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乐评文章

成就不应只是如此的陈升

时间:2013-1-2 20:34:22   作者:   来源:   阅读:607   评论:0

作者说明:这篇文章,原是一篇为专为盲胞录音的光盐有声杂志的广播稿,所以在用语上较为口语化。一直很注意流行音乐的市场脉动,总为市场上口腔式情歌盛行、真正出自人文关怀的创作歌曲又没有市场而感到遗憾。这篇陈升乐评,是我对陈升的观察报告,并对陈升的企划提出提醒。
现在,请你在冰箱里拿罐啤酒,解开衬衫上的扣子,解开一切束缚著你的事物,暂且揭过你在都市里带惯的冷漠面具,请开启你通向心灵的耳朵,让感官休息,让感觉复苏,现在,现在,是听陈升的时候了。

◆初出茅芦第一声◆   

陈升的第一张个人专辑─拥挤的乐园于一九八八年五月出版,唱片公司给他的定位是个反流行、颓废、自由而放纵的歌手,而纵观整张唱片也确实表达出相同的感觉,尽管在技术上,这张「拥挤的乐园」有些粗糙,但却极为真实,很有一气呵成的感觉。   

严格说来,这张「拥挤的乐园」所表现出的陈升在思想及关怀角度上是很自我的,并不似之后的陈升般那那富人文气息,整张专辑大部分说的都是自己的生活及思想,除了「黄土」这首歌,而这首歌谈的却是遥远的中国,歌词里那种莫名其妙的乡愁和他略带乡土味的唱腔感觉极为格格不入。   

尽量如此,「拥挤的乐园」的出版让一向不满流行歌曲现状的青年学生及文化评论者引为一股清流,并热烈期待陈的下张专辑的出版。

◆试图成为偶像的陈升◆   

陈升的第二张专辑─放肆的情人于一九八九年四月出版,迥异于上一专辑的低调处理,这张「放肆的情人」有很强势的专案搭配,不但配合名为「9999滴眼泪」的书同时出版,并搭配了一部陈升自己主演的电影─太保的五个朋友及一部运动饮料的CF。   

听着陈升高唱「我的明天」,看著他在电影里饰演一个乖乖的模范生,在电视上穿著运动服跑步、喝运动饮料,并高喊要做世界的主人,很难相信在一年前他还以反流行、叛逆且是所谓惨烈的颓废派的造型出现在唱片界,这样的专案搭配和一般的偶像歌手并没有什么不同,让人怀疑是陈升自己或是滚石要把「陈升」这个歌手包装成偶像?   

且不论前后二张专辑明显而极不协调的矛盾,单论升在这张辑所表现的成绩─主打歌是和赵传合唱的「我的明天」,同时也是「太保的五个朋友」这部电影的主题曲,加上蓬勃运动饮料的配乐─世界的主人,这两首主打歌一点也没有「陈升味」。随便市面上的歌手都能唱,甚至能唱的比有浓厚乡土味的陈升要好;号称有张烈批判性色彩的「呜哩哇啦ROCK'N ROLL」只是一堆牢骚和一些大家谈的不要谈的社会现象的集合罢了,并谈不上所谓批判;其他的作品大约都是陈升自己的生活经验及感觉,美则美矣,但比之于上一张,并没有太大的不同;「温柔的迪化街」是当时因开放大陆探亲而产生的故事,配上钢琴及陈升的纵情狂吼,感人至深,不过口白的内容也早在「拥挤的乐园」出版时便已发表过,并不是这一年的新作。   

陈升在唱片圈奋斗多年,终于出版了自己的第一张专辑,突如其来的名与利让陈升忘了自己及自己的定位,这张「放肆的情人」整体表现不见进步,反见退步。文化评论者吴豪人并在首都早报上以「又阵亡了一个」为题来纪念并惋惜失去那样一个真实、自我的陈升。而如此强势的专搭配并未把陈升带进消费者心中,更没有使陈升成为偶像。

◆「细汉仔」─歌坛的旷世杰作◆   

或许是因为电影、广告、书的接连失败;或许因为包括罗大佑在内的滚石众位创作型歌手要在同一张唱片里较量;或许是因为论者的无情批判;或许根本只是因为陈升毕竟是陈升,他在同年十二月出版的「新乐园」里展现出惊人的词曲创作能力,陈升把在他心中酝酿已久的故事刻意保留到「新乐园」这张专辑里,写就了「细汉仔」这首歌,一举打败了包括罗大佑、李宗盛、张洪量等知名创作歌手,成为这整张专辑里最优秀的作品。   

这首歌描写一个来自南部来的孩子到台北来淘金,却误入黑道终至自裁的故事,陈升花了近五百字的词来叙述,却未因词冗长而显得烦杂无章,充分表现他在文字驾驭及词曲配合的能力。虽然因未能通过新闻局的审查而无法在电视广播中出现,但是并不减损其在流行歌坛的历史地位。这首歌,是陈升的经典代表作,也是流行乐界空前的巨作。   

一九九○年九月,陈升出版了第三张个人专辑─「贪婪之歌」,这是陈升及滚石在企图把「陈升」偶像化失败后的首张个人专辑,历经了两张唱片,陈升在这张专辑里的技术上的表现杰出,每首歌如一篇篇的小品文章,虽没有如「细汉仔」那样惊世的杰作,却很值得在独自的晚细细品味。   

