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乐评文章

含笑饮砒霜,身轻上天堂 - 评陈升《美丽的邂逅》

时间:2013-1-6 17:14:19   作者:死星上的光芒   来源:天涯社区   阅读:485   评论:0
美学大师宗白华先生认为:“汉末魏晋六朝是中国政治上最混乱、社会上最苦痛的时代,然而却是精神史上极自由、极解放,最富于智慧、最浓于热情的一个时代。因此也就是最富有艺术精神的一个时代……”。
  《世说新语》里那些魏晋名士们的轶事——或任性不羁、意气慷慨,或达观超脱、清退恬淡,或愤世嫉俗、蔑视功名,或行止放浪、风流倜傥——令后人倾倒。
  历代的高人逸士,无不归宗于魏晋。
  为后世所推崇敬仰的“魏晋风度”归纳起来其实只有一个主题——就是“人”,就是“人的觉醒与精神的自觉”。
  魏晋名士们都是具有明慧悟性的达观者,他们有自由的意识、淡泊的心境,放荡不羁的爱好。对个体而言,他们是享受生活的狂热份子;对政体而言,他们是桀骜不驯的异端,是伤风败俗的古惑仔,是败坏社会和谐的神经病。于是,他们付出了高昂的代价——随着嵇康在洛阳东市口人头落地,《广陵散》从此绝迹江湖……
  后人形容魏晋名士们的生活是:含笑饮砒霜,身轻上天堂。
  2008年12月19日陈升发表了第21张专辑《美丽的邂逅》。
  陈升,这个华语乐坛的老嬉皮士,在我心中,他就是当代的“魏晋名士”。
  陈升的音乐独树一帜,陈升的音乐为不能醉而悔,陈升的音乐为不能醒而痛,他的音乐有人格的真境,有酒精的血性,有浮世尘埃的幻化,有摇荡性情的率真,有震颤心弦的风魔……总之,他的音乐是“魏晋风度”的遗存。
  陈升,他的外貌是平凡的,他的气度是魏晋的。他的微笑是朴素的,他的风姿是魏晋的。他的态度是温和的,他的神经是魏晋的。他歌词的内容是散漫的,他音乐的血脉是魏晋的。他唱歌的方式是随意的,他唱歌的嗓子是魏晋的。
  后人评价“魏晋名士”:“所谓个体自觉者,即自觉为具有独立精神之个体,而不与其他个体相同,并处处表现其独特之所在,以期为人所认识之义也。”
  陈升的声线松弛而简单,他的音乐曲调如同千年回廊般的迂回婉转,他演绎的方式很洒脱,可以随意地拖拍、停顿,咬字和发音也不按常理出牌。小人物的喜怒哀乐,经历者的坦荡沧桑,恋恋风尘里的微弱梦想,孤寂旅途里的渴望与悲戚,世间百态被他演绎得朴素而精彩,而在从容、豁达的背后难掩一种愤懑的底色。
  在他的音乐中,有南中国海海风的温润,有梦旅人的呓语独白,有二锅头气味的放肆,有鱼游弋的自由,有风筝飘荡的意气,有镜子里现实的混沌,还有青鸟的颠沛、鸦片的撩拨与玫瑰的抚慰……
   下面我们用“玄心”、“狂狷”、“醉境”、“率真”、“任性”、“洞见”、“妙赏”、“明觉”、“放达”、“超脱”、“深情”这11个与“魏晋风度”相关的关键词来解读《美丽的邂逅》。
  
  1、《卖水》——“玄心”
  所谓“玄心”就是玄远之心。魏晋名士追求超越世俗的生活方式,那是一种“逸民”的心态,以超然的心境勘破世道,透悟宇宙,获得一种超越感,进入自由的境界,使人生的风姿呈现出一种超脱、风流之美。
  由于京剧元素的运用,很多人把《卖水》与《北京一夜》相提并论。但仔细聆听,便发现大相径庭。《北京一夜》的基本格调是一种历史的沧桑和厚重,而《卖水》的基调却是一种士大夫式的清远和悠然。女旦的唱腔是一种微带野性的纯真,而陈升的唱腔则静敛祥和,舒缓、慵懒而空灵的氛围,蕴含着一份雅趣和禅意,很容易把我们引入宋元文人画中那些青山翠岭、鹊华秋色、闲云孤鹤的经典场景。
  
  2、《骗子》——“狂狷”
  狂者,任情率性,狂放不羁,高谈阔论不绝,觥筹交错不止。狷者,性情耿介,高节义骨,嬉笑怒骂,发而不忌。魏晋名士的“狂狷”就是以狂妄之举表达对现实的不满。
  《骗子》,重布鲁斯摇滚曲风,带来陈升的草根批判。在拥挤的乐园保持内心情感的真实性是多么的不易,更不易的是不被同化,在商业侵蚀、速度诱惑、名利勾引和美丽谎言中保持本色,保持独立的思考与自省,才不会出现“都是骗子就没有谁骗谁”的糟糕局面。
  
  3、《爱上贵伦美》——“醉境”
  “三日不饮酒,便觉形神不复相亲”,魏晋文人崇尚饮酒,以求沉醉,在酣境中寻求对生命的肯定,追求一种无意志的畅游和超然的领悟,获得一种疏狂的的审美世界及情境。
  《爱上贵伦美》,陈升也玩一次标题党的伎俩。音乐内容和桂纶镁没有什么关系,如果硬要说有的话,可能是在羁旅途中喝得迷迷糊糊的升哥把“桂纶镁”和“永和豆浆”当成故乡台湾的一个乡愁符号了。陈升歌中的“桂纶镁”相当于余光中笔下的“船票”,可爱的老男人在音乐中絮絮叨叨、东拉西扯地说了很多没有逻辑关联的真话,这首歌的酒精味真浓啊!
  
