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升网

好好去聽一張專輯,七天不夠推荐

升网 4个月前 ( 12-14 ) 534 抢沙发

seven20days_U0aqP_1200x0.jpg

陳昇又推出新專輯了,兩年內第五張,經年之約跨年演唱會亦快將舉行。對創作人來說,寫歌與發專輯是其生活習慣,跟經濟、市道、潮流或政情不一定有太大關係,儘管他們仍要吃飯、帶樂手及養家。七天,無關乎神創造大地,也非指向七天規律的城市生活;那是他跟一班團員到花東瑞穗時的感悟,實質是小黑蚊只有七天的一生。那次遊歷中身體跟田野的對話,成就《七天》誕生;它敘述了陳昇的音樂宇宙,也是他現在心態的呈現。

循環頌唱一周

昇友們戲言,《七天》比較像一張木結他專輯,的確,那是結他手范君豪與陳昇的合作成果。可惜我並不懂樂器、作曲或編曲,只能靠耳朵去整理。專輯首七首歌曲可視為一組,而結他重複旋律的編排貫穿其中。男、女聲的配合與唱法關係,可見下表:

曲目男、女聲配合唱法與旋律
1、《樹兒要搬家了》純音樂,夜裡木結他與蟲聲和鳴,是為引子
2、《一直以來》女主男和說唱
3、《七天》男主女和說唱,不斷重複「如果有七天 我╱你要做甚麼」一句
4、《樹搬家》男主,有幾句女聲和唱說唱
5、《雲和樹說》男主,有幾句女聲和唱咏唱,旋律變調,並強調重複
6、《逃跑日記》純男聲滑唱,與旋律若即若離,似脫了又跟上
7、《七天很夠了》男主,有幾句女聲和唱說唱
11、《螢火蟲他不愛唱歌》終章,幾近純音樂樂章,中段吟唱了幾句

初聽起來,專輯旋律貼近大自然的和諧與祥和。他們泡在老校長的廢棄日式房子裡錄音,天氣悶熱,門窗都開了,蟲聲與壁虎聲成為木結他的背景聲效。多聽一兩次,會發現箇中「慢煮」交織起來的內在情緒,木結他、人聲呢喃與自然環境,構成了專輯的主體。聲音的場域有別於視覺主導的大千世界,而音樂則是個人歷煉的主觀投射,終歸有異於自然眾聲。以純音樂為序章,陳昇拿手好戲也,似是音樂會(非演唱會)暖場,讓聽眾(不是觀眾)體會情境,投入情境,好好的跟隨與享受接下來的浮游或飄盪。說唱是他多年來發展出來的個人風格,挺適合釋放他永遠說不完的呢喃。他的心情一直停留在那片田野,他的心情,一直沉醉於、緊鎖在,那片只有蛙鳴、漆黑得看見星星與螢火蟲的田野。咏唱,正是那「沉醉與緊鎖」情狀下的回音,他酷愛自然,享受清風與草香。《雲和樹說》裡「憂愁是旅人的本色啊 花影稀疏 人孤獨」一句變調、忽停與咏唱,動聽叫人死去活來。《逃跑日記》結他有結他彈奏的軌跡,陳昇唱頌有自家的節奏,兩者並行,若即若離。這滑掉再接下去的唱法,是跟左小祖咒走在一夥後更隨性的演繹。

陳昇的聲音與唱腔陽剛而柔韌,當配上一把甜美的女聲,動聽之餘,更能凸顯他的音質。劉若英、彭佳慧和吳蓓雅(PIA)跟他的合作(唱)較久,劉佳慧《北京一夜》一出則即成經典。陳昇隨年紀漸長,聲音沒以前高亢,甚至帶點沙啞。男、女聲合唱,於近年的專輯不時運用;而在《七天》,運用得更有意識,又想不到的是,女聲來自MTV中那些女主角。陽剛與陰柔、低沉與高尖、沙啞與清透、風霜與青澀,頓然開啟世界的兩面,彼此映襯內心的風景。而需要一再強調的是,人的軀殼跟樂器一樣是發聲的工具,陳昇一直以來希望樂迷能打開耳朵,細聽其創作的每一個音調。不過,從第二首《一直以來》到第七首《七天很夠了》,男、女對唱的角色轉換,說明了主次的分工,敘事者的在場。

