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升网

陳昇.感人落淚的「阿春仔伊阿嬤」的影像述故事…

升网 12年前 ( 2007-11-18 ) 238 抢沙发

我知道在內地有很多人喜歡陳昇的歌,恰巧在硬碟裡面有我很喜歡的一首歌。
  
  我想陳昇是一個很深情的人,他的歌曲裡面有一種很深沉、深邃的、淡淡的愁緒,呼應到人生的層次感和深層的酸楚和情懷,是他的歌吸引人的一個特點。由於他的歌幾乎每一首都是一個故事,不用將就市場,完全是為人生而吟唱的一位歌手,所以他的歌曲深度是時下的歌手所不及的。
  
  節錄這首歌的原因,是因為它雖然是台語歌,但是這首歌的MV是在綠島拍攝的,故事的深度非常深邃,又呼應到很多關於台灣的歷史,所以介紹給大家。另外它歌唱的視角轉換了很多人角色,以緩緩道來的方式,講了一個橫跨了台灣將近七十年的故事…
  
  由於是台語發音,所以我作了一些補充說明。陳昇每次在唱這首歌的時候都會掉眼淚,很多人不知道為什麼,經過我解說過後就會曉得啦…  
  
  她站在西邊夕陽落下去的海岸旁,那時半邊的山都已經被濃濃的霧給掩蓋了。
  雜貨店的阿伯說:阿春啊!好像快下雨了,趕快把你奶奶給叫進來躲雨啦!
  
  這個時候,上岸的老船長就慢慢的走了過來,對阿春的奶奶的說:
  你的頭家(台語對丈夫、老板的稱呼)或許是搭明天的船吧!不要再等了…
  這個時候,小海港邊的人慢慢地散開了,只剩淒涼的燈塔和夕陽中孤獨飛翔的鳥兒在那裡…
  
  這個時候,老奶奶的心裡不斷的探問著:
  「我心愛的人到底是怎麼了?為什麼連一封信都不曾回?」
  「堤防上的阿兵哥可以借問一下嗎?那一天晚上軍用卡軍來把我丈夫載走了,他到底去了哪裡?」
  
  喔~阿春仔她的奶奶呀~
  日日夜夜都失神的對人問著:
  阿春仔仔的她奶奶啊!喔~
  「那個遙遠的南島究竟在哪裡?」
  
  然後她自言自語的喃喃地對孫女說道:
  「如果不是那個時候大家都很不幸,很歹命,你的爺爺也不用出遠門去賺錢。
  現在呀,阿春啊!我們不用再擔心受怕了,雖然天暗了,等到黑夜過去之後,日出之後就不會那麼寒冷了…
  
  終於支持不住了,奶奶對孫女說:
  阿春啊!奶奶累了,你幫我走一趟,去海邊看你阿公有沒有回來好嗎?
  屋簷下那盞小燈炮可不要關,這樣子你阿公如果回來了才不會找不到路回家…
  
  失了神的老奶奶搖搖晃晃回去的時候仍然在喃喃自語:
  咱們的丈夫到底是怎麼了?為什麼這麼久了連一封信也沒有回來?
  
然後陳昇用一個對看的視角和歌詞,重現了那一晚最後的一面,
阿春的奶奶回憶起那一晚先生急急忙忙連急急忙忙連包袱也不願意拿,
她追了出來…

而被押上軍用卡軍上的年輕丈夫,從軍卡上遙望著追來的妻子,心裡恐懼又忿憤地問著「究竟要把我載去哪裡???」
  
  喔~阿春仔她的奶奶呀~
  日日夜夜都失神的對人問著:
  阿春仔仔的她奶奶啊!喔~
  「那個遙遠的南島究竟在哪裡?」
  
  她的孫女忍住悲傷,哄騙著祖母說:
  阿嬤你不用怕,阿公有託人帶口信回來,說他現在很好,很快活
  我們現在都不用再怕了,等到黑暗過去了,太陽出來了,就不再寒冷了…
  
  接下來用原住民語吟唱那無奈的心內吶喊:
  
  O I Ya Na Ya O O Ya Na O Yan
  I Ye Ya Na O Yan I Ya Ya Na An
  
  OS/
  Ta Gu Da In Na Na Mai Da Zu Ya Ma Sa Na Mai Zu Ya
  Oa Gu Da In Ja Gu Da In
  
  OS/中譯
  又能如何?既然如此.就讓它如此.也就這樣吧!這樣吧!
  
