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言乱语几千字,一家之言说陈升。

升网 by:升网 分类:解读 时间:2012/10/08 阅读:371 评论:0

一、孤单的小众

昨天看了两个老帖子,一个六年前的,一个八年前的,两个帖子和以前看过的许多帖子一样,都有一个共性:总有人说“不知道陈升”,也总有人说“想不到还有这么多喜欢陈升的人”!就和我身边的人一模一样,想想也挺有趣。

听陈升总是有些孤单的,纵然那首《不再让你孤单》是如此得让人动容,却也像他其他的经典歌曲一样,大概过了个十年八年,通过其他的一些渠道,突然走红。《不再让你孤单》是一部同名电影和陈奕迅共同捧红的,《北京一夜》是信乐团唱红的,他为奶茶写的《为爱痴狂》也是发行大概十年之后才在大陆走红的……更何况,还有那么多不流行的曲目呢!

甚至可笑的是,陈升和奶茶的八卦也是那么慢热,一期桃色蛋白质已经播了N年之后,突然之间在大陆火了。还有那个著名的假新闻:陈升曾做过一件煽情的事情:一对情侣两张票神马的……我是不是可以吐槽一下某些小资清新,玩情调都那么滞后落伍,而且情感总是被别人不知真假的文字绕得晕头转向,总玩人家剩下的,还好意思在那儿标榜!

不管怎么样,和那些牛逼哄哄的人相比,陈升实在是默默无闻。相貌平平,声音干瘪走调甚至破音刺耳,音乐风格还有点非主流,再加上大陆封杀,所以听者必须较为小众。不过说句倒进的话,大陆封杀谁,一般谁就真牛逼,你看看陈升,杀了那么多年,反而越来越牛逼了,找谁说理去,别说我是挡员,哈哈!

而且,对于陈升音乐的解读,因为其音乐风格的多变,实在是五花八门大相径庭:民谣应该是男女相对都能接受的,偏摇滚的部分会吸引一些男歌迷,而女歌迷更偏爱其情歌部分。于是也可以很明显的看出不同的地方又有不同的嗜好:天涯更严肃全面一点,豆瓣更小资清新一点,甚至D8这种神级屌丝聚散地也有人引为知己,至于其他散落各处的听众散户更比比皆是。至于年龄段,更是从五十老妇到少男少女,通杀!所以虽是小众,但是在内地开演唱会时,却也所有门票马上售罄;虽在台湾连开近二十年跨年演唱会,却仍然一票难求。

你说他小众吧,歌迷却也四处皆是;你说他主流吧,却又实在默默无闻。

你说他配角吧,实在是个举足轻重的大人物;你说他大牌吧,真的看不出来他也能叫大牌,也许别人甚至他自己眼中,他不过是个彰化土佬——多寒酸啊,彰化来的乡巴佬!

二、普通的朋友

除了“彰化土佬”,看看他还有哪些乱七八糟的不知从何而来的称呼吧:音乐大师,音乐教父,音乐诗人,音乐农夫,金牌制作人,浪子,老嬉皮,老顽童,再加上“异类”,“散仙”这类随口一句的吐槽称呼,估计数不过来了……

不过更多的看到有人很简单地称呼他,不管前面加了多少定语,最后的中心词永远只是“普通人”。有的时候甚至觉得音乐成为一种累赘,毕竟我们很多人也不是什么专业的歌迷,只是普通人而已,我们只是需要一个朋友,一个真诚的有喜怒哀乐七情六欲的普通朋友,仅此而已。

如果说有个出了名的朋友,我大可以拉出去炫耀一番;可是这个朋友实在太普通,他和我一样有很多缺点,虽然他也有很多我所不具备的特长,但也不至于太过骄傲。他是如此普通,却又如此真诚,于是我想把他推荐给我的朋友们,不是为了炫耀什么,只是希望有一天,也许这个普通人也能像感动我一样,结结实实地感动他们。

我曾经梦见过陈升,梦见自己在台北的国际会议中心,看老家伙的跨年演唱会。他离我很近,我就安静地坐在座位上,看着他在台上像往常一样卖力地演出,结束后我又安静地离开。而这种感觉,和我想象中那个普通朋友的样子,是如此得相似。

