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一夜

  • 郁可唯台湾开唱 陈升现身合唱《北京一夜》

    2011/11/07 | 新闻 | by:升网 | 浏览:27
    郁可唯台湾开唱 陈升现身合唱《北京一夜》

    网易娱乐11月5日报道 郁可唯此次赴台宣传最新专辑《微加幸福》成果颇丰,不仅通告满档,还于昨日在华山Legacy举行了出道以来的个人首场售票音乐会。音乐会全场爆满,高潮不断,郁可唯也凭借个人的独特魅力彻底征服台湾听众,并且也成为继那英之后唯一登陆台湾取得成功的内地女歌手。作为滚石大师兄的陈升特地从马来西亚飞回台湾力挺小师妹郁可唯,不仅登台合唱,还由衷大赞

  • 陳昇、郁可唯11月Legacy再飆《One Night in北京》

    2011/11/04 | 新闻 | by:升网 | 浏览:20
    陳昇、郁可唯11月Legacy再飆《One Night in北京》

    郁可唯日前來台展開新專輯宣傳行程,一下飛機便馬不停蹄進錄音室和陳昇配唱,陳昇隨性的風格,讓她錄的相當開心自在,短短不到兩個小時就搞定。 郁可唯去年底在台北滾石30演唱會上,以新人之姿和師兄陳昇合唱《One Night in北京》,以高亢嗓音完美詮釋京戲段子完美演出,驚艷小巨蛋上萬觀眾!這次兩人再度合作,互動輕鬆、自在,身為製作人的陳昇更完全放手讓可

  • 歌的故事/陳昇《北京一夜》反戰 歌中有生離死別的心痛

    2008/11/19 | 解读 | by:升网 | 浏览:29

    歌手陳昇11年前唱紅的歌曲《ONE NIGHT IN BEIJING》(北京一夜),把傳統京劇的唱腔放進歌中,歌詞裡還出現英文,但妙的是,這首歌其實源自一句閩南語!而且這歌表面上是首男女對唱的情歌,但其實骨子裡,它根本就是一首「反戰」歌曲。「北京一夜,我留下許多情,不敢在午夜問路,怕走到了百花深處。」這句「百花深處」,可是真有此處--1997年冬天,陳昇和一

  • 陈升的《北京一夜》与百花深处胡同的渊源

    2008/01/23 | 解读 | by:升网 | 浏览:22
    陈升的《北京一夜》与百花深处胡同的渊源

    "十里楼台倚翠微,百花深处杜鹃啼。殷勤自与行人语,不似流莺取次飞。惊梦觉,弄晴时。声声只道不如归。天涯岂是无归意,争奈归期未可期。"第一次读到"白花深处"就是在晏几道的这首词,当时已经觉得美了。多年后,听到《北京一夜》,听到了百花深处胡同的故事。明代万历年间,一对年轻张氏夫妇,勤俭刻苦,在北京新街口以南小巷内,买下20

  • 《北京一夜》成翻唱热门 张元年内开拍同名电影

    2007/01/20 | 新闻 | by:升网 | 浏览:20

    陈升的一曲《北京一夜》,令无数人唏嘘不已,这首翻唱的大热歌也成了著名导演张元的新宠。张元这部讲述北京夜晚的故事剧本即将出炉,计划年内开机。   “ONE NIGHT IN BEIJING 我留下许多情,不管你爱与不爱都是历史的尘埃;ONE NIGHT IN BEIJING 我留下许多情,不敢在午夜问路,怕走到了百花深处……”这熟悉的旋律,也是张元的电影《北京

  • 李宇春把《北京一夜》唱成了《北京一夜情》

    2007/01/07 | 解读 | by:升网 | 浏览:86

    事情是这样的。1月1日饮酒微醉,下午在家里客厅小憩,电视正在放湖南台HNWS跨年演唱会,毕竟听着超女翻唱的那些口水歌容易很快让人入睡。  半梦半醒之中一段熟悉的旋律扬起,不用细想就知道是《北京一夜》来了。因为去KTV经常是要点这首歌然后一人分饰两角,像我这种高音疯子对此歌自然喜欢得很。我像等待自己的情人一般等待着享受这首经典的老歌,但是15秒钟之后,我发现我

  • 动感接力“北京一夜” 陈升星光现场北京演唱会

    2006/09/06 | 新闻 | by:升网 | 浏览:23

    终于有这一天了!陈升这个名字一如他的独特嗓音,即使在许多年后,看到这个名字,听到这个声音,仍然还会在心底涌起那么一股子激动。一个充满浓厚乡土气息和深情嗓音的男人,一个在音乐上有着大智慧的男人,一个四十岁后依然心生感性浅吟低唱倾吐心声的男人,一个似乎永远走在路上寻找感动的男人。他的歌声也许是放纵的,颓废的,也许充满着一种挣扎地呐喊,但他却是极致表达真实的声音,

