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其他杂评

陈升:一个回不去的老嬉皮

时间:2015-9-2 14:16:27   作者:宋阿慕   来源:豆瓣音乐   阅读:609   评论:0
以前念书的时候也是一个人在陌生之地,但年轻好像体会的更多是美国大 片一样浮夸的自由,那时候听大门乐队,因为他们很古着,离流行远,专门小众地装逼着。但十来年以后,我会哼的还是只有一首《The End》,而且只会哼个开头,this is the end, beautiful friend。
  
  听陈升要年轻再小一些,九十年代,他在我爸他们闯社会的时候在小圈子里的确很红,当然,他一直没大红过,所以我也是后来才知道这个人的背景故事。说起来像这样的歌者很幸运,比如陈升,哪怕老了还有好多人给他著书立传讲各种爱情啦苦难啦之类的故事。
  
  但我也不想讲他的故事,起码这会儿不想讲,我只讲讲《老嬉皮》这首歌。我曾经交过一个华裔男朋友,他中文不太好,那时候我们大多数时候都在图 书馆见面,我陪他学学中文的高阶句式他陪我学学英文书要怎么看发发呆看看书这样的,蛮纯情。有一天他很激动一见面就把ipod递给我,是屏幕很小很胖的那 种classic,当时很流行,所以你可以想象到真是蛮久以前了。他很惊喜地跟我说,我听到一首中文歌,觉得歌词写得好极了,像John Denver的《Take me home, Country road》。我也没太仔细听,就记得结尾有几句英文词,什么I wanna hug I wanna go home之类的,觉得一般,于是这事就这么过了。大概是三年前,公司把我派发到马斯喀特刚去那会儿,刚下飞机,我在海关排队,周围尽是些肤色倒胃口的印巴 人,恩,这是当时的感觉,纯审美上的,基本不涉及种族歧视吧,尤其现在想起来那时候小心翼翼地在心里想这样不算歧视吧就觉得好笑,现在肯定不会了,肤色本 身就是个人种学上的骗局了都。然后就在那会儿,看着周围提着仿制皮包的女人,穿着Addis或者Amad之类轻便服装的男人,我突然想起了陈升这首歌。
  
  那算是我在孤立无援状况下第一次体会到的疏离感。
  
  后来当然体会了很多次,我想不仅是我们这些在海外工作的,国内那些北漂广漂深漂魔都漂的年轻人,多数都会在某时某刻,突然体察到个人与群体的孑然疏离,内心有惦念也好,那个时刻多半是觉得无助的。

相关评论
©2000-2017 岁月有升. 鄂ICP备1500191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