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来说说陈升

升网 by:升网 分类:解读 时间:2002/08/26 阅读:58 评论:0

他的声音夹杂着几颗淡水河边的沙砾,粗糙了一点。好听的鸭公有一个罗大佑足矣,偏偏还多一个陈升。前者是操劳过多声带充血的圣贤,后面那个,是和你一起喝易拉罐啤酒看夕阳的孩子气的哥们。

  许是年月渐去,现在的我,无比的珍惜孩子般的真诚和坦白。没有欺瞒,不加掩饰,干干净净的,黑是黑白是白,还有点让人心疼。

  于是,心甘情愿的把陈升当作贪玩又自由的孩子,假象他孩子一样的眼睛澄明地去扫描大人的世界,放放风筝,循着那六份地图去找一个思念人的小屋。

  手边所有关于他的影像,只得《三分天下音乐演义》,两张vcd一套的那种盗版。好似很多好货――赵传“爱我那么久”个人演唱会,伍佰“激情‘95枉费青春”演唱会,还有就是他的‘95美丽的宝岛演唱会。三个人的东西挤压在两张碟子里头,都是一枝半缕窥不得全貌,叫人好不遗憾的。

  陈升在里头只得八首歌的空间,其中两首让给了张艾嘉和刘若英,很是大方。

  其实陈升几时不是一个大方的家伙?另一处演唱会,莫文蔚唱《把悲伤留给自己》,末了悠悠地问句“可不可以,可不可以”,他那边就大声说“没有问题”,象大方爽快的小男生,逗他索一颗糖果,立马不加思量地抓一把童心给你。

  舞台上的陈升,便十足一个幼儿园大班的样子。舞美音效是不太讲究的,整个演唱会有点象菲律宾夜总会的调调,乱七八糟。他的演出顾问和舞台监督大抵都好做得很,红红绿绿的服装也罢,半吊子的伴舞也罢,排布无序的舞台也罢,只要有陈升的摇头晃脑,纵跑调黄腔,也簇拥者众。

  每次看这张碟的时候,总是下意识地直接要第六首――《风筝》。这个行为,是不是一个容易担心的小孩子对另一个自己的同病相怜,镜里镜外有两只贪玩又自由的风筝?

  那是一个孩子气的男人的爱情独白,贪玩的风筝总是要飞的,但是希望影在你的视线,绳在你手中,就算哪天贪玩得迷了路,也知道你在等我。这样真实的心声,这样地坦诚人前,难免一丝丝的不自然,陈升不时扭一扭头,动一动肩膀。

  哦那个做切换的家伙居然捕捉到了这样的镜头来转移他的尴尬――一个白色风筝,依托着一只纤手,忽悠忽悠地真的从席上飞向陈升!那是那句“我是一只贪玩又自由的风筝”唱出的时候,一时间满场的荡气回肠……那是一个女孩子的手,她的头发微卷齐肩,米色的毛衣外套,很知性的样子,跑起来的姿势轻盈飘忽。风筝到了陈升的手中,他的脸颊边也多了一个淡淡的口红印子。

  给孩子气的男人的香吻,也算上我的一份吧:)。

  之后的第七首,便是那首耳熟能详的《把悲伤留给自己》了。

  手风琴的声音相陪,吉他牵引,他象个孩子似的坐到地上,歪着头唱――“是不是可以牵你的手啊,从来没有这样要求”……

  大学修手风琴的时候,几乎每个人都拿这首歌来拉着玩儿。同学笑说陈升都快被拉手风琴的折腾成路边货色了。真的,琴房、林荫道、水边,背着手风琴的孩子守累了大桥斗累了牛就拿陈升来玩耍,经常有路人驻足,哦原来那首歌里头是手风琴的音色。后来,毕业晚会曲终人散,台上一片狼藉只剩余灯半盏,那个说路边货的同学独杵台上,大声的呼喊――把我的悲伤留给自己,你的美丽我也要带走。

  年轻的痴狂,为爱痴狂。

  这样坦白的孩子气,好似不多了吧?没关系,反正故事在任何一个时代都不会绝版,他和我们一样不信邪不怕死。飞远了,还有一个容易担心的孩子在牵挂,迷路了,还有人会去寻找我的方向。只管为爱痴狂。(作者:安雅)

非特殊说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地址:http://bobbychen.cn/blog/?id=436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 昵称(必填)
  • 邮箱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