  • 寂寞陈升:杨花的方向在别处

    2004/01/10 | 解读 | by:升网 | 浏览:25

    一边听着陈升,一边拈着紫色的葡萄放进嘴里。在台风刚刚平静的岭南午后,雨停了,干净的太阳光从窗户透进昏暗的房间。凉冰冰的太阳光打在身上没有热度。   对于一个场景,描述起来总是有一点晃荡的美感。然后真正感受着的,却是空荡荡的寂寞。回到家里,重复地住了一天又一天。可是感觉永远也只是一种日夜。在暗淡的房间里胡乱堆放着背包、行李箱和旅行装的面霜。好象误了季节的杨花,

  • 从地安门到百花深处——和升哥也许无关

    2003/08/26 | 解读 | by:升网 | 浏览:25

    大学开始听陈升。一张《别让我哭》专辑 然后在周末的校园音乐节目里,把一首《北京一夜》播放得缭绕四周,袅袅散落在周围的农田里。自己站在遥远的墙外,听我送去的磁带辗转出来的歌声,暗暗对自己说,总有一天,我要去北京。 那是1993年。 江南,湿漉漉的春天 终于到了北京,发现单位的地址是地安门外大街,不是不惊诧的。看来冥冥之中的缘分,是有的。 在有两棵大枣树一架紫藤

  • 百花深处的等待

    2002/08/26 | 解读 | by:升网 | 浏览:29

    刚去北京的时候,我总是被北京的地名搞得晕头转向。除了各种各样的“门”以外,还有些稀奇古怪的名字,比如公主坟台基厂之类的,剩下来最多的就是“条”,从头条开始,依次往后数,我一直以为数字最大的条就是东四十条。在北京呆了七年,直到要走了,才偶然的明白原来东四十条是念作东四-十条,而不是我一直以为的东-四十条。北京的胡同多,胡同的名字更是五花八门,有最俗的“羊尾巴”

  • 没有信仰,惟有幻想

    1999/08/26 | 解读 | by:升网 | 浏览:29

    记得第一次听到《北京一夜》的时候,很是疑惑,歌里满是苍凉记忆,意境里时空流转令人窒息。幻想着该是怎样一个率性男儿才能唱得如此绝色?由此而认识了陈升。一直以来很喜欢陈升和他的歌。不管是如失魂般穿梭于世的《北京一夜》,苍茫无边的《路口》还是坦然如初的《风筝》无一不将陈升铮铮铁骨之气与沧桑离愁之哀贯穿始终,摄人心魄,勉于怀伤。他的歌,给予的总是太多的期许和太多的绝

  • 北京一夜:陈升

    1999/08/26 | 解读 | by:升网 | 浏览:56

    女友喜欢陈升,我曾送给她一张专辑《鸦片玫瑰》。她用这样的话来表达她的心——如果陈升在成都的哪家酒巴驻唱,我就可以坐在那里天天听他的左嗓子。“要坐吧凳”末了她补充了一句。陈升要是长得好看一些——眼睛再大一些,脂肪再少一些;嘴唇薄一点,牙齿白一点,我肯定不听他唱歌。认识陈升真的是到了《把悲伤留给自己》(女友很早就爱上他了),我听“可不可以”最后被他那让烟薰黑了的

  • 关于陈升(或许这是一个寂寞的话题)

    1998/08/26 | 解读 | by:升网 | 浏览:25

    第一次听到陈升,是因为那首《北京一夜》,那时大陆歌坛远没有现在活跃,京韵中一缕淡淡的哀怨,一份默默的执着深深打动了我,一个如此平凡的名字,一腔如此纯粹京韵,想当然认为陈升是一名大陆歌手。之后有如流星一般了无踪迹,想一想在港台歌手铺天盖地的年代,这样的命运也不足为奇。只是偶而回味那印在脑海中的余韵,不免惋惜一番。再次听到陈升已是数年之后,刚刚经历了一段感情,留

  • 北京一夜,多情的种子,历史的尘埃。

    1996/08/26 | 解读 | by:升网 | 浏览:27

    记不得这是第几次为这首歌曲心潮澎湃、食不下咽了。每次听《北京一夜》,都是沉浸在理想主义情怀浓重的色彩里面,没有太多可以修饰的感情符号,只是单纯为那段可能曾经存在过的感情激荡不已。很多人都认为这是一首描写爱情传说的传奇历史歌曲,请同志们注意,我加了好多的形容词。我想这只是陈升最直接的刹那动情,为套上北京模版的历史悲怆的暗自饮泣。当然这是我朴素的理解。   我曾

  • 喜欢你的情歌

    1996/08/26 | 解读 | by:升网 | 浏览:31

    第一次听到陈升,是那首《恨情歌》,听到那句“于是我叫我自己恨情歌,假装我不在乎”时,就有很有几分喜欢。如果真的是恩断义绝地让过去不留心头,未免显得太过刻意,而如果一直沉溺在感伤之中,又流之于软弱,脱离现代人的作派,不够潇洒。而一句简单的“假装不在乎”确是刚刚好,不盈不缺,既保持着男人的温情又不显得过于纠缠。于是,这个有着平凡外表、恬淡的男人,用他慵懒温厚的声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