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升网

台北的才子(日文中譯)

升网 25年前 ( 1996-03-24 ) 729 抢沙发

金城武劉若英仰慕的製作人,隨性自在的音樂家─陳昇

12月某日下午2點,我們如指示的向他辦公室出發,室內有3瓶喝乾的酒瓶,晚上10點左右他出現了,我們不了解金城武說的:「他是生活在自己世界的人」隔了一天劉若英告訴我們:「他的夢想其實是當電影導演」。

台北的才子 金城武劉若英最崇拜的老師─陳昇

做為歌手、作曲家、音樂製作人,不流各方世俗建立個人風格世界,如果用一句話來形容他的音樂世界,那就是「最具台灣性的」;所謂台灣性是愈回溯台灣歷史文化,愈看不見能代表台灣的東西;因為台灣變化的太劇烈,誰也無法掌握台灣的代表性,那混沌地就像眼球轉動的速度般,看不見、發現不到的獨創性、頹廢感、多樣化,就都是陳昇的世界。

聽陳昇的音樂,感覺似乎一方面受了美國樂風強烈的影響,一方面受了無跡可循的台灣傳統歌曲影響,對於以音樂為職志的人而言,任誰也想在年輕時有一個和音樂相遇的機緣,但陳昇又是何種機緣造就他向音樂之路前進的呢?

陳:為了生活呀!當兵時我吹喇叭,後來退役我考慮成為美術設計者,但需要美術系方面的學歷,結果並不順利,因此在唱片公司工作,最初做的是音樂製片,好笑的是後來自己也想唱歌了。

有沒有特別喜好的音樂?

陳:以前有像巴比迪倫那樣的民謠歌曲,我憧憬那樣的自由自在、搖頭晃腦,好像可流向任何地方的感覺,既喜歡那種樂風,也嚮往那種生活型態。

會讓人有種感覺,陳昇英文名是Bobby Chen是否是從巴比迪倫的名字而來的?

陳:是的

但是陳昇的音樂存在著濃厚的台灣味,在我們聽來則或許有些日本味,這方面是否有些淵源?

陳:我們小時候常聽日本演歌,爸爸是會說日語的年代,加上那時台灣歌也多少有些日本味,所以自然感覺我的歌有些日本風味,成年以後可以按自己的喜好聽音樂之後,也變得常聽美國風味的歌曲,現在我的歌曲都攪和在一塊,所以有種新鮮感吧!

以前訪問金城武時,曾問過他和王家衛導演見面的第一次印象,那時他說:「不知怎麼地,很像陳昇那傢伙」。兩人都是生活在自己的世界,周圍的人像是小蟲般這點很像,但至今為止不僅陳昇的性格,連回答問題的方式和發音的方法、動作簡直像極了王家衛。

陳:和那個香港傢伙…?不想像他喔!…謝謝!!(笑笑) 最近都被這樣說,一定是我的懶散、說話的方式和不曉得在自言自語什麼、有些不修邊幅的地方像吧!

這也從金城武那聽來的,兩個人實際上好像是好朋友?

陳:大家都說我們是好朋友的關係,所以他就算好朋友囉!

其實討厭他?

陳:倒沒有…但所謂好朋友就是二人都喜歡對方,才交往成好友,我真的連我們怎麼變成好朋友都不知道,有點像戀愛這碼事。

住在香港的王家衛和住在台北的陳昇是怎麼交往呢?

陳:是誰推薦我給他的,我不曉得有一陣子他好像聽過我的CD蠻感興趣,因此走得比較近。

那是什麼時候的事?

陳:94年初吧!他在台北幾乎沒什麼朋友,就是找他也幾乎是以生意為主的人,他很喜歡吃辣的不得了的「麻辣火鍋」,台北的又比香港的辣,因此我就用吃的控制他的鍋啦!我們有說過要一起拍電影結果不順利。

說要一起拍的電影是..?

陳:「東邪西毒」

果然!

陳:那個電影他拜託我配樂的部份,過陣子拿出作品給他又說不要。

我想不是這樣的,因為從前就傳聞陳昇要製作王家衛電影的配樂,而他對音樂的態度是相當嚴肅的。

陳:他說我的曲子過於貴重。

好像也拜託了日本作曲家大友良英寫了「藍色風箏」但卻沒用。

陳:聽說台灣除了我之外,好像有一個也這樣,誰也不知道王家衛要什麼樣的音樂。

你怎麼樣評價王家衛的電影?

陳:我完全不看他的電影,但為了做「東邪西毒」的音樂,看是看了這部,其他的沒看過,周圍的人都告訴我,他的電影看了也不了解,看完之後必須花一點時間想想。因此我決定不看,我喜歡看了馬上明白的電影,所以從某些角度不如說我比較尊敬志村健。

志村健?

陳:這架子打開讓你瞧瞧!

哇!架子裡全都是志村健的錄影帶,為什麼連這裡都有?

陳:因為看了之後不用想,馬上就感到快樂。

「東邪西毒」不能有這種氣氛嗎?

陳:完全不能理解!

這樣被說成你的性格和工作方式像王家衛,關於這點你認為呢?

陳:他好像連拍電影時也沒腳本,既使演員在現場問明天作什麼,好像得到的回答是:「嗯!不知道」我在播音室錄音時起碼寫好樂譜,工作人員還知道做什麼,比較起來我比較好吧!

