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主题:如今58岁的陈升,只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罢了,生日快乐
楼主:游客[122.191.204.*]

发表于:2016-11-3 13:36:15
引用 | 字号[    ]

今天陈升的样子已不是一个风度翩翩的音乐浪子,他发了福,没完没了地喝酒,没完没了的愤世嫉俗。但也许这种烟火气儿,才是他身上最闪光的地方!


 

10月29日,是陈升58岁的生日。

而我这几天说的最多的一句话是:“你知道快60岁的陈升有多幼稚吗”。

实不相瞒,因为《海贼王》最新剧场版要在中国上映了,这不得装病、翘班,找一群小伙伴去电影院看么。

 

在我的大力号召下,得到“伙伴”的一致反馈是:不幼稚吗,多大人了还去看动画片。

“靠,你知道快60岁的陈升有多幼稚吗?”我只能这样回复。

 

此刻的我,想起了陈升在《关于男人》中的一句歌词,“男人是大一点的孩子,永远都管不了自己”。

所以在陈升58岁生日的今天,滚君就跟你们聊聊他和他的“幼稚”人生。

诗酒人生

去年陈升57岁生日的时候,他发行了自己第21张专辑《是否,你还记得》,宣布要开办连续22年在台湾开办的跨年演唱会,他在生日上许的愿望是“今天绝对要清醒的过日子!”

 

是的,他简直太爱喝酒了,50多岁的他醉起来就像一滩烂泥,嘴里嘟嘟囔囔,手脚却不听使唤。在不认得他的人眼里,他一定是一个混蛋酒鬼,暴躁、易怒、愤世嫉俗。

但我敢肯定的是,他充满了遗憾...

正如那年,他耷拉这脸,语气轻蔑地对金城武说:你的歌是捆绑着束缚着的一坨坨狗屎,堆砌的音符而已!

陈升现场版《20岁的眼泪》

只有20岁金城武不了解,也不接受,他恨不得眼前这个疯老头子滚得越远越好,再后来他离开了,再也不回头...

很久之后,陈升鼓起勇气给金城武写了封信:“阿武,你还记得我吗,我是你师傅。”但始终没有得到回应。

你有多坚硬,就有多柔软。也许陈升刻薄任性只是为了伪装自己的极易受伤的内心,而酒精,大概只是让自己看起来还不至于那么烂吧...

 

所以他掏出20万给观众买酒喝,他醉醺醺地对台下的市长说:你今天带的酒不够!来台上,我们再喝一杯!

这是一种虚拟的存在感、一种共谋感,而只有在观众纷纷散场,自己酒醒之后,这种伪装出来的共谋感才会彻底崩塌。他无疑是孤独的...

所以,他但愿长醉不愿醒!特别是他近几年的专辑,有很多被歌迷指出是酒后录的,口吃不清,腔调老辣,比如《加格达奇的夜车》,《别告诉妈妈》,甚至《爱情的枪》。

 

觅一坛好酒易,但寻一个莫逆酒友不易。所以他喝酒从来不分辈分、高低、性别,只求投缘,比如郁可唯。

有一次,陈升约她晚上喝酒,结果因为录音郁可唯一直忙到凌晨才结束。陈升大吵大嚷:“你完蛋了,敢骗我!”,但他仍然等这位小酒友直到凌晨2点。

郁可唯说,他就是一个幼稚、有趣的“老小孩”。

 

说他是小孩,大概是因为醉了的他才够真实吧:一个满身酒味的老头,握着麦克风,唱着跑调的情歌,有时会像个臭流氓一样挑逗台下的小姑娘,旁边始终放着半瓶酒。

陈升的情歌,也跟他的为人一样简单直接,肆无忌惮。

浪子多情

很多提到陈升的爱情,提到陈升的情歌,总会想起奶茶刘若英。

我记得一件事情,一年,许久未见的刘若英和陈升同参加一个节目。现场,陈升无不感慨地说:“现在她像风筝,不知已经飘到什么地方。”

 

原本几度落泪的刘若英心理防线终于崩塌,她失声痛哭,像个孩子般追问:“如果我飞远了,你可以拉拉线啊,风筝的线永远在你的手里!你一拉线,我就会回来的!”

