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陈升的歌

升网 by:升网 分类:解读 时间:2008/08/26 阅读:137 评论:0

十岁的时候,武汉的堂姐来到乡下,带来了一台随身听,那是我第一次接触到的专放音乐的玩艺,当她把耳塞放到我的耳朵上,音乐响起来,温暖也将瘦小的身子包裹起来。这是第一次我意识到音乐是个好东西,她在一遍遍听刘德华的歌,而我并不知道四大天王为何物。

然后,日子一天天过去了,大部分同龄人经历过的东西我都经历过了,电视,广播,磁带,录音机,成了获得贫乏音乐知识的途径,留下来的不过是早被人遗忘的几句歌词。至少到目前为止,我还不识简谱,音乐上知识其实是贫乏到等于零的。虽然,曾有父亲的朋友愿意教我拉二胡,很不幸,他用的谱子是什么“工、车、尺、上、之类的东西,对于我恍若天书,自然不会有什么结果。其实我宁愿意去听他拉的那些伊伊哑哑的,十字调,苏武牧羊之类东西。很粗糙,很悠闲,是一种昏昏然的享受。对于音乐,我想自己这辈子的欣赏水平也只有在这样的程度。记不清是哪一年我在长沙的某条大街上走着,商铺里音响用近乎震耳的音量来放那一首“千年等一回”,我竟然要热泪盈眶了。至今也弄不清楚,我就是被这类东西所感动着。也许,这也不是需要讳言的境界,只是不愿意与人分享这样的经验罢了。

偶然有一次,在一家大型的文学杂志上看到一篇文章,大意是唐诗,宋词,元曲之后,到了现在轮到的是流行歌曲的时代。其实已经不记得文章的着重点是曲还是词,在我看来这倒是一个新鲜的正名,从那以后,我倒也去留意一下歌词的内容了。

听陈升的歌,实在是很偶然,不是因为那一首“把悲伤留给自己”我并不是最喜欢。老歌吗,跟很多人一样我也知道罢了,稍稍有点意思的只是歌里面的口琴伴奏,每一声都那么悠远,衬着他浑厚的嗓音,似乎是要将人带到离现实而去,烘托出整个歌曲的落寞与哀伤。这首歌,没有口琴,我以为那也没有什么了。

等我自己有了电脑了,上网了,有时会找一些歌来听,一边干别的一边听音乐,找来找去便找到了陈升,据说这人是个实力型的,有人还称他为宝岛歌王。于是我下了几首来听,“候鸟,一个人去旅行,关于男人,风筝,不再让你孤单”,开始听着也不觉得很好的,有点颓然,节奏很舒缓,也许是拖沓,没有一首符合流行的因素,但这个人的声音倒是越来让我觉得很舒服,而且慢慢地,我也会跟着节奏慢慢地哼几出向句来。

有一段时间,我迷上了电影游戏,玩三国群英传,傻乎乎玩得天昏地暗,没日没夜,把精神快弄垮了,于是被迫停下来,我闭上眼睛,打打杀杀没有了,耳边只有他的那首关于男人:

有时候我会欺瞒我自已
或者迷失在无谓的欢愉游戏中
有天我老去
在个陌生的地方
还要回味昨日冒险的旅程
有时候我也常常责怪我自己
或者我怪罪我生存的时代
拼命的找理由
解释男人的驿动
也常常一个人躲藏起来。

也许是当时精神状况使然,也许是某一种心灵的契合,一曲终了,我竟然有眼泪挂在眼角了,这让我很奇怪,也让我不可救药地喜爱上了这个人的歌,喜爱上这个人的声音。

他年轻时应该是个帅哥的,但现在更有味道,看他在演唱会上穿一条大裤衩,一件白汉衫,一条白毛巾,我一点也觉得不奇怪,不觉得做作,好像一切就应该是这样子,唱这样歌的人就应该长得这个样子,就应该穿这样的衣服。

第一次听到《漠然》是在上夜班,为了驱散瞌睡,我带着耳机,趴在办公室的桌边,想睡又不能睡的样子,耳朵里是一首又一首陈升的歌,有的我已经觉得好听了,有的只是就这样听下去而已,但很快我便被一声割破夜色的高亢的二胡声所惊动了,很少听到有这样大动静的二胡声,纠缠了半天之后又是那不紧不慢的男声和飘忽的歌词:

看着凝结的世界
我在旷野里独眠
无法想像的你
在脸上写的是漠然
漠然是缠绵的无缘
都在冰点里枯萎
只能自生自灭
游荡的魂却流着泪
--
让我埋在你心田
没有花也不用悼念
我将不会醒来
拥抱我梦中的消逝
漠然是无色的无色
没有情绪可以融合
漠然没有终点
没有人能回到从前

我不想去懂得这歌词的意义,我只知道自己被放置在一个没有人的世界中去了。在这里我可以忘记,可以想念,想要大声叫喊,却又无法开口,有一些自怜自艾的孤单,也有因为这孤独牵引出来的骄傲。

我就这样一点点地不断发现,不断被感动着,最奇怪的是在听《航班116》时,竟然被女声独白的“苍山,洱海,大理国”几个字感动得哭,我无法解释是什么原因,只能承认这个人的歌声对于我有一点点魔力。

他的歌是适合慢慢去听的,多听几次,在安静的地方,在受了点伤以后,有疲惫了以后,听这个男人唱一些属于男人的歌,有口琴,有吉他,有姑姑最美的笑容,有细汉仔荒唐的人生,有爸爸的时代,老爹的故事,有阿好婶,有老麻的私事,有对母亲的倾诉。有这个男人很多次温柔唱到的孩子两个字,有时他也会调侃一番政治,但更多数时间他宁愿来调侃一下自己,用本命年,用发条免子,用夏天里炎炎的欲望。偶尔他会怒气冲冲,但大部分时间,他只是带着点忧伤来唱些忧郁的情歌,也是这点点忧伤,让我更感动。沈从文说,美丽总是愁人的,我想,这个人一定也是懂得美丽的人。

但是我周边的人却不太理解,同事,妻子,朋友都觉得我听的是一些乱糟糟的东西,听不懂。我一次次想要说服他们,但所得的努力竟乎白费,我只能独自欣赏。还好在网上还是看到有许多与我一样被他的歌感动的人们,即使永远也不相识。

偶然在一段歌词后面看到这样一句话“林希写出了女人的心事,而陈升唱出了男人的歌”我只听过林希写的《四季歌》歌词也写得很美,但对于陈升的评价,要是我来写,也许也只能写出这样一句话吧。

能不能够
牵你的手啊
从来没有这样要求

这样一句平平常常的话,不是跟执子之手,与子谐老有同样让人动容的地方吗?唐诗,宋词,流行歌曲,只要能让我们感动,它们又有什么区别呢?

我想我会一直听陈升的歌的,不会太频繁,也不要太执着,只是在安静的时候,有些疲惫,受了一点点伤之后,听这个人唱一些属于男人的歌。

作者:周洋   来源:博客中国

非特殊说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地址:http://bobbychen.cn/blog/?id=519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 昵称(必填)
  • 邮箱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