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解读

跟陳升去北方

跟陳升去北方

最近三個月都在反反復複聽這幾張專輯,陳升《家住北極村》、大支《人》、Adele《Live At The Royal Albert Hall》、五月天《第二人生》、魏如萱《不允許哭泣的場合》。《家住北極村》是認真聽絕對潸然淚下的專輯。繼《麗江的春天》后流浪第二部曲,背景選在東北的冬天,這個我想起來會打...
陈升与齐秦

陈升与齐秦

“台湾男人是有一点野的,一群雄性在那里斗来斗去。”回忆起自己上一次打架,陈升恍若隔世。       多年前陈升帮齐秦做《狼》那张专辑时,有一次齐秦喝多了就要去打另一桌的人。“我就跟他说,我实在是太不爽你每次都要这样,而且做唱片做得...
二月里来恨情歌

二月里来恨情歌

又到2月,情歌唱晚。节日热闹,喧嚣的外衣下免不了自己是个凡人的本质,所以每年,不无例外地听着陈升,听这个彰化土佬哼哼唧唧地唱情歌,如果没有了情歌,真的是一件没有想过的事情,世界会不会变得更有趣?其实怎么说,到底自己都是一个自私的家伙,只是害怕没有了一个可以借题发挥的抒情空间,会怀疑整个世界都开始讨厌...
陈升和那个17年的梦想

陈升和那个17年的梦想

我们是一群听着台湾音乐长大的人,于是我们在2010年年尾踏上了平生第一次的宝岛之旅,只为一个人延续了17年的跨年演唱会,这个人,叫做陈升。组团去宝岛看陈升跨年一度成了一个小小的新闻事件,因为不只我们,豆瓣上也有人组团去了台湾。最终,我们决定十几人的小团体行动,差不多十年前我们因为音乐相识,这一次再度...
邂逅美丽老男人

邂逅美丽老男人

http://ent.qq.com/a/20081226/000213.htm和那些越老越糊涂、越想表达越不知道如何表达的人比起来,陈升似乎是一个保持清醒、并且一直呈上升趋势的老头儿,到了这个年纪他还能像个流氓(没有任何贬义)一样爱上桂纶镁,谈论Bling Bling。20年前的陈升虽然刚刚...
陈升《来去厦门电头毛》赏析

陈升《来去厦门电头毛》赏析

去年在国光客运车上的随选视讯里看了这首歌MV,大为惊艳。此曲是2010年《是的,我在台北》专辑主打之一,MV也拍得极有趣:酒吧里,坐在陈升旁边的陌生女郎突然就哭起来,又收声哽咽,问陈升“我这样会不会很丑”,搞得陈升很窘迫;又说:“不知道我老公,是不是包二奶了?”嘿,主题就这么出来了。周格泰导演的MV...
不老的传说——陈升:“活化石”温吞地唱到老

不老的传说——陈升:“活化石”温吞地唱到老

“衣不如新,人不如故。”每到要怀旧的时候,难免就想起这句话来。忽然,想起陈升说的一句笑言:“我是一块活化石。”好的,反正要像谭校长一样妄想“永远25岁”本来就滑天下之大稽,那就把那些还能怀的旧当成是活蹦乱跳的标本吧,既然有博物馆奇妙夜,也请允许黄舒骏能做一场音乐界奇幻梦好了。  常常听人说,那个某某...
走樂路-阿嬤是媽祖魚

走樂路-阿嬤是媽祖魚

「白海豚是這麼敏感,所以他們的瀕臨絕種對我們絕對是一種警訊:敵人,也就是環境問題已經迫在眉睫。我常常在那裡玩,開車在六十一號省道逛來逛去,這真是老天賜給我的一片美好土地,無論如何我們不能動搖他。兩週前,我在麥寮六輕外拍最新的MV,河水已經烏黑發臭,而且是那種化學的臭。所以我完全不相信,我們蓋了他,可...
心高命贱见升哥

心高命贱见升哥

这是新宝岛康乐队的第八张,取“八”的字形,所以叫脚开开。     很长时间我一直把他们叫“新宝岛康”乐队,后来发现自己好没文化,应该是“新宝岛”康乐队。在台湾地区,凡有婚迎嫁娶之类活动,都有康乐队到场助兴,只是我从小长在上海,只知康乐球,不知还有这么个康乐...
老的装“嫩” 嫩的蜕变

老的装“嫩” 嫩的蜕变

陈升和黄连煜组成的新宝岛康乐队近来出了第八张专辑,叫《脚开开》,就是“八”的象形文字。原来这支玩票的乐队已经有近20年历史,一直以来都坚持“台客”风格,非常地道。  同样的,这也是一张很“台”的专辑。一开始的《阿姨打》让人感到陈升一直是很调皮的老顽童,喝醉了酒还怕阿姨打电话来查岗,唱的腔调也很飘忽和...
陈升:“大肚腩”里的嬉皮忧伤