陈升微笑说:“白痴,怎么可能呢。”他的嘴角掠过一丝无奈,大概,他也是喜欢奶茶的吧...

他的确是一个多情的浪子,但是所谓浪子都知道,当爱会成为一种牵绊的时候,“爱情”便不会轻易被说出口。他们不想被牵绊也不想成为别人的牵绊,但又都渴望爱与被爱。

 

我记得,在一次采访中,记者问到陈升对爱情的看法。陈升歪着头,痞里痞气地说:“我爱你”这三个字,一辈子说三次也就够了!

他打开话匣子,喋喋不休:我爱你是三次许愿,要谨慎地使用我爱你,就像谨慎使用阿拉丁的神灯!

记者问他目前为止说过几次。他低头思量,泛起很多过往,接着他说:如果我说一次的话,对我不公平,我还有两次,我干嘛要结婚?如果两次,我还有一次机会,那大家都很紧张。 

 

所以他三次都讲过了,现在儿子也长大了,他对自己的婚姻家庭很满意。他知足地端起一杯酒,一饮而尽。

也许他说的三次并不是花前月下,你侬我侬的耳鬓厮磨,而是在一个人独处的时候,扪心自问:我真的爱这个人吗?

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请用力去爱,像这样的爱情三次大概也就够了。两次显得太粗浅,三次又显得太轻佻。

两三莫逆

虽然陈升生性好朋友,但是能和他结为知交的,真的不多,左小诅咒算一个,周云蓬也算一个。

 

他和左小走得很近,据说陈升第一次听左小的歌是那首奇怪的《左小祖咒在地安门》,他当时简直笑岔气了,居然还有人这样唱歌。

陈升说他把“掌权的人不哭泣怎么赢得人民”,听成了“张悬不哭泣怎么赢得人民”。左小也不多做解释,哈哈一笑:听我的歌能听笑的都是真正听懂了的!

陈升&左小祖咒《爱情的枪》

两人合作过一首《爱情的枪》,闷骚老男人间的相互调侃显得饶有意味。“杀了诚实吧,或者杀了爱情吧”,举起那把枪是勇气,放下那把枪是觉悟。

就好像面前明明是一片现实又苍凉的海岸,这两个爱恶作剧的老男人,还是脱下裤子向海里撒了一泡尿。

 

和左小祖咒一样,周云蓬也是陈升的好基友。去年四月陈升去了大理,二人外加张佺、郭龙等人在“九月”酒吧玩了个痛快。

本来陈升并没准备唱歌,后来酒过三巡,加上又有好友捧场,醉醺醺的陈升登台合作了三首歌。

那晚确实是一个难忘的夜晚,所有人都玩得很尽兴,好酒沈醉酬知己,十分酒,一分歌...

今天陈升的样子已不是一个风度翩翩的音乐浪子,他发了福,没完没了地喝酒,没完没了的愤世嫉俗。但也许这种烟火气儿,才是他身上最闪光的地方!

他在还没到五十岁时,经常问前辈:“50岁是怎样的心情?”但没人告诉他。当自己超过50岁后,他终于明白,这就像由山脚爬过山丘后,看到未来的心情。

 

许多心情都在心中,自己很明了,欲辨已忘言...

所以他打算在70岁之前,要拍10部电影、出版40张专辑、再写5本书同时还要骑单车横跨全美!

半醉半醒之间,这个“幼稚的孩子”和这个世界约定,要好好把握当下,生日快乐!

本文为微信公众号“摇滚客”(Rockerfm)原创,未经允许,谢绝转载。



回复区
[手写输入]  [表情]
回复者:游客[54.161.3.*]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2000-2017 岁月有升. 鄂ICP备1500191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