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乐评文章

陳昇《歸鄉》:昨天、今天與明天的相遇

时间:2017-7-24 14:48:06   作者:田中小百合   来源:立场新闻   阅读:132   评论:0

田中小百合

患有音樂癡迷症已多年,所寫的音樂評論文字散見於港澳大陸等報紙媒體或網路媒體,並一直相信音樂可以令世界變得更美

陳昇《歸鄉》:昨天、今天與明天的相遇

陳昇《歸鄉》


吹開鋪在回憶上的厚厚灰塵,解封藏在內心或已很久的段段往事,《歸鄉》又是一條通往「那時」的道路,能夠跟陳昇95年的專輯《恨情歌》稍作對比:像《六十一號省道》與《十七號省道》,或者《七叔》、《穗花》、《阿春》,與《農夫》、《姑姑》、《再見,阿好嬸》等歌曲所寫的各色人物,都如拼圖一樣,拼起了陳昇他腦海中忘不掉的舊歲月圖畫。


當青春的春藥效力已慢慢消失,激情的湧浪也漸漸退去,那屬中年人的惆悵、落寞與歌者的思憶、不捨,在民謠風的音樂吹動下,竟讓人可不計較陳昇「嘮叨」、沒怎去特意押韻的歌詞所令歌曲變得的不順暢,或他音樂上有時會出現的似曾相識之感覺,發出了久違的慨歎。陳昇的這專輯(或他所有專輯)之魅力在此,是情感大大地增亮了其創作作品的火光,簡樸如點題作《歸鄉》,內容以「啦啦啦」的大量留白,快接近像清水般的淡,可陳昇善感的聲音觸碰到你心內的脆弱、敏感之處,再加上提昇了意境的弦樂、合唱,給這很容易就顯得蒼白的歌,帶來了日暮中的雲彩。

到接下來明媚的《美好的哲學課》、《六十一號省道》,領著你抵達陳昇故鄉中的海岸線,於眼前已走了樣的景象、不復再的人與事之觸發下,那樂觀調子,與他心內的唏噓,或是季風裡的孤獨,背道而馳。而變換了音樂天色的《賣田》,續說著家鄉的變遷,並令你深感到這地方的蒼老、凋敝、淒涼,也映照著現代「文明」中的狼藉,與人們的利欲熏心;之後的《七叔》,較詳細地交代了《賣田》內提到的他(七叔)為何要離鄉別井,陳昇將此風流不羈的人物故事寫得生動又揪心,而歌曲延長的outro,就仿似是為七叔他再沒有回過去的村子,加多了點冷清、蕭瑟之感。

專輯《歸鄉》,表層是寫在外漂泊已久的歌者,對自己青春歲月的思念,但又有著家國的情懷與鄉愁,帶出了外省人根在哪裡的思考(「泉州廣州南溪州,這是哪兒來告訴我」)。而西塔琴再次出現的《成功的旅舍》,如《教父》配樂夾雜異國的悲情特質或帶上葡萄牙怨曲的風格,那轉角破落、經營得不太成功的「成功旅舍」,既暗示著遊子沒有屬於自己的真正落腳點(歌詞用了青鳥來借喻遊子),也可以大膽去聯想,台灣人總難找到自己靈魂歸處的宿命。到國語台語相織的《穗花》,講述了本省人與外省人相戀的往事,如此聽起來很傳統的作品裏,卻有著不傳統的創作角度,能延伸至對身分差異的探討、甚至是中國與台灣的關係(「稻子跟風註定要分離」), 超越了一般情歌的界限,是可作不同的解讀。

而自從陳昇與左小祖咒進行合作之後,很多人都說他的作品再沒有以前的味道,變得「隨便」了、「難聽」了,但我覺得此階段的陳昇只是在創作上顯得越來越無拘無束,例如其寫詞的思維常會出現的跳躍性(可以由故鄉忽然跳到去寫美國人登陸月球),卻又醞釀到能使人感觸的情緒在。陳昇的這專輯內,仍然有著他自由的吟唱,但音樂部分比其近年的專輯更加動人,那所謂的不隨波逐流的歌曲格調,還是繼續地從中而生。

站在《浮雲車站》內的陳昇,不僅思鄉,也回憶起過去的自己,他舉杯的寬恕與這歌中仍瀰漫的悲傷混和一起,簡直要人流下眼淚。專輯於此,陳昇將歸鄉的經歷變成了跟昨天的對話,「時間」的概念被提出,更延展到《昨天.今天.明天》中,得到辯證式的發揮。而時間又如列車,儘管只能向前地駛,無法載著陳昇真正回到過去、回到原來的故鄉或海峽對岸的遠方,但他依然想於「當下」的車站去重憶昨日的故事、然後告別,並且在這些故事身上,去尋找著那個,可以再度詮釋自己及人生的機會。

首選:浮雲車站
評分:8.4/10


相关评论
©2000-2017 岁月有升. 鄂ICP备1500191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