七天過後,尚有四首單曲。《小泡芙去散步了》及《公主校花》可為一組,明快而放浪,有別自語與呢喃的氣氛。陳昇和唱功架堪稱一絕,《小泡芙去散步了》自己和唱自己,教人想起《貪婪之歌》或《塔裡的男孩》;《公主校花》的感覺似《五十米深藍》裡的《熱浪T恤》,內容與節奏不同,但套路似有相近。

《她的每一天》前奏長五十四秒,「每一天我在夜裡問自己 你究竟過得好不好」及「陰天過後依然是晴天 突然有點苦笑」,是典型陳昇的自我質問(疑)。《螢火蟲他不愛唱歌》前奏達兩分三十五秒,後半段是一分多鐘純音樂彈奏及一分多鐘從大自然錄下來的聲音;中段那幾句呢喃,是忽然加插的一小段人聲,乃蟲聲的和鳴。「他不愛唱歌」,再一次說明我們不該只關注歌手的個人聲音,音樂世界眾聲喧嘩,耳朵不該偏聽。

永恆主題裡的端倪

陳昇一向喜歡大自然,酷愛遊歷台灣各處山林海島,更曾為《MIT台灣誌》主持。因為平常不過的一次遊歷,在大自然中百無聊賴去放空(去思考),促成了這張專輯。「生活也可以如此簡單,這,也是一種過日子的方式。」陳昇說。雲、樹、房子等為描寫題材,實質敘事者心在他方;老房子、家、鄉愁、旅行、校園與青春(歲月),是他永恆的主題,是他說話的對象,是他對鏡自觀的反省與映照,亦是年過花甲的音樂人心態。

專輯不附歌詞,內文空蕩蕩,而八十年代歐美唱片,均是沒有附歌詞的習慣。陳昇說,要聽眾自己慢慢去聽,去抓住你聽到的詞與句;可是網絡是神,神速公開一切,聽眾要否去搜尋是閣下的事。《七天》故弄玄虛的兩句「芬芳苜芫苦 茫茗茷茯苒」及「恬恂悖悚悲 懵愀惜惙悾」,有別於整張專輯的寫法。乍看以為是甚麼古詩中抽取出來的咏物句,誰知是來自艾未未毫無意思解不通的部首詞。它雖猶如一堆亂碼,卻非語無倫次;對句有序,陳昇編進曲後則成一個「植物園」。

《逃跑日記》有點可疑,表面是寫離開鄉村到城裡又回來的姊姊,但那「逃跑的青春」幹嘛要到城去,又幹嘛要回來?那班「十一點的夜車」,「載去了我們曾經談論過的希望 要不是有點失望哪裡還叫成長」,是《細漢仔》五百多字的悲涼故事,還是《告訴媽媽》說的「這城裡住的都是候鳥」?陳昇說,《七天》一曲裡「只要能自由 就為真理而死」忽爾沉重的一句,是受到香港抗爭意志的影響。十月一日「祖國」國慶,香港人「慶你老母」,當日示威衝突轟烈,陳昇公布本年跨年演唱會名為「逃跑的日子」。而他以石頭蓋住眼睛作宣傳圖像,哪管本身毫是特別用意,但陳昇不止一次在演唱會中高叫「香港加油」,包括10月24日在Legacy新專輯發佈,於香港樂迷眼中肯定「別有用心」,不好意思我們要「對號入座」。華人是否特別喜歡盯看歌詞,甚至查根究底,過份詮譯?或是是。

陳昇說,創作人需要逃離此種干擾的情緒,於是他去跟蟲聊天,做一張安安靜靜的專輯。社會事件天天上演,我們周遭紛擾情緒的確太多,倘有一片能讓我們棲息令心神重生的天空,那麼,七天到底夠不夠?

心水曲目:《雲和樹說》、《她的每一天》、《一直以來》

作者:阿三 来源:立场新闻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阅读
分享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534人围观)参与讨论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