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推荐-台湾百佳唱片-《我喜欢私奔和我自己》

升网 by:升网 分类:解读 时间:2008/08/26 阅读:72 评论:0

用心而不是用声音唱歌的人。这一点和罗大佑、张宇等有些相象。但是陈升的东西做的很精致,包括歌名。能够从他身上感受到一种弥足珍贵的入世情感和对人性宽容的试探。由于陈升的执着与不妥协,他那散发着强烈个性的叙事式民谣歌路连带他的前三张专辑,都很少赢得市场的回应,这给陈升无形中带来了不少压力,于是趁着巡回演出的机会,他来到了风光无限的澎湖,眺望着海天交接之处,他终于找到了远离现实困境的方法,接着便有了这张专辑《我喜欢私奔和我自己》。

从此专辑开始,陈升尝试走较为温暖、怀旧的歌路,并逐步显现出个人完整的音乐风格,如散文诗般的歌词、随口吟唱式的旋律,伴奏乐器口琴所散发出的浓浓民谣味,以及未经修饰而感觉很野的嗓音等等,这些都得以在他以后的作品中保留下来,并因此而形成台湾歌坛一道独特的景观。

一首歌曲改变一个歌手的命运,这样的故事已经听的太多,我们敬爱的升叔虽然多年以来一直与众不同又出类拔萃,但在这件事上也未能免俗。《拥挤的乐园》和《放肆的情人》连续两张专辑的低迷,再到《贪婪之歌》制作期间与公司的冲突,“滚石唱片”对于陈升这位他们曾经想用来阻击王杰的歌手,弄到最后也显得有些精疲力竭,不再对他抱有什么商业上的憧憬和希望了,意兴阑珊下,甚至在1991年为其推出第四张专辑《私奔》时,还撤去了他的封面玉照。但就在陈升这张脸消失在封面的同时,《私奔》专辑的第一首歌《把悲伤留给自己》却偏偏开始走红于大街小巷,一度成为全台湾、全中国、全东南亚KTV的点唱金曲典。从露脸到不露脸,从平民偶像到什么定位都没有的歌手,陈升以一种近乎于反商业的模式获得了意外的成功,亦让“滚石唱片”始之领悟到陈升的两种属性:一、他的脸既不适合青春主打,也不适合平民路线(因为不够惨);二、陈升的音乐是天马行空和无拘无束的,任何定位都是对他音乐的一种限制。

物极必反,虽然一曲《把悲伤留给自己》将陈升首次抛到了主流舞台,就像他自己所说的“一朝醒来是歌星”,但扑天盖天的流行,也让这首原本包含着痴情、洒脱、幻想,甚至于一点点大男子主义的经典升式情歌,彻底沦落到了把妹时口是心非的调情工具,而让无数骨灰级的升迷至今捶胸顿足,从此后出门再不敢哼出这首歌的旋律。

也许正是因为当年烧得厉害的原因,至今在《私奔》专辑里听到这首《把悲伤留给自己》时,总是觉得和唱片的氛围有些不太谐调,那就是因为这首歌被单独拎出来的时间太多太多,多到人们只记住了他的旋律和歌声,而几乎都快忘了它的意思和意境,多到它已经被流行本身赋予了独立的生命,却被掩盖住当年创作时在文字表面之下的那种狂狷奇流,成为了一首只有身体而没有灵魂的普遍K歌。可以这么说,《把悲伤留给自己》就像是《私奔》专辑这个穷家庭里的某位长子,有一天被富商抱走,从此走入豪门改弦易辙,但若干年后终于又重回母体时,自然会显得和其它成员有些格格不入。

但《把悲伤留给自己》毕竟还是《私奔》的一家人,是1990到1991年几百个日子里,同出自陈升手笔的作品,只要你找回这首歌一如《私奔》封面那种泛着海水泡沫的蓝色底蕴,以及升哥在低吟浅唱中天高云淡的洒脱从容,这首歌就又重新灵魂附体,并且很快就可以顺利衔接到下一曲《我喜欢私奔和我自己》。

《我喜欢私奔和我自己》是陈升第一次展现出他音乐中所能给人的轻盈一面,这种轻盈也在日后,构成他中期作品中一种固有的风格套路,如《Summer》、如《给我》。当然,做为一个老嬉皮,陈升的魅力绝不仅仅只是流于表面的嬉,而是在轻盈的虚幻中带出或个人或历史的质感,仔细品读这首作品的最后一句,你就会发现就是这么一句,一下子就能让这首歌显得质感又厚重。

陈升不仅仅只是文艺青年眼里的文艺腔歌者,他音乐的魅力其实就在于他根植于故乡彰化渔歌民谣的传统,这让他的许多音乐至少在表面上都显得悠扬、清爽,而旋律的走向也是散漫却自由,一如他无拘无束的歌词。这种不做修饰的纯朴虽然很是Lo-Fi,但也正是在这种状态中,给了作品无限的伸展度,而不像工整却失之自由的普通流行歌,只有跟着歌词和旋律走,而无法让作品催生出意境、幻化出诗意来。《如风的少年》就是陈升叙述如风的少年往事;《午后的蝉声》同样借题发挥出一个寓言故事;而李欣芸编曲的《少年夏不安》则又给陈升这首少年等父捕鱼归的凄美作品,添上了许多由Bossa Nova中提炼而出的神秘元素。

《私奔》是一张专辑,而不是一张为歌曲做陪衬用的唱片。它有主打歌,却又不仅仅只有主打歌。从雅俗共赏的角度来讲,《红色汽球》就是除《把悲伤留给自己》之外最好听的一首歌曲,更让人叫绝的是,这首歌写的是一个徘徊夜店女人的记实故事,但陈升硬是为那些厄长的实录串联出一长句又一长句流畅的旋律,叫人无法复制无法改编,而且就在这些DV影像实录的歌词中,同样还有陈升高度凝炼的哲理,在一派醉生梦死的情结里,依然逻辑线条清晰,这是诗人才有的病症。当然,莫忘陈升专辑另一个与众不同之处,那就是越到后面越精彩,《私奔》的最后三首同样印证了这个规律。《新乐园》里看世避世的狡黠、《老爹的故事》里由对话甩出历史,以及《无神论者的悲歌》里那种绝望与希望的纠结,也进一步加强了这张专辑的厚度。台湾百佳专辑将它列入其中,也就不算是意外了。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非特殊说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地址:http://bobbychen.cn/blog/?id=400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 昵称(必填)
  • 邮箱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