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升网

做人当如陈阿升

升网 12年前 ( 2008-11-30 ) 765 抢沙发

多年以后,胖子老钟说,他还很清晰地记得那个夜晚,在广州,在文化假日酒店二楼,在蓝宝石展艺馆,有七、八百个兄弟姐妹一起温暖的那个夜晚。


正如他不时和我念叨的那个梦一样,那个散场后好不容易沉沉睡去后做的一个梦,那是他此生做的最清晰的一个梦。梦到了升哥,梦到了海,梦到了他们相谈甚欢,升哥笑眯眯地看着他,说起了旅程的意义,说起了所谓文人的弱点,说起了白酒和红酒的区别,竟然还说起了李登辉。


胖子老钟从没在听完演唱会后想快速离开的,可那天,他却只想快快地回到宾馆,一个人安安静静地把脑中的影像重放一遍,喝很多很多酒,让某种情绪弥漫整个房间,让它永恒。


那不是个伤感的夜晚,也无关怀念,胖子老钟知道,升哥也不会喜欢,尽管,很多旋律曾经响彻他整个的青春。“是20岁的男人就不该哭泣,因为我们的梦想在他方,到40岁的时候我们再相逢,笑说多年来无泪的伤痛,到40岁的时候我们再相逢,笑说风花雪月算什么。”


现场,最远的人是从沈阳赶过来的,有人已经连续11年听了升哥的跨年,有人从台湾来,升哥笑说“台妹收复了广州”,有人很贴心地送上了红酒,还有幸福的人喝到了升哥送的酒。而胖子老钟就站在紧挨舞台的第二排,在那个沈阳妹妹的后面,侧前方是在上海听过升哥的女孩,拿着升哥的书、唱片等着他的签名,胖子老钟身边的小兄弟则给升哥写了长长的一封信,不时为怎样送出去而焦急。


升哥的出场仿佛有些醉眼朦胧,场上酒也喝的不少,整个人都很High,一会儿说有人抢他饭碗,一会儿淘气地朝台下甩汗滴,还连钢管舞都秀上了,疯狂的老男人啊,真替他担心是否能扛的下整场,身边的小兄弟说“我觉得升哥High的有点过头了,互动也多了些,他的有些歌是要。。。。。。”胖子老钟笑着点了点头。


升哥和恨情歌们下去小眯了一下下,回来的时候,他的鞋换了,由球鞋变成了凉鞋,而由矿泉水瓶装的红酒却依旧源源不断地送上来。


不出所料,下半场,是升式情歌的时间。


唱《关于男人》的时候,升哥说了很长一段话,关于男人,关于男人和女人,关于朋友们,还搞笑地代表男人向女人说了对不起,还鞠了躬,最后还邀请朋友们去台北,去台湾。胖子老钟大喊:“跨年,去看你的跨年!”而他相机的内存卡也在此时不争气的储满了。胖子老钟想“政客们如果都象升哥这般豁达与性情,还会有什么海峡两岸问题呢?”


中场的时候,沈阳女孩应广大人民群众的强烈要求,曾经将放在舞台地下为方便升哥演唱的歌单拿了过来,加上了很多很多歌,希望升哥能陪胖子老钟他们一起唱到天亮,直到他们手脚发麻,嗓音喑哑。胖子老钟后来说:“如果升哥上辈子是海豚,那我们就是海洋,一起嬉戏,一起飘荡,那个Polo恤怎么不是蓝色的呢?”最终,升哥没加唱那些歌,但也唱到了11点多,比预定的多了一个多小时。


一个人的旅程,让胖子老钟多少有些无助和尴尬,也没能多拍几张自己的肉照,告诉自己他真的来过,好在他懂,升哥,真真切切就曾经在触手可及的地方,真真切切就在他耳边唱响,还真真切切地说了:“朋友们再见。”,于是他也在心里真真切切地约定:“升哥,后会有期!”


胖子老钟今年听了三场和青春有关的演唱会,魔岩三杰上海、老狼武汉、升哥广州。上海是怀念,魔岩三杰老了;武汉是回忆,老狼淡了;广州呢?是期待,升哥还是升歌。


那么继续吧,我们陪着升哥,也让升歌陪着我们,永远不要丢掉孩子气的, 一起变老。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阅读
分享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765人围观)参与讨论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