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主题:摘自 madame Figaro 8月刊
楼主:游客[220.170.187.*]

发表于:2017-8-7 12:50:45
引用 | 字号[    ]

陈升又出了新专辑《归乡》。听名字,你就知道这是一张写给家乡的唱片。我是有多么讨厌左小祖咒,他就是陈升人生中的那段中年危机。我基本忽略他们两人在一起合作时的专辑,甚至渐渐忘了陈升。有次在朋友家无意间听到了陈升的新单曲《穗花》,多么美的名字,而且读着亲切。朋友说,请期待这张新专辑吧。

 

陈升攒着十几年的故事,慢慢写成了歌,喝了一些酒,在晚风里唱着,走在那条回乡的路。《归乡》里唱呼唤孩子回家的母亲、嫁去城里的乡村女孩、讲故事的爷爷、离开田地的七叔、混流氓的苦命阿春,甚至转角那家不成功的旅舍、悲凉的车站,当然还有仰头就忘的青春,每首歌都是动听的民谣诗。写了那么多歌,陈升这次选择直面大时代下的那些熟悉的面孔。



回复区
[手写输入]  [表情]
回复者:游客[54.161.3.*]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2000-2017 岁月有升. 鄂ICP备1500191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