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你的情歌

升网 by:升网 分类:解读 时间:1996/08/26 阅读:42 评论:0

第一次听到陈升,是那首《恨情歌》,听到那句“于是我叫我自己恨情歌,假装我不在乎”时,就有很有几分喜欢。如果真的是恩断义绝地让过去不留心头,未免显得太过刻意,而如果一直沉溺在感伤之中,又流之于软弱,脱离现代人的作派,不够潇洒。而一句简单的“假装不在乎”确是刚刚好,不盈不缺,既保持着男人的温情又不显得过于纠缠。

于是,这个有着平凡外表、恬淡的男人,用他慵懒温厚的声音慢慢唱到我心里。不知从何时开始,在特别紧张疲惫以及情绪分外低落的时候,就拿他的歌来听,反反复复,一首接一首,就像抽烟一样,然后心情一点点放松下来。

就像他那首《把悲伤留给自己》,较之蔡琴的翻唱,更有真意。虽然蔡琴也是自己非常喜爱的歌手。然而在那首歌上,蔡琴把悲伤唱得快要溢出来了。就像浓茶虽是有味,然而酽到中药的程度,也就没了茶的那份气质。万事过犹不及。记得那首歌的MTV中,陈升还是年轻的略带忧伤的男生,沿着铁轨慢慢地走,看着缓缓离去的火车,是追不回的情怀。青青子衿,悠悠我心。悲伤被风吹散,经过时光的抚磨,创痛也会慢慢淡去。留给自己的只是一份记忆,一份牵挂,给自己一个交待。

小时候听到“人生得一知己足矣”的话,颇不以为然。一个哪里够?我要很多很多呢,可是慢慢长大,终于明白,那句话里的含义。知己不是一般的朋友、玩伴,不是在一起吃饭逛街,打打闹闹的人,他应该是在你遇到莫以名状的心情,辗转反侧,不知所措地徘徊在人生的十字路口时,他会走过来,静静注视你一会,然后拉起你的手,陪你走过这一段。他不会说太多的话,或寥寥数语甚至一直沉默,但是他懂得。而当你走到煦日和风中时,他或许在遥远的地方默默看着你,或者转过身离去。而朋友,在生命中是个模糊的角色。他们来来去去,有些会在你身边停留很久,有些只是一瞬,时间并不是辨别真心与否的标准。但是时间会淘洗筛选。改变一切。听陈升唱“有些决定沉默,有些变成敌人,我的朋友,谁要在下个路口分手走开。”心里有淡淡的痛。

陈升的歌词大多平常朴实,却能轻而易举地打动我。“然而你永远不会知道,我有多么的喜欢,有个早晨,我发现你在我身旁”“我最喜欢看你胡乱说话的模样,逗我笑”这样句子,随处可见,它们似流淌在大河里的水,表面不动声色,却有着最为深沉温暖的力量。而无疑《北京一夜》是个例外。

百花深处、良人、尘埃、绣花鞋、把酒对月、城门,这些词汇中有着让人浮想联翩的故事。陈升与女弟子刘佳慧,带着京剧的唱腔,诡异而奇妙。以前只觉得北京有着厚重的历史,沧桑的往事。故宫,颐和园,圆明园,都有着一段段浓得化不开的、沉甸甸的过往。哪怕是一墙一瓦,都有着说不尽道不清的来龙去脉。不管你爱与不爱,都是历史的尘埃。在听到刘佳慧唱:人说百花地深处,住着老情人,缝着绣花鞋,面容安详的老人,依旧等待着那出征的归人。忽而北京的柔情,象是无意间滴在宣纸上的水,慢慢化开来。地安门,也变成了心头的一个结。想着自己去北京的时候,深夜的时候,定要走到地安门去寻访一下那位坐在百花深处,面容安详的老人。却也有些许害怕。因为陈升又唱:走在地安门外,没有人不动真情。

   陈升喜欢四处旅行。也许也是旅行带给了他开阔的思维和不羁的气质。从白衣飘飘的少年到日渐发福的中年,没有改变的是那懒懒的声音里传送出的温暖。(作者:几声归雁)

非特殊说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地址:http://bobbychen.cn/blog/?id=449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 昵称(必填)
  • 邮箱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