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升网

解读陈升

升网 16年前 ( 2003-06-19 ) 157 抢沙发

题语:“也许他淡淡地诉说着的分离是现在的我们尚不能体会的,也许他有时表现的无奈是现在的我们无法明了的,但他的音乐,他的歌词所传递出的那种对世事的坦然和淡薄,是那样的醇美……”无论是从音乐上还是歌词上,陈升都是一位流浪的吟唱诗人。

     陈升的歌曲与音乐永远都会像一个成熟稳健的大男孩那样给人以快慰,在他朴实无华的音乐语言里面,人们总能多多少少找到自身的影子,也许正是因为这些跳跃的影子在动情地吟唱着人们成长的乐与痛,爱与恨。它是我们成长过程的一面镜子,反射出你我人生的许多经历和色彩,有淡淡的沉默的悲伤,有温馨的呢喃低语,有楚楚动情的牵引低诉,有苦苦思索却不得出路的彷徨,有患得患失的情感起伏波动,有在天空下缥缈不定的风箏,那些永远是值得生命铭记的真实片断!

    最初听他的专辑《私奔》里的一首歌,《把悲伤留给自己》,手风琴的轻快看似表达了一种轻松洒脱的感情,但他那低沉声音的诉说,已经将深深的悲伤封印在自己心里。他不是一个轻易宣泄自己感情的人,他只是在默默的酝酿。在中国歌坛,能自己写词,谱曲,演唱的歌手不多了,但是陈升的词朴实无华,却总能给人以灵魂之门的轻轻叩启。特别是这首次,用了诗一样的语言,轻轻流动,我已经完全被浸透。我只有感叹,不是感叹别的,而是感叹他竟然能够把悲伤也装饰的如此美丽。

   再到专辑《五十米深蓝》中,《一个人去旅行》,年少轻狂的我们都曾经有这样一个梦,想象着能够放弃一切,远走他乡,寻找自己的梦。 他的歌声总是能沟起我们在夕阳中跋涉的被拉长的影子,抑或在海边,抑或在沙漠,就这样倔强而孤独的行着。当我们被风中海边的海螺声或沙漠中的驼铃惊醒回头时, 风中依稀传来恋人的呼唤。带着满脸苍桑的风尘,是的,我们该回家了。素衣如何不起风尘叹,不知何日能到家!

     专辑《别让我哭》中,《北京一夜》,用了另外一种风格:京片子。听着这样一首曲子,慢慢的历史之门被开启。有一种远古传来的凄凉,我听到了九月寒砧催木叶,十年征戍忆辽阳,要不就是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深闺梦里人。午夜中街头游荡的是千年不绝的牵挂,这样高昂的忧伤就在这里回环反复的唱着,它只唱给知音人听,却不管知音人是否能承受如此沉重的忧伤。

    再次回到这里,陈升的新专辑《鱼说》问世了。陈升这只在海底自由玩耍了很久的鱼终于浮出了水面。这张专辑里《塔里的男孩》无疑又是解读陈升的最好素材。他像哲人一样深明着孤独的三昧,又有着诗人敏感的触角。因此孤独就像纵横交错的青丝牢牢地缠住了他。开头的音乐,鼓点轻轻地敲着,接着是传来风中阵阵倾诉。每次听到他的这首歌,我总是潜意识里浮起背着竖琴的游吟盲诗人荷马的身影。喧嚣的时候你是听不到陈升的声音的,只有当你静静放下心中的浮躁,才能听到他在说什么。也许他所诉说的是你现在尚不能懂的哀愁,这种哀愁就像透明的眼泪,看似不存在;就像指间不经意远去的流年,就像曾经的一阵淡淡的云烟。但是你总能感到有一丝丝的孤独像梅花的暗香一样悠悠袭来。

    曾经以为理解一个人是世界上最困难的事情。其实心灵的距离是很近的。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157人围观)参与讨论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