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宇春把《北京一夜》唱成了《北京一夜情》

升网 by:升网 分类:解读 时间:2007/01/07 阅读:146 评论:0

事情是这样的。1月1日饮酒微醉,下午在家里客厅小憩,电视正在放湖南台HNWS跨年演唱会,毕竟听着超女翻唱的那些口水歌容易很快让人入睡。

  半梦半醒之中一段熟悉的旋律扬起,不用细想就知道是《北京一夜》来了。因为去KTV经常是要点这首歌然后一人分饰两角,像我这种高音疯子对此歌自然喜欢得很。我像等待自己的情人一般等待着享受这首经典的老歌,但是15秒钟之后,我发现我错了。

  这位05年超女冠军且长相酷似姚明的女子(姑且叫女子)在唱了第一句后直接就把我推向了崩溃的边缘,当场差点疯掉,川音科班出身能把歌糟蹋到这个份上放眼全中国确实无人能出其右。但是不让对方把歌唱完就乱下结论不是我的风格,何况她尚未唱到女声京腔部分。终于高潮一出,我才突然明白不是我疯了而是李宇春疯了,如果说还有比她更疯的,那就是台下那些玉米们。如此拙劣的唱歌居然还能引起台下尖叫连连,让我都替陈升难过。

  我不能用语言形容出我听到的是一种什么声音,如果歌喉遽发,字字清脆,声声宛转,新莺出谷,乳燕归巢这些都存在着相同绝对值的反义词的话,我会不遗余力统统用在她身上。

  我就这样看着李宇春在台上像个小丑一样,扯着自己一高起来就像童声的嗓子,不断呻吟,然后跟一帮心智发育不健全的玉米互动。

  心中怒火在燃烧。

  我觉得在这几分钟,李宇春不仅仅侮辱了我的耳朵,还侮辱了捧着绣花鞋的老妇人,侮辱了北方的狼族,侮辱了陈升、侮辱了刘佳慧、侮辱了信乐团,侮辱了湖南卫视,侮辱了张靓颖,侮辱了可口可乐,侮辱了佳洁士,侮辱了千千万万在几分钟之前还充满了幻想的人!如果以前对李宇春还不是很反感的话,这下就让我断绝了一切杂念,彻底反胃。

  我发誓我并不是因为想引来一堆玉米发飙骗骗点击率才写这篇文章,确实是悲愤不能自控,更为台下尖叫连连的玉米们着实悲哀了一把。

  你们都被李宇春忽悠了,她根本唱不出这首歌的沧桑感,或许,她根本就不理解歌词在说什么,把百花深处认为是寻花问柳之地,以为北京一夜就是北京一夜情。

就像创作者陈升自己说的一样:《北京一夜》其实“是天上掉下来的,好像不关我事。”

  而《北京一夜》的创作过程,却带着宿命一般的戏剧性,陈升带着不可思议又莫名其妙的表情说:“回过头来看看,好像《北京一夜》不关我事呢,是天上掉下来的,不是我写的,乖乖侬的咚。”陈升回忆,当时去北京的百花街录音棚,只是为了给电影写配乐,但他与编曲人李正帆却始终不能找着感觉,“但那时全世界都知道我在北京录音呢,要是弄不出好的东西,我还不如自杀算了。”碰巧一天两人在路边吃涮羊肉,当时陈升已经想好要打包回台湾了,一边懊恼一边用闽南话哼出“为何在北京”,像极了英文的“ONENIGHTINBEI-JING”的发音。坐在一边的李正帆大叫好,而陈升却以为他开玩笑骂道,“去死吧”,最后在李正帆的强烈要求下两人回录音棚将简单的几个小节转化成一首经典之作。

  “所以,这种东西好像不是人设计得了的。”陈升感慨,“有的人写歌会写很久,听说大佑先生为一句歌词等了十年,这没什么不好。但我始终觉得越是幽默对待,越是放松心情,可能也会另有一番收获。所以,努力工作用力地玩,人生也不过就是几个秋,不要急,要慢慢品尝你的生命。”

  明代万历年间,一对年轻张氏夫妇,勤俭刻苦,在北京新街口以南小巷内,买下20余亩土地,种菜为业。数年后,又在园中种牡丹芍药荷藕,春夏两季,香随风来,菊黄之秋,梅花映雪之日,也别具风光,可谓四时得宜。当时文人墨客纷纷来赏花,于是这个地方被称为“百花深处”。张氏夫妇死后,花园荒芜,遗迹无处可寻。这个地方变成小胡同,但百花深处的名字,却一直流传了下来。

  数百年后百花深处还在,只是我们再也看不见“捧着绣花鞋的老妇人”,“把酒高歌的狼族”,也听不见千年等待城门打开的呼唤。曾经是风云集散之地,曾经是文人名优之家,夜空中都荡漾着咿咿呀呀的管弦丝竹。那斑驳残缺的琉璃瓦、那早已落了漆的朱红木门、那胡同深处的叫卖声,那旧砖墙上的青苔,那燕京的繁华旧景背后的无疾而终的爱情,那暖酒愁肠的少年情怀,跟着陈升我回到那个峥嵘的岁月。没有喝酒,却已经惶恐迷醉。

  陈升酒醉误入百花深处做了一场未完的梦,却让听者听痴了,不见了淡定从容。梦醒之后,千年之后的城门还是不开,良人还不归来,不小心为这个城市留下许多情。

  这些,小李同学可否知晓?

《北京一夜》比较流传的大概有这么几个版本。

  陈升+刘佳慧版

  这个版本是我认为最贴近歌曲本身的版本。

  信乐团版

  阿信的声音比较高昂有力,特别是反串女声那段简直惊为天人。这也是本人KTV最喜欢唱的一个版本。

  王菲那英张信哲版

  王菲唱得还可以,那英差点儿。比较好玩。

  现在李宇春这个这能算是没有任何技术含量的恶搞版。还是一位网友总结得比较厚道:“我服了,真的,听了李宇春的《北京一夜》让我感到,从鬼门关慢慢的爬出来,身上还非常疼痛,突然感觉到这个人类的世界还不是特别适合我,于是,我扑通一下跳进黄泉,再也不在回头,一口喝尽孟婆汤,永远都不像转世超生,或者,来世,让我生活在没有李宇春的世界。”

  但是事到如今,李宇春翻唱《北京一夜》已经成为了既定事实,听也听到了,想忘掉却又苦于没有孟婆汤。本来新年新气象,不该在博上说这么扫兴的事情,但是李宇春又用她独特的“人格魅力”让我博起了。

  其实让一个不男不女的家伙帮助博起,本身就是一种悲哀了。残念……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非特殊说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地址:http://bobbychen.cn/blog/?id=79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 昵称(必填)
  • 邮箱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