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乐评文章

陈升极走边境《家在北极村》

时间:2013-1-6 17:22:03   作者:浮云歌天使回声   来源:小巷深处有知音   阅读:447   评论:0

陈升走边境的第二站,东北漠河。

陈升越来越老,关于爱情越唱越少,更多的是在旅途中回味的点点滴滴。一个老男孩在回归,年轻的时候不懂的豁达,到年老时才想到用旅行却放逐。听他的歌第一眼是不知道在唱什么的,也不大能接受这样嘶哑的又走音的调调,然而就是这样,话里有话的弦外之音是需要探究下去的,感动总在回味在字里行间里。

北极村,漠河,呼伦贝尔大草原,松花江。。。。。。从未去过的地方,只听闻过朋友说起那里零下三十度的冰天雪地,昼夜不规律的时光,还有若隐若现的北极光。“跟我去北方吧/那里正下着雪/就让我滚热的灵魂在冰霜上撒个野/跟我去北方吧/逃离爱情的肤浅/南方的江山太骄媚/腐蚀了我的热血。”这是去北方的理由吗?从未注意过冰天雪地的豪爽,总是念念不忘江南水乡的柔媚,沉醉丽江的世外桃源,海南岛暖洋洋的海风忘了回家的路,然而见证过北方的严酷,才更珍惜这份豪爽。仿佛去北方才是真正与陈升的灵魂升级了一样,在极限的一种奔波下才更显出他的韵味来,一开始听到,或者温柔乡里听到并不是最心动的。

陈升,左小诅咒,郁可唯,所有的声音都围绕着陈升的旅行而塞进行囊的一种旁白。陈升还是那么嬉皮,左小诅咒含糊得让人发笑,两个人唱着东拉西扯又走音的歌词,更像是不着边际地地聊天。郁可唯有了种东北小女人的细碎小性子,只是唱得太准了,如果也稍含糊点或许更像东北那圪塔的味儿。听到《月儿几时圆》是很惊艳的,这么浓厚东北味的民歌调,是那个嘶吼的陈升吗?郁可唯竟然也可以这么传统。像是小轩窗里露出了一双小小的眼睛,一双小脚从炕上轻轻地伸出来。那种韵味真是勾人。《别告诉妈妈》最戏谑,都有点不敢相信是一个旅行家说出来的,“我们伟大的金主席”这样的话。

月儿圆,月儿高,爱的故事别说得太累,就告诉妈妈像父亲那样的男人最后还是接受了下来,多年以后也许自己也会这样。在外漂泊,过了一站又一站,路过的旅程里总会有辜负的这样那样的人,而最终点在那个北极村。

流浪是那个曾经的少年的痴狂,也许会厌恶父母墨守成规式的生活方式。然而多年以后才体会到,流浪的意义其实是更好的回家。要回到那遥远的北极村,那里有泪干的老爹和沉默的老妈,他们的脸上写着答案。多么熟悉,多么亲切,我没有去过北方,只从音乐里感受到了雪下的温暖。外面的日子虽是温柔乡,怎比得上那刻骨铭心的柔情。至少,我看到白雪皑皑的林海中,黑龙江还在奔腾。他们说,北方不管是零下三十多度的寒冷,屋子里总有热腾腾的暖炕。这正是陈升这么一个深刻的男人,在流浪的归途中表达的感触,看似不知所云,而越听越有同感,越来越融入其中。

如果你累了,去北极村吧。坐上加格达奇的夜车,一天只有三趟哦。

如果你无聊,去北极村吧。时光的巨流河终归要流向未知的,华丽的岁月只是无知的青春,回去才是归宿。

如果你失恋了,去北极村吧,坐上116航班,等你看到了冰天雪地的极光,就把茉莉花留在眼泪里。

如果你迷失了,去北极村吧。那里有父辈纯朴的真爱,不懂真爱的人是可悲的。

走呀,去北极村吧。别跟我说什么文化旅途,更别提什么乡愁,而我们只是。。。。。。没有旅行的意义。


相关评论
©2000-2017 岁月有升. 鄂ICP备1500191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