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升网

一个人去旅行

升网 16年前 ( 2003-08-26 ) 189 抢沙发

人本来就是在不停地旅行中的,
  好多和我们交叉的人,
  终将是跳动的火焰,
  消失得无声无息。
  冷却的背后印证着曾经的狂热,
  安静的背后隐藏着曾经的躁动,
  当每一次孤独地醒来,
  其实一切都没有改变……

  
  "你说要一个人去旅行,但是归期却没有约定,亚得里亚海边风中的吉他声,你说你带着苍白的回忆,……你就这样离开吧,抛弃吧,他乡的旅人,你就那样离开吧,抛弃吧,一个人生活……"
  
  一个人去旅行

  记得好年前,在中途下了重庆至上海的客轮,已是凌晨2点过了,旅途是愉快的,疲惫的,开始了我在那个城市的数年旅行。
  坐在车上,我回想起的是孤独的旅行,船从三码头起航后,一路就是停停走走的。
  我想她也是在我的生命中总是停停走走的……
  偶尔坐在甲板上,看着别人镜头中的风景,而此时的你,你是谁镜头中的风景?
  中途又在"城陵矶"下船,然后去"岳阳楼"玩了一下,一路上咸鱼的味道让人作呕。
  同路中有个台湾人,他问我是不是重庆人,夹生的国语和撇脚的川普交流起来却是没有了任何障碍,不过聊得越多的不是范仲淹,而是台湾的电台……
  下船的第二天晚上8:00,我在电台中听见了一个女人的声音,那个声音我至今都还牵挂着……
  "继宏"属于不美不丑的女人,虽然我们没有见过面,但是我看见过她的照片,就在她们电台的网站,有点书生气,或者可以说成是有点土的样子。
  毕业于"南京师范大学历史系"的她,在做节目的时候,总是非常的幽雅,有点象她给人的感觉。
  她喜欢陈升,于是在她8:00档的节目中,有放陈升的《风筝》,我想,这首《一个人去旅行》她一定也非常喜欢吧。
  时不时地去看看关于她的文章,大部分人都说她变了,
  我都已经很久没有听见她的声音快一年了,变没变我不知道,但是我想人总是要变的,一成不变的生活也是在变的。
  人要是觉得怎么活着舒服,那就变吧。
  当一个人关注太多他人的生活以后,所谓突然的改变,只是他们没有学会习惯别人新的生活方式而已。
  可是不管再怎么非议,最后还是不得不接受事实,因为我早已象坦然地接受了也许随时都要降临的死亡一样接受一切改变。
  在"继宏"的节目中,偶尔可以听见她谈论"张爱铃",记得一年秋天,她做着做着,就冒出一句:现在是月如水明如镜的秋天,我们应该快乐。
  呵呵,其实不是笑一笑就算是快乐了。
  瞬间的会心,偶然的思念,不经意的动作,突然的问候,怎么就不能算是一种快乐呢?
  
其实,瞬间的传递并不见得比长久的思考来得刻骨铭心些,你说呢?
  从897到飞一般音乐空间,
  从恋恋风尘到旧爱新欢,
  再到现在的……
  我想,我都是怀念和向往的,也是快乐的。
  喜欢她,喜欢她的声音,喜欢她所播放的每一首歌……
  如今的生活是缺乏她音乐指引的,空洞的时间更替。
  有时候感到自己就是一只蝙蝠,在漆黑的空间乱撞,虽然不会头破血流,但也是失去了罗盘。
  有一本书叫《人间的交叉点》,
  我想,每个人都会和别人有个交叉点的,
  我想,我和继宏的人生是有个交叉点的,两条异面的直线也是可以有交点的,不是么?
  两个相仿的儿时的生活经历算不算是个交叉点呢?
  她双亲都是因为下乡离开了南京,我双亲都是因为下乡离开了重庆,
  可是最后的结局是不一样的,她回到了南京,我却是留在了异地。
  因为听了一天陈升的《一个人去旅行》,所以想起了这样一个在我人生旅途中的女人;
  因为你喜欢陈升,所以我也喜欢;
  即使你不喜欢陈升,我也会喜欢陈升,
  为什么?
  因为,在他身上我看见了你,我,还有很多人的影子……
  也许,这也是作品《宿命》中阿升所表达的吧……


  
  "你说你要一个人去旅行,眼里藏着一朵乌云,知道你藏不住秘密,天空就会飘着雨,你说你带着一本日记,却想不再拥有回忆,……你就这样离开吧,抛弃吧,他乡的旅人,你就那样离开吧,抛弃我,让我孤独地生活……"
  
  一个人去旅行

  列车过了南京长江大桥以后,就很难再看见绿色了,那是冬天。
  拥挤的车厢,只有在开窗的时候才感觉到寒冷,外面下雪了,好大,在重庆长大的人看见以后难免会兴奋。
  列车在徐州停靠的前夕我挤到了餐车的过道,这里的人相对起来要少些。
  我买了一瓶啤酒,居然花掉了我六块钱!要不是为了可以躲避拥挤的人群,我才不会去买呢!
  坐在餐桌旁,我想起了朋友在送站的时候说的一句话,旅途愉快,可是,现在我的怎么也快乐不起来。
  喝了酒,反而觉得冷了不少,困得爬在桌上睡着了,我现在还清楚的记得坐在我对面的那个人。
  不知道过了多久,醒来的时候,发现对面的那个人开始写一些文字了,小小浅蓝色的本子,……
  "你好!"
  "你好!"
  "写日记么?这种时候还有心情?"
  "呵呵,是啊,习惯了。"
  "很好的习惯。"
  "不好,现在到觉得是一种负担了。"
  "啊~~~~~~~~!怎么会?!写下来总比埋在心里要好些吧。"
  "可是写下来的东西,都会钩起回忆。"
  "回忆不好么?比未知的将来好,至少表明已经拥有过了。"
  "是表明拥有过了,但是不等于现在也拥有。"
  ……
  "在哪里下车?成都么?"
  "不,西安,然后转车去乌鲁木齐。"
  "呵呵,够辛苦的了,我是在成都转车去重庆。"
  "你不也是够辛苦的了。"
  "能不能告诉我你写的什么?虽然我知道这样子有点不礼貌。"
  "其实也没有什么,那天在网路上看到的文章,觉得有种莫明的忧伤。"
  "忧伤?我好久都没有忧伤,不是说我不会,是现在已经麻木了,讲讲那个故事好吧?"
  "嗯。不过是一个等待两个结局的故事……"
  "很好的故事,你忧伤的是什么?"
  "我也不知道,其实,每个人看完故事以后,忧伤的不一定相同,只要忧伤就好了……"
  ……
  列车驶过了郑州站,在天亮时,我买了两份套餐,鸡蛋炒得有些焦了,牛奶兑了很多水,馒头吃起来碱味很重……
  车到了西安,雪下得更大了。
  看着一个背影消失在拥挤的站台,我猜想那雪花是那人眼里的忧伤吧……
  
  
  "我想要一个人去旅行,但愿归期会有约定,每个人都在问我是否可以找到自由的你,亚得里亚海边他乡的人和风中的吉他声,我怕你一个人在异乡孤独醒来,我会带你回来……"  
  
一个人去旅行

  你在哪里?
  我怎么才能带你回来?
  ……,……


于2002.7子夜,重庆(作者:ago)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189人围观)参与讨论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