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升网

如果还有一点精神,就让它摇滚

升网 15年前 ( 2005-11-24 ) 779 抢沙发

“别让人生白走一遭 有一天我们都通通会死掉”

如今的摇滚是怎样昭示天下的?电视里总看见许多自称摇滚的人,演唱会摔吉他或大喊“摇滚万岁”也时髦得快过时了。可是,我经常听着并怀疑着,是我们听错了还是他们喊错了?除了和歌迷偶尔无力地争执一下,也没有答案,反正大家都不需要确定的解释。

问题是总有人要跳出来做个澄清,摇滚是什么?所以突然就有些人用一种骨子里的高傲唱了一些歌,甚至不多说一些话,却让人快疯了。他们带我们这些有些迷茫的人,一起做了个关于摇滚的梦。这个梦艳丽得甚至有些乱七八糟,而这些做梦的人是一群涂鸦着的大人和小孩,或者是一些还象小孩的大人。然后,多么得愉快让人有了一点想象的气力,跟他们一起,做个华丽的白日摇滚梦。

那我们还是首先感谢一个永远孩子气的先生——陈升。很多年来,我们爱他的音乐爱得矢志不渝,而他爱音乐爱得认真彻底。怎样的专辑才需要两年730天的时间,要喝掉200瓶的红酒,听上去却实在很爽。《All Star 我华丽的摇滚梦》是陈升理想的一次释放,他去PUB里挑选自己喜欢的声音,带这些乐团到处练兵,做跨年演出的表演,积攒他们做梦的勇气。陈升担当了这次专辑的所有制作,细致到每首歌的混音。 “在这个动荡的年代,如果还有人继续坚持着自己的信念,做自己想做的音乐,那么,我们全都是勇敢的人。”九支乐团,标榜自己是全新九大系摇滚,是的,他们诠释了可能想得到所有摇滚类型:乡村摇滚、游乐园系摇滚、放克摇滚、怀旧抒情摇滚、街头摇滚、candy rock、流行摇滚、独立摇滚、英式摇滚,风格分工明确,不互抢风头又各自光彩。乐团的名字也都随意而特别,小护士、胡椒猫、牙套、教练、混乱之岛、Sugar lady……可爱的,没有功利之心,大概根本没想着日后是否大红这档子事儿。老总级的Adman-band、陈升和他的恨情歌,在所有乐团中是显得另类,他们在音乐中舒服地游戏,更无欲望之求。

每首歌就如同他们初衷想达到的,完全琐碎小事,却认真小题大做。每个团的每首歌都有语录一样的经典段落,不知道是否受了陈升的“勇气说”的鼓励,曲曲听来力道十足,一副敢作敢当的自信表情。

我自己更加偏爱的是陈升PUB里的好朋友,NEON。主音女声非常好听,杨乃文式的独立和冷静又充满热情,音乐很成熟,《无悔》和《飞向云霄》不是狂燥的作品,优美大气,难怪说他们是天生属于舞台的超级巨星——种子级;Adman-band的怀旧所呈现出的老派《抒情心摇滚》,在轻快的旋律中里唱“走过少年风云 吻过少女心 我在记忆森林旅行 想念纯真的爱情 穿过秋野春风 踏过水中影 我在苍白梦里惊醒 回首半百的光阴”,第一次听见“半百”没有一点哀怨;胡椒猫的《All Star》,貌似一首普通的可爱小品,突然一个“将”的拟音词,超越了所有可爱的定义,听到后几乎笑出声。所以这是无忧无虑的一群人,至少他们是努力这样地无忧无虑。

相比,只有陈升和恨情歌的两首作品,稍显沉重,“上帝 说您老先生已经两千年没有露过脸 ;像失去了什么 在寻找些什么 才让我像孩子手上的汽球 那么想要挣脱 飞向真正的一无所有”。听说陈升因早先的遇袭事件不能再自己弹琴了,可是,也许这也已经没什么关系。

小护士乐团唱了一句很狠的词,“别让人生白走一遭 有一天我们都通通会死掉”。我突然对那些嘴里喊着“摇滚”的人没什么想法了,其实,精神不就是为了让自己活得自在一些吗?如果这样是你最好的方式,如果这是你认为的摇滚,就相信着自己好了。摇滚至少可以让我们变得勇敢一些。Adman-band在7777 Times里说:“十七岁的轻狂、二十七的放浪、三十七的迷惘、四十七的名望、五十七的欢唱 乐团好像一件美丽衣裳 用摇滚节奏重现青春的模样”

摇滚,听上去真精神,真好,真华丽!(作者:李欣 - http://bluelixin.blogcn.com/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阅读
分享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779人围观)参与讨论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