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升网

刚刚看到的旧事

升网 11年前 ( 2008-09-24 ) 452 抢沙发
http://pigu6.ycool.com/post.1594073.html

我有个小小的发现:看一篇文章中使用频率比较高的标点符号,可以约略晓得作者的性格,比如一个人爱用感叹号,那他大概是个感情强烈的人,一个人爱用省略号,那他大概是个喜欢弄些玄虚的人。萧言中写文章爱用引号,一句很平常的句子,他会把其中几个字眼加上引号,这说明他是喜欢“加重”、“着重”的人,用俗话说,有点儿“心重”。——瞧我这引号用的。

他有一次来北京,本来约好我俩小规模地吃一吃,但那天是咣咣的生日,要搞个大型生日饭局。我就问他,一起来参加我的朋友的生日饭局好吗?他说好啊,你的朋友叫什么?

当时他的《笨贼一箩筐》刚刚在内地出版,就带了两套书来,其中一套献给寿星咣咣。人家还专门在每一册的扉页上画了漫画,题签给咣咣。但咣咣这小子不识货,把书带到单位,很随便地扔在办公桌上。有同事过来,说很喜欢萧言中的漫画。他说,你喜欢就拿走吧。

在那次生日饭局上,萧言中充分展示了他浩荡的酒风:与喝啤酒的人整啤的,与喝白酒的人整白的,与喝红酒的人整红的,并且拿白酒当啤酒喝,拿啤酒当可乐喝。在座二十多个吃货,全都领受了他的“我干了你随意”。

饭局进行到下半场,他有事儿要先离开。我送他到外面,两个男人勾肩搭背地用六分钟走了三十六米的路,然后在街边,开始了激情大拥抱。萧言中个子很高,搂住我开始转圈,我马上就双脚离地,如同风车之转,被放下地后,脑袋里七荤八素,犹如陀螺之旋。

他回台湾后,某日我突然收到他的一条短信,才知道两岸之间居然也可以拇指互联,于是信息传达就更频繁了些,得知他参与倒扁绝食,把自己饿出了毛病。

再次见面,我问及他的身体情况,他说,肠胃已经恢复好了,但皮肤被晒得太厉害,至今还不是很好看。瞧瞧,这么个五大三粗、梳着马尾辫的男人,其实是很注重仪表的。

我问他,为什么要干这些呢?他说,许多台湾记者也这么问我,因为我是个对政治丝毫不感兴趣的人。我对他们说,你们回答我,陈水扁的个人操守如果能好过一个小学校的劣等生,我就不会倒他。

我点点头,却有些腹诽。任何一个政治人物,怎么配和孩子相比呢?

这次见面,主要是为了陈升的事情。萧言中和陈升是多年好友,我托他向陈升为《读库》约稿,陈升答应下来。这次陈升也在北京录音,他就说,你们直接见一面吧。

当时已经是晚上十点,我已经吃过了饭,颇有酒意,但还是兴高采烈地赶了过去。边聊边等陈升出录音棚。

过了子夜时分,陈升那边的消息变来变去,腻腻歪歪。萧言中的脸色逐渐凝重起来。他开始对我说,阿升的脾气经常不好,但他是要给我面子的。我说没关系没关系,就是这次不见面也行。他说那怎么行,他对我怎样都可以,但不能冷落我的朋友。

终于在簋街和陈升会合上。找饭馆颇费了番周折,陈升确是个混世魔王级的人物,径直走来颠去,对我们爱搭不理。萧言中就一再在我身边念叨,他不能冷落我的朋友,不然我会跟他急的。

终于找到一家重庆火锅店,坐下。我说,我不善夜战,阿升明天一早就要赶飞机,所以今天不能喝太多。

我这边说着,萧言中已经让服务员抬上了一箱啤酒。

我实在是不行了。我说,最近连续喝多,昨天是我的生日。

哦?陈升端着酒站起来说,我要向另一个自己敬一杯。

原来他也是天蝎座。我心里马上就踏实下来。天蝎座的性格我是知道的,都是小尼姑仪琳那样的,外冷内热。

果然,喝得还好。

饭局结束时,萧言中又悄悄对我说,阿升今天算很乖,他不能冷落我的朋友。

呜呼,这顿酒喝的,他比我还紧张。看到一番安定团结的大好局面,他比我还高兴。

再一次吃饭,萧言中带了一位台湾朋友来,说俩人是拜把子兄弟,他们之间相互要称“安答”。

那顿饭照例喝多了。我说起咣咣生日饭局那次,他在街边抱着我转圈的事儿。他非常吃惊,哦是吗?我已经不记得发生过这种情况了。

饭后告别,照例是激情大拥抱。我说,我们也是安答。

这次也会失去记忆吗?两天后,我接到他的短信:“我在上海机场,马上回台湾。安答万事顺心!”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452人围观)参与讨论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