三、爱恨交织的情歌

我想如果一个人从涉世未深就开始听陈升的话,和从沧桑阅尽之后再听,感觉是截然不同的。前者是又爱又恨,而后者是引为知己恨不早日相遇。

以升式情歌为例,其中很多小资清新的私房歌,多是《不再让你孤单》《风筝》《然而》《南风》《候鸟》这类的温暖或者疗伤情歌,但估计不太愿意接受《红色气球》《布考斯基进行曲》《喝完这杯咖啡就离开》这类歌里传出来的赤裸裸的欲念或冷漠。

而实际上,这类刀劈斧砍的充满人性欲念的情歌,恰恰是升式情歌的一大特色。《把悲伤留给自己》写的是洒脱,却被领悟成了痴情;《纯情青春梦》写的是洒脱,同样还是被领悟成柔情;《然而》有人觉得好温暖,可有人却听出了悲凉;《恨情歌》写的是恨,却活脱脱被解释成了爱……当然,不能说每个人自己的领悟就不对,毕竟歌是死的而人是活的,活人万不可被歌给束缚死了。但是也不能单纯仅靠自己的喜好去故意曲解,毕竟陈升还活着,非要逆着作者的心意来,就有点自欺欺人了。

如果让我挑一首歌来代表陈升的升式情歌,暂时脑子里想到最好的歌是《鸦片玫瑰》:对情欲的描述十分直白赤裸,把美好的爱情给解构得毫无趣味可言。但是基调又是如此得陈升,开头直接先毁掉你的憧憬:“今年的秋天来得早,你说我们的热情好像也老了。我想了又想,到底要怎讲,也就这样,随便爱了你一回。”好一个“随便”,一刀见血,伤人至深也不过如此,洒脱痛快吧;结尾却又鬼使神差般收了回来:“今年的秋天来得早,你说我们的热情真的也老了。我想了又想,到底要怎讲,也就这样,决定再爱你一回,像从前一样。”你说他不爱吗,不,他比谁都更爱。但偏偏爱得让你不舒服,他爱得很自我。你想要的东西我当然知道,可是我为什么就一定要给你呢?你不是爱听情歌吗,行啊,我就恨情歌给你看看!

许多人幻想过与陈升的爱情,我只能说,如果是按照自我一厢情愿的解构升式情歌的话,你的确可以找出世界上最美好最温暖最真诚的爱情。但是,爱情毕竟不是一个人自以为是的解释,现实中陈升的爱情,估计也能把女人气得够呛。当然,他不用担心,他有足够的能力去弥补,就像《鸦片玫瑰》中说的那样,但绝非像《不再让你孤单》中的爱情那样毫无瑕疵。毕竟,从头到尾,你也再找不出第二首像《不再让你孤单》那样意思如此直白单一而又感人至深毫无杂质的升式情歌了,而这首歌,也应该是所有升式情歌中,描述感情最为“华丽”的一套了。

我有个女文青朋友,被我所迫曾听过《鸦片玫瑰》《布考斯基进行曲》,直言《鸦片玫瑰》只有开头结尾两段好,其他不好;《布考斯基进行曲》前面都好,惟独结尾“女人啊你就快点饶了我吧”那段不好。当时费解,现在想来,大概是因为把人性中的欲念写得太直白了,不对她的胃口的缘故吧。

不过,我当然相信欲念和洒脱,但我也相信《把悲伤留给自己》《纯情青春梦》中,还是像他的人一样,基调是温暖的,有着深深地感情。只是有时候会故意去隐藏起别人津津乐道自以为是的部分。这家伙人过半百无所顾忌,专辑文案自我掌控,拍着胸脯最爱自称“铁铮铮的汉子”,不愿承认自己写的那些是“痴情”也好理解,但若果然如其所讲全是“铁汉”而毫无“柔情”,则又是自欺欺人了。

四、绝望中的希望

于是乎,陈升的一些经典段子就显得非常正常。

陈升曾做过一件煽情的事情:一对情侣两张票神马的……这样的假新闻若是陈升做来真是太像了。因为在正常的解构中,陈升那个疯子完全有可能做出这种事情来,当然也和他被封杀不出名有关,嘿嘿,要是太出名了容易被揭穿。