  **********************************************************************************************
  
  新寶島康樂隊 阿春仔伊阿嬤
  詞/曲 陳昇
  
  伊站在西邊日頭落去的海岸 半邊山攏蓋在濛霧內底
  矸仔店的阿桑說 阿春仔 打算要落雨 您阿嬤趕緊甲叫進來躲雨
  
  駛船的阿伯仔款款就走過來 伊說恁頭家打算是坐明天的船
  港邊的人攏漸漸在散開 淒美燈塔黃昏的孤鳥在哪裡
  
  啊咱搭官仔到底是為按怎 這啦累就連批攏不曾回
  堤防頂的兵仔兄我來借問一下 那夜兵仔車欲給阮載去哪裡
  
  喔~ 阿春仔他阿嬤 喔~ 日日夜夜對人來問起
  阿春仔他阿嬤 喔~ 那個遙遠的南島在哪裡
  
  若不是那時大家攏真歹命 咱阿公也未出門去賺吃
  現在阿春仔咱都已經就不用驚 黑暗了後出日頭就攏未寒
  
  阿嬤說 阿春仔 阿嬤累了 你幫我走一趟去海邊仔看你阿公甘有返來
  靈前下的那盞電火就不通關 你阿公若返來才未來找無路
  
  阿咱搭官仔到底是為按怎 這啦累就連批攏不曾回
  連包袱都不欲提 兵仔車欲給阮載去哪裡
  
  喔~ 阿春仔他阿嬤 喔~ 日日夜夜對人來問起
  阿春仔他阿嬤 那個遙遠的南島在哪裡
  
  阿嬤你現在就不免驚 阮阿公有帶話說伊現在真快活
  咱現在大家都不免驚 黑暗了後出日頭就攏未冷
  
  O I Ya Na Ya O O Ya Na O Yan
  I Ye Ya Na O Yan I Ya Ya Na An
  
  OS/
  Ta Gu Da In Na Na Mai Da Zu Ya Ma Sa Na Mai Zu Ya
  Oa Gu Da In Ja Gu Da In
  
  OS/中譯
  又能如何?既然如此.就讓它如此.也就這樣吧!這樣吧!
  
  
  這首歌的背景是在講二二八事件的時候,國民黨為了剷除異己,大量屠殺知識份子和反對勢力,派出軍事警察、特務,到處抓人,很多人半夜被軍卡、軍車帶走,就此消失人間。很多人被載到基隆港、海邊的懸崖邊,裝入布袋,先用軍卡壓死之後,丟入大海。
  
  故事的背景是真實的故事,阿春她奶奶在那一夜失去了她的丈夫,六十年過去了,仍然沒有人知道他丈夫去了哪裡?她的記憶仍然停留在六十餘前年的那個晚上,先生被軍人強行押走的半夜裡。
  
  家人騙她先生跟隨漁船到南洋去打漁打天下去了,為的是賺錢養家活口。於是她每天都一定要孤獨的守在海港邊,等待她的先生回來。六十多年過去了,無論風風雨雨,她都守候在那裡…
  
  台灣的海岸線往往有駐守軍人和海防部隊,她逢人便問起先生的下落,老船長打漁回來她也不放過一絲希望,但知情的人總是用種種的理由哄騙她。
  
  其實她在六十幾年前的那個晚上就已經瘋了…直至到她死了,仍然沒有得到她的答案…


作者:清水斷崖   来源:豆瓣升小组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238人围观)参与讨论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