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升网

陈升 - 一尾无拘无束的鱼

升网 13年前 ( 2006-02-25 ) 129 抢沙发

听陈升的新专辑《鱼说》,不知不觉地就想起了最近挺喜欢的一部日剧《Slow Dance》。剧中的男主角在别人眼中是个怪胎,总是慢慢地,却又忧郁地在过着每一天。事实上他并没有心事重重,只不过是单纯地想细细地品尝他的人生。

而从某个角度来看,陈升和剧中男主角的人生观有共同点:“不急进,可是也不代表没有原则。”

他们有梦想,可是不介意边走边看,甚至绕个大圈子才施施然抵达要到的地方。对别人而言,梦想也许只是一个目标,只要快快抵达把它实现就叫作成功;可是对他们而言,梦想是人生的指标,永远在他们的生命里发亮。

从第一张个人专辑《拥挤的乐园》到第十三张个专辑《鱼说》,陈升一直在他的音乐里散步,时快时慢,带着文字与旅行同行,随心情而前进,姿态优游得像一条鱼那般滑不溜手。

这只鱼的歌好听吗?其实不怎么好听,它的旋律随心所欲到无法捉摸,有些甚至只像是为了点缀词而哼成的调……,这样的歌大概除了他本人外,其他人根本不知道要怎么唱才叫抓得准旋律的节拍!

可是,这也是陈升的强点。他的歌只有用他那把破破的嗓子唱起来最对味。我想,大概没有人知道《温柔的迪化街》,要用哪一种口吻才说得出藏在漫不经心里的沧桑吧?也没有人知道他为什么会突然就把所有东西变成了“思念人之椅子”、“思念人之车”,然后他的音乐里从此就有了这张叫作《思念人之屋》的专辑。

说得具体一些,陈升的歌像一篇篇谱上乐章的散文,诉说着沿途发生的二三事。《少年夏不安》的烦恼、《然而》的惆怅、《恨情歌》的悲凉、《细汉仔》的命运……也许并不是每个故事都听得懂,可是就很想好好的坐下来听他兴高采烈地说着一个又一个精彩的经历;仿佛这样就可以随着如海浪不断翻滚的吉他,加上如微风轻掠过的口琴,一起到天之涯、海之角任意畅游一番!

听视觉齐享受

2005年的今天,陈升回来了。这次他不只把旅行的风景化成文字,还找来艺术家黄志伟为他的新专辑《鱼说》中的每一首歌作画,尝试要将歌曲与绘画结合,找出听觉与视觉中间的感觉!

这种音乐影像化的作法,多用在纯音乐配粉彩漫画式手绘本上,像早前的《猫耳朵音乐绘本》系列就是运用一只猫将音乐影像化。

但是陈升的《鱼说》,配的却是油彩画,要在画中感受到咸咸的海水味、冷冷的风、深不见底的孤独或是发烫的夏炎…,再把画面带入《鱼说》、《梦河》、《塔里的男孩》、《孩子气》里,好好玩……可是需要一些时间和心情。找一个角落一边听歌一边看画,也许大家也会找到关于陈升所说的听觉与视觉中间的“东西”。不过,有趣归有趣,只怕没有太多听歌的人愿意花时间在这个“猜猜寻”游戏中找回遗落的感觉。

不过,对于羡慕陈升可以像鱼那般自由自在生活的人,单纯为听歌而听歌也可以听得津津有味。听陈升唱陈绮贞写的曲,喃喃地在清新民谣式的《你一直在玩》中,或是晴朗的海洋情歌《鱼丸》、或是用二胡配搭萨克斯风拉出距离感的《漠然》,又或是充满童真的《孩子气》也是一种至高无上的享受。

希望陈升永远像一尾鱼,快乐地在他的音乐海洋里畅游;让拘谨的人可以在这里,找到放松的空间。(作者:唐心)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129人围观)参与讨论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