嗯!稍微…

陳:拜託你一件事下次碰到王家衛時,絕對不要說我講了他的事。

這一定,但直言不諱講對方的這點,你們兩人很像而且兩人都說得非常嚴厲,其實是比誰都愛惜對方的這一點真是像…

陳:嘿!拜託!拜託!!

另外和金城武是怎麼認識的?

陳:大哥嗎?

不是金城武喊你大哥?!

陳:對!我們是這麼稱呼他的,四年前我做林強專輯時,我問當時還在公司工作的金城武說:「你想成為什麼樣的歌手」他說:「像林強那樣的,很好」後來公司的人和我連繫,我就做了他第一張唱片跟製作人,第一次他到我們辦公室時,正當盛夏他卻穿著黑T恤、戴太陽眼鏡,非常酷的樣子,所以就喊他大哥啦!

他一直說想像你一樣喔!

陳:啊!想起來我像是成年人,就是看起來優越但仍然是像孩子一樣,但大哥好像很羨慕我們這樣的生活方式,因為他是公眾偶像不太能夠自由自在的,煙也要躲起來抽,他看我們正大光明抽煙因此一副很羨慕我們的樣子,他常來辦公室,你看這是大哥的牙刷、刮鬍刀、還有他的人像畫都放在這裡。

好像他也自己作曲,你認為他的能力如何?

陳:進步很多,以前做的曲子也給我看過,不成熟的東西以前很多,現在很好,下次我的專輯會考慮用用他的曲子。

標題是?

陳:還沒決定,我以前寫過「20歲的眼淚」給他,大哥聽過哭了,這次他要給我做的東西,也許會取名「40歲的眼淚」喔!(笑笑)

和金城武一起現在也很受歡迎的,你另一個弟子劉若英,你是怎麼樣找到她的?

陳:在游泳池找到的。

你游泳嗎?

陳:每天游游泳和唱歌的關係密切耶!

在游泳池你怎麼遇見她的?

陳:三年半前某一天,我游完泳後在角落休息,忽然從我眼前走過一個美女,我想都沒想就吹了一聲口哨,還用眼睛一直看著她,我們和她朋友們大家湊在一起玩,我太太和她同學也在裡頭。藉這次幸運的機會,我知道她也在學音樂、會唱歌,就儘快請她來公司試音,倒挺不錯之後她從加利福尼亞大學畢業正式簽定契約,就先到公司以助理的名義開始。

說是發現她的才能,不如說是搭訕的感覺。

陳:啊!是吧!這樣的發現不如說是巧遇。

確實和「新寶島康樂隊」一起的黃連煜,也好像也是在哪發現的?

陳:對!在酒吧找到的。

在那唱歌?

陳:不是,只是喝醉了(笑笑)有天晚上和錄音工作的朋友一起去pub,靈感突然來了一邊沉思一邊喝酒時,忽然有個傢伙說:「喂!你是陳昇」我說:「是」他說:「我自己做了很多曲子而且錄了音,要不要聽聽?」我回答:「知道了!明天來吧!」就這樣。

聽你這樣說好像一邊玩一邊發掘了很多人才,你每天生活怎麼過的?

陳:每天中午12點起來,然後自己做早飯、看電視、讀報紙,接著如果沒有預定錄音的話,1點多去游泳池游泳,2點多至3點到辦公室,一般工作到12點結束,之後在外面說說大人的話(笑笑)半夜1點或2點回家,有時喝喝水有時寫寫東西就天亮了,再來把小孩叫起來,看著小孩吃早餐,目送他們喊著:「Bye Bye」出門去學校,最後我就睡覺了。

在這樣型式下做助理的劉若英,想必忍受了許多辛苦,儘管如此什麼原因讓可愛、歌又唱的好的她,在這種方式下生活三年半?

陳:她希望這樣的,她並沒有希望馬上出唱片賺錢,她希望能全方位的學習製作唱片和音樂,所以讓她學。大哥也是這樣,將來他大概也會自己製作自己的唱片吧!

所以劉若英大約在95年夏天出了第一張專輯,對這張專輯你覺得怎樣?

陳:花了非常多的錢和時間,所幸比我自己的專輯充實。

同時間她首次以電影女演員的身份獲得成功,我想萬一最近她在電影工作的比率比較高,這對陳昇來說會不會有點寂寞?

陳:我沒考慮過音樂和電影有什麼不同,我想在有限的生命裡,去嚐試自己的可能性,可以的話我想像農人一樣,或是廚師做東西給別人吃也不錯。

我們看到你的專輯和「新寶島康樂隊」的專輯,嚐試展現各種不同的可能性!

陳:是的,自己的專輯是認真的決勝負,追著自己跑擔心的是既使進步一點也好,「新寶島康樂隊」比較活潑可以笑著做,所以音樂的方向性完全不同,自己的專輯怎麼樣努力大概也是一年一張,而且下次出不出還不知道,也許是最後一張也說不定,「新寶島康樂隊」則是更輕鬆,在短時間內就可以一張接著一張出來。

好的電影導演說:「總想著這是我最後的作品」但你對自己的唱片也有同樣的態度!!

陳:是的,不!更嚴重!我每天總是想著,也許今天是我最後一天,一邊過日子,這是我需要志村健的原因。

1996-03 日本SWITCH雜誌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阅读
分享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729人围观)参与讨论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