业的大爱是理想,而钱却是每一个创业者必须面对的现实问题,曹启泰曾出过一本书,书名就叫《我爱钱》。节目中,主持人袁鸣特意出了一道关于钱的趣味测试:如果周华健、陈升、王伟忠这三位几十年的“拜把兄弟”同时找你借一笔巨款,你怎么办?曹启泰在回答中尽显“损友”本色:“我都不借!因为如果周华健都开口借钱,这事...
ELLE/陳昇 壞到底.

ELLE/陳昇 壞到底.

我們買來的兩瓶台啤,陳昇沒有喝。人雖然清醒,卻依舊夠瘋癲,在拍攝的頂樓,他哼著歌、跳著舞,最後竟然還在鏡頭面前,擺出觀光客的經典姿勢,雙手舉高往上跳。海军蓝西装外套、西装长裤(BOTH BY PRADA);深灰色格纹西装背心、灰色格纹衬衫(BOTH BY BOTTEGA VENETA);白色圆点宝蓝...
无泪的老情歌

无泪的老情歌

家国梦断,儿女情长。陈升常被这边的人误为台独。事实上他非蓝非绿,尽管蓝绿都买过他的《欢聚歌》去竞选,要说到两岸之间的所谓国族文化认同,他是台湾演艺界少有的对此抱有无尽好奇心同情心和创作实践的人。这是陈升计划中的大陆流浪日记五部曲的第二部,第一部是《丽江的春天》。名字本来想叫《吉林的秋天》,无奈陈升一...
《延安的秋天》:“甜甜乐团”又撒了一把怪味豆

《延安的秋天》:“甜甜乐团”又撒了一把怪味豆

艺人:陈升唱片公司:禾广娱乐专辑风格:流行本刊推荐:★★★ 写首好听的流行曲,对陈升不是什么大问题,显然那不是他最珍稀的节操,有趣、好玩、幽默感、现实性,才是他这个年龄段的诉求。歌迷吐槽的一点还有陈升的歌曲里越来越不流畅、不精致,对社会现实的指涉和揶揄,越发浓郁上瘾,而且指涉的不是闽南语系...
台北 - 这些人,那些人(节选陈升部分)

台北 - 这些人,那些人(节选陈升部分)

原文地址:http://2663625.qzone.qq.com/blog/1272121328从台北回来快一个星期了,生活渐渐恢复平常,尽管看到这些照片的时候,还是有点恍惚,究竟是我真的到过那里,见到过那些人呢,抑或做了一场浪漫的春秋大梦?有人说,我的魂魄,丢了一些在海峡那边了。匆匆的几天,时间总...
陳昇《延安的秋天》:融合民謠、京劇、流行、搖滾看似隨意哼唱,不在調上卻又沒超出範圍。

陳昇《延安的秋天》:融合民謠、京劇、流行、搖滾看似隨意哼唱,不在調上卻又沒超出範圍。

陳昇《流浪三部曲 延安的秋天》沒有更迭的四季,哪裡會有最豐碩的果實?用歌唱進每個人心中最好的時光。陳昇早先幫艾未未製作一張專輯,練就了拿到 再白話的詞都能譜上曲的好功夫,而艾未未在錄音過程幾次說到自己的聲音沒表現好,此時錄音師冒出了一句「藝術創作是不拘任何形式的」,令在場的人都拍手叫 好。是的,這張...
陈升《我的小清新》:重口味的老清新

陈升《我的小清新》:重口味的老清新

“老顽童”陈升的新专辑《我的小清新》甫推出即遭遇一片恶评,真的小清新受不了他怪声怪调的碎碎念,曾经的歌迷又觉得他“太左小祖咒”——很多忠粉扼腕顿足,自从陈升搭上左小祖咒,就变得“面目可憎”,歌越来越难听难懂,如果说上一张《家在北极村》还有几分感人,这张《我的小清新》简直是重口味。 其实大概...
陈升忆童年后花园 称更愿意当作家而不是歌星

陈升忆童年后花园 称更愿意当作家而不是歌星

近来明星图书又成为书市一大热点,并且都不约而同地开始怀旧,倪萍推出《姥姥语录》,陈升的《阿嬷 ,我回来了》也于日前上市,每一章均以牵牛花等花花草草起兴,记录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乡间风情画卷,在对琐碎小事的追忆中不乏别样的生活智慧和感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他说与自己的歌星身份相比,他更愿意“一辈...
陈升-我的小清新:大叔的恶趣味

陈升-我的小清新:大叔的恶趣味

说实话,这张专辑的节奏旋律已经超越了我的能力范围,在第一遍听的时候,几乎不能坚持到第九首歌,这是历年听陈升过程当中不曾出现过的,也转念明白了为何这张专辑在豆瓣评分里会低至那个程度。这是一张与陈升历年专辑风格不同的唱片,当初信马由缰的散淡渐渐变成了一种慵懒涣散之气,而这一切的转折点大概就是那个我们都以...
陈升:《恨情歌》

陈升:《恨情歌》

陈升对着世界陷入了沉默,这就是他的《蓝》,蓝色的《恨情歌》。面对越来越有把握的世界,他忽然发现自己什么都不懂了。内心无数个想法激烈交错,好象越来越清楚,却越来越说不出话来。《恨情歌》的主题很难表达,它既躁动又平静,既明确又矛盾重重,真实地暴露出陈升写歌时千言万语还休的心态。虽心有不甘却只好认命,这是...
陈升遇上左小祖咒:两个持枪的男人

陈升遇上左小祖咒:两个持枪的男人

陈升、左小诅咒陈升第一次听左小祖咒的歌,就笑了,这被左小看来是听他歌曲的最高段位。他俩差7岁,算是一见如故,每次到大陆,陈升都要找左小喝酒,喝多了,大多数时候是左小胡说八道,陈升静静地听。陈升说,他俩的前半生都是骗来的,如今则是“两个说真话的怪叔叔”。  那个叫左小祖咒的人在1993年来到北京。  ...
明年你还爱我吗?

明年你还爱我吗?

陈升曾做过件很煽情的事。他提前一年预售了自己演唱会的门票。仅限情侣购买。一人的价格可以获得两个席位。但是,一份情侣券分为男生券和女生券。恋人双方各自保存属于自己的那张券,一年后,两张券合在一起才能奏效。票当然去得很快。也许这个是恋人双方证明自己爱情的方式吧。“我们要在一起一辈子呢。”“一年,算什么。...
胡言乱语几千字,一家之言说陈升。

胡言乱语几千字,一家之言说陈升。

一、孤单的小众昨天看了两个老帖子,一个六年前的,一个八年前的,两个帖子和以前看过的许多帖子一样,都有一个共性:总有人说“不知道陈升”,也总有人说“想不到还有这么多喜欢陈升的人”!就和我身边的人一模一样,想想也挺有趣。听陈升总是有些孤单的,纵然那首《不再让你孤单》是如此得让人动容,却也像他其他的经典歌...
喝杯普洱茶,听陈升唱丽江

喝杯普洱茶,听陈升唱丽江

基本上,喜欢流浪的人都喜欢带着相机,陈升也一样。专辑内页中有很多陈升自己拍下或被拍的照片。在丽江被越来越多的人斥为“商业街区”的时候,陈升的“丽江”或许能唤起你最初的一丝感动。去年底才发过唱片的陈升,在本月初又推出了一张全新专辑《丽江的春天》,这一回,陈升的流浪脚步落到了云南的丽江古城。在接受记者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