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昇把自己當實驗品(新加坡)

升网 by:升网 分类:解读 时间:1998/09/26 阅读:48 评论:0

1998-9-26 新加坡i-週刊(提供:Sad; key-in:awigo)

喜歡陳昇的人大概是喜歡他對生活的迷惘。
陳昇說他為吃飯而唱歌。他承認自己是個長不大的孩子,天生愛惡作劇,有時也會活得不耐煩 ,可能突然一改簡樸造型,嚇嚇人也說不定。他說歌中的吶喊全是「沒風度」的體現。他宣稱:「成熟是枯萎的開始!要成熟,倒不如抬去埋了算了。」後來他又說:「其實我只能說:我沒有答案啊!我把自己當實驗品,準備用一輩子來實驗啊!」
這就是陳昇,沉著的語氣中帶點語不驚人死不休。

有人聽說我要訪問陳昇 問我:「他是神來的,能訪嗎?」我很八掛地傳達別人對他的看法。
「我到底怎麼了我? 我都覺得我要生我自己的氣了 I feel innocent 我不知道 如果這是一個錯誤 我錯在哪裡? 」

他有點懊悔 電話裡的陳昇像一頭很老很老的貓 這隻貓躲在「辦公室樓下的路上的車子裡」跟我說話。

「我覺得人在一個行業久了 大家就會以為他經驗十足 把他看成看成發問的對象 其實每個人都只想得到自己要的答案 有些事有很多答案 但有些卻根本沒有答案 所以人家就會怪我們 認為我們在胡言亂語 現代人特別缺乏耐性 不給人家解釋完全部。」

迷惘的男人說:答案在風中

新專輯中有一首歌叫的人生的滋味 那是他對人生的一種頗析結果?

「不敢那麼說啊 我也不知道我50歲時會有些什麼有趣的事 孔子說40不迷惘 那是騙人的 我越老越迷惘 也許因為以前的小孩都不上學 只是牽牛去吃草ㄉ現在的小孩要學電腦英語國語和數學很顯然的 春秋時代的人活到40歲就很煩了 就不想活了」

他苦笑 說自己有時也蠻厭世的 他到底迷惑些什麼?

「這個聽起來好像很無聊 人在追尋什麼 可是難到人就是每天這樣吃飯上班下班看電視唱卡拉 OK 而已嗎 應該不是吧」

他笑了起來

「我每次和朋友聊這些 比如說 我們存在在什麼現象裡 宇宙有沒有盡頭 很無聊嗎 很好玩嘛 可是大部分人都會掉頭而去 覺得我在找麻煩」

我笑他把這「麻煩」帶進專輯裡去了

「我只是想把心裡面的感覺 迷惘 興奮 悲傷種種紀錄在CD裡 我覺得那是有價值的我在他們那樣年紀的時候 根本沒有經驗和例子可循 我也很想要有答案啊 我20歲的時候 就很想知道40歲想的是什麼 快不快樂 我們那時只能聽Bob Dylan啊 可是外國的經驗畢竟和台灣不一樣 Bob Dylan說的 The answer is blowing in the wind 我直相信到現在」

困惑時他會找90歲的爺爺幫忙 但每次老人家都會被問得很煩

「在社會上走動久了 難免要被歸類 不是要做個漂泊者 要不然就是十足堅定的人 我問過我爺爺 但他只是坐在那裡思索著 還是沒有答案
他可能就像回噠小孩子的問題時一樣 是一種風度吧 如果我爺爺有20個答案 他大概也很難一一陳述可惜他沒有聽過Bob Dylan 不然他可以講 其實答案很多 答案都在風中 就像我常對我兒子講的」

遊戲人間的大男人說:那是錯覺!

陳昇喜歡海 住的地方也很靠近海 他寫歌都會到哪裡去

「沒那麼浪漫啦 寫歌一定要怎樣怎樣 可能是坐飛機時 開車開一半 或上廁所的時候 我的人生邏輯是努力工作 用力玩 我去玩就是玩啊 回來再坐著發呆就好了 想玩就去玩 前兩天朋友提起去潛水 我說 那就走啊」

遊戲人間是他給我的感覺 一個結了婚 有妻兒的大男人 還能活得那麼恣意 能在錄音室呆到深夜 閒暇時出海潛水 還有時間專心寫書 這個我很好奇

「時間可以安排的啊 別人只看到我閒散的樣子 沒看到我們在錄音室搞三、四個鐘頭 我還有時間寫書… 書是怎麼跑出來的啊 有時靈感突然來了 我把車停在路邊寫 「遊戲人間」是別人的說法 我太太要去歐洲自助旅行兩個月 哈 到時我得帶孩子」

我說他找到一個「臭味相投」的伴侶 真幸福

「我們也不是『狗屁倒灶』不帶錢回家 不負責任的 把一切安頓好 當然就有權力到處走動啊 我已經算很少出門的了 比起周華健他們」

一般上 中年男性創作歌手都會為孩子寫歌

「我不會肉麻到那種地步 那挺無聊的 我跟孩子感情好與不好是我家裡的事情 我說不定是個始亂終棄的老子 誰知道呢 大畫家高更到了四五十歲 突然有一天拋妻棄子跟黑女人鬼混 李宗盛講得那麼多 還不是分手了」

是當時的一種情感記錄吧

「不要怪我 我的兒子可能比較不幸福 我們是台灣的那種鄉下老土 不善于表達 況且人家賣唱片誰管你跟你兒子怎麼樣 關人家什麼屁事」

我 真的是 服了他。

非特殊说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地址:http://bobbychen.cn/blog/?id=228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 昵称(必填)
  • 邮箱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