  4、《1+1≠2》——“率真”
  魏晋士人们常常从是否符合自己的心愿去考虑问题,一切都直逼本心,超然物外,至情至性,沉入自我给定的理想世界。
  《1+1≠2》,经典的陈升式的抒情曲,充满了天真、童趣和整蛊。中间的童声配唱是最大的亮点,在稚嫩的童音混搭着升哥老顽童的领唱声中,一缕温馨,从音乐里溢出,象水一样在空气中流动、漫涌、飞散,不知不觉我也想起了自己的童年。当听到升哥一本正经地唱出“现在我是科技公司的总经理”时,我笑翻了,哈哈哈……
  
  5、《BlingBling》——“任性”
  “任性”是指随意与不羁,听凭秉性行事,放纵不约束自己,抗拒外来的管教。魏晋文人拒绝传统的力量,佯狂而避世,在清醒与沉醉里漫游,在痛苦和癫狂里迷失。
  《Bling Bling》,所谓“BlingBling”就是闪闪发亮的东西,也可以理解为一种很潮的饰品,升哥取这样一个歌名似乎是想证明自己并不衰老,并不落伍。这是一首玩节奏的音乐,编配很丰富,情绪很热烈。升哥在音乐中玩得很即兴,很任性,在他的音乐,他的经验世界,他的那些滚烫的欲念以及欲念激发的青烟中,我们感受到了一种不可名状的亢奋和活力。
  
  6、《美丽的邂逅》——“洞见”
  所谓“洞见”就是指不借推理,专凭直觉,用“别眼”发现:天下之至微,亦天下之至美。
  《美丽的邂逅》,同名标题曲,进入升哥的情歌时刻。这种“升式情歌”的调调,听了好多年,却怎么也不会厌烦。就像一道自己爱吃的菜,怎么吃也不会腻味,这种喜好是无理由地、终身性地伴随。
  
  7、《牡丹亭外》——“妙赏”
  所谓“妙赏”就是对于美的深切的感觉,就是对“美”有卓越的鉴别、感知和欣赏的能力。
  《牡丹亭外》的曲调由黄梅调《女驸马》改编,歌词则套用了汤显祖的“临川四梦”:《牡丹亭》、《紫钗记》、《南柯记》、《邯郸记》中的众多典故。“临川四梦”是中国古典文学的四个著名梦境,围绕着一个“情”字演绎出纷繁世间万事。汤显祖在《牡丹亭记题词》说:“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者可以生。生而不可以死,死而不可以复生者,皆非情之至也。”这首歌与陈凯歌《霸王别姬》异曲同工,所谓“人生如戏、戏如人生”,用戏中的人生来影射现实的人生,其韵悠长。用前尘旧事的不胜低徊来振颤心田,好情歌!
  
  8、《梦见伯阳》——“明觉”
  所谓“明觉”就是参透世事,发现体制中道德模式、经济机器与政治宣传的谎言。
  《梦见伯阳》,读歌词我们可以知道所谓的“伯阳”其实是写《丑陋的中国人》和《中国人史纲》的台湾著名作家、思想家柏杨。柏杨先生对中国历史及文化有着精深的研究和独到的见解,2008年4月29日病逝于台湾,陈升写这首歌就是为了纪念这个有着社会良知和正义感的文人。柏杨说自己一生没有给当权者唱过赞美诗,陈升的歌也有自嘲和鞭策之意。
  
  9、《飞行城市》——“放达”
  所谓“放达”就是眷恋人生与生命本位,不拘小节地自我肯定与自我欣赏。
  处世维艰而幽默对之。
  《飞行城市》,陈升的这首电子音乐把怀旧、温情和儿童对未知世界的好奇感交织在一起。合成器制造的空旷、飘渺、虚幻,营造出一种飞行的状态,童声合唱将我们带进好莱坞老式太空科幻电影中,一次奇幻的星际旅行随着音乐展开了……
  
  10、《不完全部落》——“超脱”
  “超脱”是魏晋士人心中的情结。所谓“超脱”就是一任狂澜既倒、宠辱不惊,就是“越名教而任自然”,就是“不为五斗米折腰”,就是爱慕自然,希望从自然中找回自己的生命意义与价值。
  《不完全部落》,音乐携带着一种岁月的质地和穿越光年的气息,舒缓、沧桑而深沉。时间被凝滞,凝滞于隐密的岁月,凝滞于陈升的念白。如同眼角的一滴泪,下坠,加速,跌于冬夜的青石板上,碎裂,离析,冷寂与隐疼只有泪知道。陈升的音乐是使时间速朽的捷径。
  
  11、《无法想》——“深情”
  国学大师冯友兰在评论“魏晋风流”时说:“真正风流的人有深情。但因其亦有玄心,能超越自我,所以他虽有情而无我。所以其情都是对于宇宙人生底情感。不是为他自己叹老嗟卑”。又说:“真正风流的人,有情而无我。他的情与万物的情有一种共鸣。他对于万物,都有一种深厚的同情。”
  《无法想》是写给512地震的。静溢的苍穹,飘荡的清风,斯者已逝,在童声和二胡声中凭吊。音乐的电影画面感很强,如同一个安魂之梦,有一种哀而不伤的大气和痛定思痛的悲怆,将陈升“大爱无疆”的深情宣泄地通透、淋漓。
  
  陈升,没有罗大佑的严肃与艰深,没有李宗盛的精巧与细腻,没有黄舒骏的孤傲与清高,但他却有一种与“魏晋风度”一脉相承的精神印迹,他为华语乐坛提供了一种独特的音乐文本。
  唯大丈夫能本色,是真名士自风流!

相关评论
©2017 岁月有升. 鄂ICP备1500191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