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台湾

升网 by:升网 分类:解读 时间:2008/08/21 阅读:96 评论:0

昔日的美丽岛留给人们许多朴素而复杂的记忆。

今日的美丽岛依然保持着当年的一些遗迹,细究起来却时过境迁,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宝岛浮光掠影一番,白描下几个台湾人。等待着7月4日,等待着越来越近的距离,无论是航线上的,还是心理上的。

第一次踏上台湾岛前,总有一种很遥远的感觉。

可4月26日从香港到曼谷又转飞台北时,却觉着台湾很近。这里跟我们如此的相近,相近的地方甚至多过香港。台湾人的那份传统与乡土、热情与随性让人顿感相见恨晚。走在台北街头、淡水河边,凉风习习,清新的空气周身爽朗。遥望耸入云端的101大厦,像是座中国古代的宝塔一样,熠熠闪光。

陈升来了,穿着背心短裤、拖鞋,领了一帮子音乐人,在高雄东港请我们吃黑尾鱼。他刚从上海回来,正在为一个音乐剧制作音乐。他那首著名的歌曲《北京一夜》正在卡拉OK里长盛不衰地流行着。陈升在台湾一年有50场演出,最近出的个人专辑叫《丽江的春天》,可见他对内地的熟悉。像这样的一个腕,台湾人基本都认识的歌手(商店的老板看到他都为我们购买的商品打折),就是穿着拖鞋在台湾拖来拖去的。4月30日晚在高雄的东港,和陈升他们在海鲜中觥筹交错时,已忘身在何处,和我们同行的青岛小婓最后醉倒,被抬回了酒店。次日晚在台北的放牛班酒吧又连续作战,出席的台北团队人数增加了一倍,谈笑风生里又是酒足饭饱。这些台湾音乐人的创作据说都是这样生活出来的,我们可能就会成为将来哪一首歌的原型。台湾是一个商业社会,但给文化留有一席之地,最著名的诚品书店,信义总店就在101的脚下,几层楼,胜过大百货的气派,24小时营业,夜间很多人去看书。

巴士司机臧哥,祖籍山东,也是随父亲来台湾的,他是我们的导游兼司机,出门时居然带了一套野外的专用茶具,在从司马库斯原始部落下山途中休憩时,他把一套功夫茶具摆在石头上,拿出炉子用油取火,烧了沸水,泡了自带的铁观音给我们喝,这种喝法还是第一次。

在台中吃小吃,中华街上很多沿街的车摊,卫生整洁,动不动就有几十年的历史,老店在台湾很多,代表了商业信誉。这一条街,从臭豆腐到板鸭等应有尽有,汤的种类也丰富得很。在台北中央车站开封街的一家叫刘山东的面店,只有5张台,地板干净得可以随地放背包,墙上挂了书法对联。传统的继承在这小店里可见一斑。

台北最出人意料的是,整个城市其实没有多少高楼大厦,而那些老街巷又充斥着许多庙宇,楼顶一个菩萨,街边一个牌楼,巷子里挂满了道家的黄旗,宗教信仰的丰富让人眼花缭乱。与中华民族的历史联系,都藏在大街小巷之间。而台湾的乡村则清丽干净,不俗。农舍清洁错落别致。台湾歌手林生祥毕业后就一直住在农村的家中,他的灵感都来自自己的生活环境。到了美浓,才理解他那些歌词的真正含义。

台湾人对朋友够真,这不仅在音乐人陈升那里得到体现,即使在街头随意碰到的一个陌生人,在内地游客看来也是热情的。在高雄我去拍摄一个槟榔西施时,看着我手里的相机,穿着出位的她赶快躲了起来,因为台湾的媒体经常有些不利于她们的报道。当我解释我是广州来的后,她就同意让我拍摄了,并且摆出姿势让我到店里自由拍摄。此外,记者在台中内湾车站时,一对台湾情侣就很高兴地让我为他们拍照。

从前的他们在影像中显得多么悠闲自在,尽管经历着重重的风云变幻和艰辛世道。

现在的他们依然如此但在生活中更多了一些艳丽的色彩。 (本文来源:南都网 作者:王昕伟)

非特殊说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地址:http://bobbychen.cn/blog/?id=80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 昵称(必填)
  • 邮箱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