陈升:“大肚腩”里的嬉皮忧伤

随手将陈升的新唱片《美丽的邂逅》放进唱机,慵懒的吟唱回荡在房间,中国古典的爱情模式,从曲折中显出荡气回肠。明明是黄梅调的《女驸马》,偏偏被陈升这个老顽童改装成了《牡丹亭外》。20年了,升哥的音乐越玩越随性:《卖水》来源于京剧中同名的《卖水》,是从蒲剧《火焰驹》中《卖水》一折移植、整理而成的。而升哥的...
读陈升新书:写歌容易,写你太难

读陈升新书:写歌容易,写你太难

很做作地,我在心里先背诵“只要我有一天还崇拜着爱,崇拜着自由冒险和善良关怀,我就会继续对你,表达着我的崇拜。”这段“台湾陈老师”的原话,然后又摆出一副流氓的微表情,开始看陈升的这本《风中的费洛蒙》。  难道青春真的来去匆匆,还来不及在我身体里留点儿痕迹吗?所有的文字抱成一个团,在各种闽南腔普通话的交...
音乐人陈升推出纪实作品:乐观才会诚实地看世界

音乐人陈升推出纪实作品:乐观才会诚实地看世界

《阿嬷,我回来了》书内插图陈升:乐观才会诚实地看世界  以创作《北京一夜》、《把悲伤留给自己》等歌曲而风靡华人音乐圈的音乐人陈升,近日出版了纪实作品《阿嬷,我回来了》。  在这本书中,陈升讲述了自己童年的美好记忆,回忆了与阿嬷共处的美好时光。每一章均以花花草草起头:油麻菜籽花、番薯花、槟榔树花、夜来...
读陈升

读陈升

最近总是在不自觉地哼唱起陈升那些歌,会偶尔想起大学的日子。 朋友送我两本陈升的书,《9999滴眼泪》和《风中的费洛蒙》。读陈升不用很认真,就好像对待他的歌,动用的只是一种慵懒,同样,看他的书也应该像是在流浪的途中,偶尔瞥见了美丽的风景,那些风景有的慢慢忘却,有的自然留了下来,对那些已经忘却...
我更爱那个35岁的陈升 并深深怀念那个年代

我更爱那个35岁的陈升 并深深怀念那个年代

陈升: 1958年10月29日生 出生地:彰化县溪州乡风筝: 发行日期 1994年9月 滚石唱片出品 让我们回到1994年,那个时候在滚石唱片中陈升先生没有周华健先生等人吃香,因为民谣干不过情歌,那是个情感飞扬的时代,经济平稳快速增长的时代,人们逐渐离乡在外追逐梦想,思念着故乡思念着亲爱的人,更需要...
《风中的费洛蒙》:下一站

《风中的费洛蒙》:下一站

看到过一句话:世上的女人只有两种,一种是幸福的,一种是坚强的,幸福的被捧在手心无需坚强,而坚强的却是不得不坚强。又有人说:幸福是光晕,坚强是核心。但是别人给的幸福,有可能被收走,自己拥有的坚强,却永远属于自己。    我们生活在这个世界上,如果你不相信命运的安排,那么很多事情其实无法去想象,如果你太...
这是一个写作的人,不是歌星

这是一个写作的人,不是歌星

——访台湾著名音乐人陈升  以创作《北京一夜》《把悲伤留给自己》等歌曲而风靡70后与80后的台湾著名音乐人陈升最近由接力出版社推出了其创作的中文简体版图书《阿嬷,我回来了》,陈升在书中首次描绘了童年的美好记忆,讲述了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台湾老百姓的生活故事,其中有许多散文篇什,直击读者的心灵。  相对歌...
陈升:墓碑上,我愿身份是一个写作的人

陈升:墓碑上,我愿身份是一个写作的人

新推纪实作品《阿嬷,我回来了》 首次讲述童年记忆———  本报讯 因创作《北京一夜》、《把悲伤留给自己》等歌曲而风靡内地港澳台地区的台湾音乐人陈升,其最新纪实作品《阿嬷,我回来了》,日前由接力出版社出版。该书中,陈升首次讲述了自己童年的感人记忆,以及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台湾老百姓的生活故事。  ■歌词写...
老天使陈升的台北凝视

老天使陈升的台北凝视

十八岁那年,陈升如同许多年轻人抱著梦想来到台北这个大都会,而且,是一个文艺青年的梦想。一开始,他在这个巨大疏离的城市感到寂寞与悲伤,然后他在这里住了三十年,直到现在。     去年专辑「P.S.是的,我在台北」是陈升对这个他深爱城市的复杂情结。他彷佛是温德斯电...
我行我素:任性的力量---你懂不懂陈升?

我行我素:任性的力量---你懂不懂陈升?

“作为一个歌者,就算只有一个观众也要为他唱下去!”跨年演唱持续十七年,创了台湾记录的音乐人陈升,对于“坚持”的美名避之唯恐不及,反而坚持自己是“懒”,读者诸君,你们相信吗?陈升的任性,是直接而了当的,他不隐藏真实的自己,也从不修饰自己的语汇,更不会进入别人设下的逻辑圈套中,他想跳就跳,想飞走就飞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