奶茶和陈升的八卦,那就更好玩了。对于此事我是抱着无所谓的态度,但是讨厌别人故意煽情。在我眼中,陈升是陈升,奶茶是奶茶,二人是师徒,到此就打住。奶茶我不清楚也不愿意去清楚,至于陈升的感情,正像上文说的那样,小资清新们只可远观不可亵玩,因为和普通人的感情实在没有什么区别。而且陈升长得也真的很一般,也就这二年卖起了萌之后更可爱点了,但是比起偶像派的话,还是习惯他做实力派,哈哈!如果一些人非要想煽情,我只能恶毒地说一句:请将来有一天自己遇到感情危机时再煽情,希望到时候你也有升嫂般明智大气。怎么说呢,真的感觉在升歌升嫂面前,奶茶的感情天真炽烈却显得缺乏理性。也许有人说升哥是个感性的人,或者说感情本来就是感性的事情不要理性,那好吧,要么就是我上面全白说了,要么就是你上面全白看了,不再赘语。

同时也就可以解释这样一个观点:有的人说陈升的歌是男人的歌,十分大男子主义了。有的时候真的不太顾及女人的想法。把情调什么的都毁了。不过好在他还是留下了口子,至少他的升式情歌,基调还是温暖的。

升式情歌实在不是一厢情愿的事情,以前就有人说过听升歌是“推到一座旧城,再造一座新城”的过程,用我的话则是“从失望甚至绝望中找到希望获得重生”。而且,陈升所拥有的又岂止仅仅升式情歌。

其实这里写的已经非常粗暴了,硬把一个挺好的人说得有点不近人情似的,我也不愿意,但这的确是我内心真实的想法。一家之言,所以有不同看法的,实在无须生气。以下的说法或许还有惹人生气之处,也请多多包涵。

在我看来,人都是自私的,一生都在为自己找借口或者理由(说法不同,道理一样,只不过两个词形式上的把戏,我不太在意),为的是让自己心安理得。当然这想法的形成和陈升也有点关联,你看他那些词写得,多决绝:“也许人们自私得想要些伤痕而已,不愿戴着苍白逝去”,“爱在承诺之外,显得太悲凉”,“Julia~Julia~你那发了胖的罗密欧,忘了最初的诺言”,陈升真的太狠了,不留余地,一针见血,我们都想给自己找点借口,找点幻想,找点温暖,可是他个畜生,全然不顾这一切,硬生生的把这些全毁了。然后再让你自己寻找温暖,放心吧,也许他早已确信,人们是如此得自私,如此得爱自己,断然会找出其他方式来再一次温暖自己,纵然没有之前的那么热烈,但却变得更加厚实绵长。

这时候我早已经对陈升是又爱又恨了,但我却无可奈何,甚至有一丝哭笑不得,不知道谢他还是扁他。但是我还是自私的,于是我还是接受了,其实是完败,有种打掉牙往肚里咽的感觉,直到彻底感觉其实这样也不错,也不失为一种成长。

这和爱情其实是一样的,对于自己真正爱的人,谁不是又爱又恨呢?因为你必须去了解,去磨合,去接触你也许本不喜欢的部分。爱TA,就爱TA的全部,不就是这么简单的道理。也许有人会说,我爱的那个人,TA真的是非常完美。那我只能说三种可能性了:要么TA真的非常完美,要么你太爱TA了已经看不到缺点,要么他伪装得太好了。


对于陈升,其实又何尝不是如此呢!想了解他,行啊,全盘接受他吧,好的坏的,愿意的不愿意的,你都得接受,这样才能真正去了解他。

这不是做一个人的奴隶,我只能说,对于一个比你高出很多的优秀的人,你应该学会谦逊,去学会学习。也许做一个巨人的奴隶,相对于巨人而言还差很多,但是对于那些小矮人来说,不知道高出多少倍了。当然,前提是你愿意屈膝暂时去做奴隶,否则你不会找到成为巨人的诀窍。直到有一天,你终于成为了巨人,或者至少学到了许多巨人的优点,这时候你再离开,你会发现自己早已经变得很高很高!

