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升网

陈升,有毒

升网 18年前 ( 2001-05-19 ) 118 抢沙发

我曾经到处跟人家说,我凭生只有三个歌手对我产生了致命的影响力。为了他们,我可以不管他们专辑的实质,只要有了新片就去买,也不管有多贵。想一想,这样的行为在我们的一生中是不是也算得上够有意义的呢?独此的,是齐豫、蔡琴,还有就是陈升。
    

好多人其实并不明白,一个喜欢蔡琴和齐豫这样委婉的女性歌手的听众,怎么可能去喜欢那个遗毒欧及桑呢?但是我不幸就是中毒了,而且是慢毒,毒性大于100部欧洲电影!1997年的夏天,我成天坐在重庆南岸的楼顶上,面对宽阔的长江和绵延的浅山,风吹过来,还有炽热的阳光,陪伴这个老男人,想我是从哪里来又往哪里去的哲学问题。后来在K歌的时候,猛然发现《为爱痴狂》里刘若英怀抱吉他坐在海边上,快乐而略带神秘的前奏响起时,那个姿态就是当年我“楼顶独爱”时的情景。
    

一开始,是个电台节目,那个DJ的名字忘记了,却立马喜欢上了陈升。节目里面没有播放他任何一首歌,而是跟他谈过去,谈人生,谈理想,谈创作。然后就听到他穿插了一曲一曲现场清唱。就因为这些清唱,所以到后来,我很长一段时间都不明白为什么那么多歌手在做访问节目当中被听众要求现场演唱时会那么拘束,原来他们都在顾及经纪人的手腕嘛。而不像陈升那样可以做到一个歌手应该做的小事。我喜欢他说“我不喜欢把音乐会搞大,只要三、五百人就可以了”。其实,光凭这一点,齐豫和蔡琴都是没得比的,而且她们只会说“搞得那么大”,而不会说语焉不详的“搞大”。
    

有时候,我都拒绝承认像他这样的人是真实的。像自己某个时期的理想投射在镜中。他总是做出一副独自旅行,上山下海的姿态。他腆着微微的肚腩,带着浅浅的微笑,搭乘一列驶向桃源的火车(是不是特傻?)。因为这些闪现的镜头,这些年头里,对火车我竟然有一种渴望的冲动。2000年世纪之交,我来到边塞的西宁,在一座宏大的清真寺里,碰到了一个来自广东的男孩。他说他已经在甘南待了有一个多月的时间,准备第二天开赴塔尔寺。说起他的见闻,他只是说“很美”。他,一个人。不知道他是不是也像我那样喜欢陈升的歌,我想也许有一天我也会像他那样。路,就是我的家。 
  

直到《思念人之屋》(我老是奇怪地记得应该是《思念人的小屋》,可是谁说那一定是小屋呢?),我的心也随他沉静下来。我曾经真的就住在那样的一间小房子里。我那样叫它“小房子”,我的朋友们也跟着我叫它“小房子”。窗台外是一片小树林,有时不时来的一场小雨,门口还有条始终对我不理不睬又若有心事的小黄狗。“如果会说话,我想它会说:啊 这样的天气,只能思念人”。我搬家到现在的住处,一直暗暗地怀着遗憾,为什么还不在大门旁边贴上“思念人的小屋”呢?可惜那个房子没有小树林,也见不到在雨中孤独的小黄狗。行走在路上的人,终有一天是要回家的。家,就是我的终点。可是,我的家在哪里呢?    

关于他的私人生活,按照我们惯常的判断,应该是略微不太标准的早婚吧?我好奇怪,像他这样,怎么会早早地把自己栓在婚姻里面呢?陈太太怎么受得了他频繁地独自旅行呢?“我是一个贪玩又自由的风筝,每天都会让你担忧;如果有一天迷失风中,要如何回到你身边;因为我知道你是个容易担心的小孩子,所以我会在乌云来时,轻轻滑落在你怀中”。有一次,看到一张绝的帖子,说陈升的歌是准备给那些工作后结婚前的纯情男孩,或者结婚后渴望红杏出墙的男人的。我不知道我还算不算纯情男孩,也不知道这个遗毒欧及桑是不是出墙的男人。也许他只是坐在海边,嗅着大海上空“咸鱼的滋味”,“幻想八流电影里的艳遇”吧?  
 

他总是把我们带坏!外表浪漫,心里很脏!?  
 

已经好久没有听陈升了。昨天在自己生日的夜晚,偷偷地取出一张听。……“脱了鞋在温暖的海风中奔跑,像孩子的模样”。我喜欢他,就因为这个。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118人围观)参与讨论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