在这张专辑中最值得注意及观察的,应属标题歌曲─贪婪之歌,这首歌也如「呜哩哇啦 ROCK'N ROLL」是探讨社会上普遍存在的现象及心态,但却不再只是发发牢骚罢了,歌词里所提出的问题竟是很富哲理,很值得确切思考的,这样的作品,为自罗大佑的「人」及「心」离开台湾之后所仅见。

◆全方位观察的陈升-新乐园工作室的成立◆   

一九九一年八月,陈升出版第四张专辑─「私奔」,这年陈升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新乐园,这张专辑同时也是新乐园的创业作。   

随著陈升个人的音乐工作室的成立,陈升的音乐也进入量产。一九九二年七月底,他和黄连煜出版新宝岛康乐队首张专辑,随后配合电影「无言的山丘」的上映,出版了和李正帆合作的电影配乐─「纠缠」,最后在年底出版了陈升的第五张专辑─「别让我哭」。   

陈升在这三张唱片里充分展现了他尝试各类音乐的企图心,包括了电影配乐、客家歌、台语歌、原住民歌曲、日语歌、京剧等类,不仅在音乐的类型上多方的尝试,在观察角度上也扩大到对社会上各类层面的问题的反省及弱势团体的关怀,如「光明凯歌」对社会现况全面的批判;「达邦!我的乡」对山地青年迷失在现代社会的叹息;「西门浪子」对台北暴发户的描述;「黑水沟」对澎湖走船人心境的舒发;「龙舞」对中国保守颟顸惧变的嘲笑;「船长要抓狂」对自然生态及工业污染的抗议;「一百万」、「坏子」对流落江湖的年轻孩子的反思,如此全面性的反省及关怀,在流行歌坛上是绝无仅有的。   

这样的陈升,这样的流行音乐的良心,是否有可以相称于他的音乐成就的地位?答案是否定的,比之于一向被视为台湾流行音乐界的代表人物─罗大佑而言,陈升在乐坛上的地位是远远不及的,然而,是否代表陈升也远远不及罗大佑?   

◆超越罗大佑◆   

自从罗大佑第一张专辑─「之乎者也」出版并且一举以黑衣墨镜的形象成名后,罗大佑便成了精致、超俗音乐文化的代名词,每隔一段时间,总有歌手自诩为罗大佑风格或被拿来和罗大佑相比,如黄舒骏、李寿全、卢昌明、黄安、郑智化等人,但总是无法及的上罗大佑的衣角,原因多是因为罗大佑是全面性的歌手,不但曲子不落俗套,文字的驾驭能力也倾近于专业作家的水准;更重要的是,他的观察细腻,心怀悲悯,歌曲里充满了人文精神。而前面所说的歌手,往往不能面面俱到,特别是歌词及人文精神的缺乏。   

而陈升呢?不但具备上述三种特质,甚至在第三项─人文精神及社会观察上,是远远超越罗大佑的,特别是后期的罗大佑。   

让我们打个有趣的比方,若把罗大佑比为天下杂志,则陈升的风格会接近以前的人间杂志。 罗大佑的批判多是观念性的、中产阶段观点的、轮廓的、全面性的、政治的,如我们熟知的「亚细亚的孤儿」、「超级市民」、「现象七十二变」、「游戏规则」等,而陈升的批判多是描述性的、下层阶段观点的、微观的、点状的、社会的,如「细汉仔」、「一百万」、「老爹的故事」、「温柔的迪化街」、「少年夏不安」等。罗大佑的中产阶级的、观念性的批常流于情绪及煽动,甚至在所谓的后罗大佑时期,或许因为和台湾脱节已久,或许因为音乐制造如工厂化般的量产,罗大佑已渐渐少在作品里批判了,最近的音乐作品如「首都」、「原乡」等有极大部份的词并非罗大佑所写,而陈升,不但在描述社会状况上很有成就,并且因观察角度的开阔在来也出现了许多线性的、全面性的批判,如「达邦!我的乡」、「坏子」。   

在歌词文字能力方面,罗大佑在国语歌曲上的写作功力是无庸置疑的,但在台语文字能力方面,则壤镇远远不及陈升:「原乡」里许多首台语歌都借助于李坤城可为明证。   

种种种种,陈升在音乐的表现上绝对不输罗大佑,甚至远远超越后期罗大佑,但,为何陈升在乐坛及听众心目中的地位却远远不及罗大佑?同样不上电视打歌,同样电台的播歌率低,同样批判,为何陈升的歌总是没有罗大佑卖的好?   

问题在于,陈升的歌没有进入听者的耳中、心中,大部分的听众只让旋律在耳边轻轻溜,过经由也用来看周星驰的电影、听刘德华的音乐的主控情绪及直觉的左脑判断陈升的音乐不是能让他爽的音乐,而拒不进入陈升苦心经营的音乐意境。   

或许滚石对陈升的音乐能做到目前的销售成绩已感到满意,或许陈升并不在意唱片是否卖的好,但是,我总觉得,如此优秀的音乐不能让大部分的听众听到真是可惜的事情,同时也使台湾的音乐水平一直停留在郭富城、刘德华等偶像的感官时期。   

滚石真的应该认真思考如何把陈升的音乐推销给大多数用器官思考的听众了。


相关评论
©2000-2017 岁月有升. 鄂ICP备1500191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