五、泛滥的矫情

在我的生活中,尤其当我一个人静思的时候,我是无趣的。

我只会在自己喜欢的人,才会展示自己的浪漫,有时候说出的话甚至自己都会觉得肉麻,事后都觉得不像是自己能说出的话。因为在我看来,爱情是很私密的事情,没有必要屁大点事情都要满世界炫耀,只要对方能感受到自己的浪漫,就已经足够了。

这点真不知道是自己本来就如此,还是受了陈升的影响。

不过在木讷严肃无趣方面,我可比陈升严重多了,他是顽童活宝,我却真是木头二逼。特别讨厌别人矫揉造作的事情,我觉得真诚最好,其他花哨的东西,给值得你在其面前花哨的人看。

比如说矫情的人感受到了一些东西之后就会说:哎呀,我老了!次奥,不矫情能死吗?

这点在陈升这儿其实用得更多:当你开始听陈升,那么你就老了!

次奥!!!屁大点孩子装什么逼呀,陈升还没显老他倒先牛逼上了!

其实看看自己现在愤青的样子,挺好玩的。其实我也本不讨厌这话,只是说的人多了,就觉得特别虚伪矫情恶心,而且我相信和我有同感的人不在少数。

毁掉一样东西,就是不停地在别人面前晃悠它。

一句话如此,一个人同样如此。不信你去试试,在一个不喜欢陈升的人面前,天天叨叨陈升没玩,那么恭喜你,你成功地毁掉了他。

让我自恋地想一下,陈升那么个性的人,是不是也讨厌别人那么矫情呢,就像他写的《恨情歌》一样,不是恨爱情,而是恨矫揉造作的无病呻吟。

六、陈升之外

不管怎么样,对陈升是又爱又恨了,但总觉得就像喜欢的人一样,你还是舍不得放不下,完全习惯了他的嗓音和曲风,习惯了他的坏他的好。与此同时,发现自己在音乐上的品味(让我装一下逼吧)有那么点提高,至少不再是只听口水芭乐歌了。

同时因为一些其他因素,听了中外的许多其他歌手的音乐,虽不像以前那样长期只听陈升,却也因为之前听陈升音乐打下的基础有了更多的收获,甚至不再执着于歌词,而更偏重作曲和编曲。一则是因为有那么一丢丢的能力去感受曲子的美感所在(再让我装一下逼吧),二则是陈升的歌词让我见识了什么叫杀人于无形啊,我可不想以后听歌还受伤了,有那么点累!

于是外文歌可以听了,粤语歌可以听了,闽南语听起来更带劲了,妈妈再也不用担心我的学习!

说一下众多歌手吧,张国荣,左小祖咒是我喜欢的,一个是声音真的好有魅力,另一个是声音真他老母强尖人的耳朵,但是编曲一流,歌词有的还幽默(其实我只是选择性的只听幽默部分,苦逼部分的歌词耳朵自动屏蔽只听曲子)。但是我真的好喜欢他们,就是喜欢。

甚至有一度我拿左小和陈升比,假如他们俩让我选一个,我选谁?

一个是我只看到优点,一个是我又爱又恨,但是我还是选择了陈升。

就像爱人一样,一个只有优点的人,不太真实,只是我对其缺点故意的视而不见,更像是幻想中的恋爱;而又爱又恨的人,残酷却真实,那么温暖,岂是左小能给的?

其实想想真不要脸,我还想着选谁,谁让我选啊,想多了想多了……

七、永远的灯塔

现在听歌是一种习惯,不管谁的都听,陈升的,非陈升的,都可以。

不听陈升的时候,会把他比喻成一个灯塔,他曾经让我在音乐的航路上“不怕海上起了雾”,照亮我前行的路,而我也会时常回去看看它。

而且从此以后,心里始终都会记挂着,有这么一个歌手,曾让自己又爱又恨。而且,对于我这么个在青春尾巴才真正迷上一个歌手的呆子来说,应该也不会再如此对待其他歌手了吧!

又听了他的一首新歌《路途》,我不得不说,有这么一个人又爱又恨,实在是幸福,毕竟我心里比谁都清楚,比起那点微不足道的恨来说,那份爱实在是太厚重太厚重了。


作者:何处飘然   来源:百度陈升吧

非特殊说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地址:http://bobbychen.cn/blog/?id=66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 昵称(必填)
  • 邮箱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