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乐评文章

跟陳升去北方

时间:2013-1-6 17:23:19   作者:音   来源:風和日麗宇宙支援部   阅读:325   评论:0

最近三個月都在反反復複聽這幾張專輯,陳升《家住北極村》、大支《人》、Adele《Live At The Royal Albert Hall》、五月天《第二人生》、魏如萱《不允許哭泣的場合》。

《家住北極村》是認真聽絕對潸然淚下的專輯。繼《麗江的春天》后流浪第二部曲,背景選在東北的冬天,這個我想起來會打寒顫,想伸手去取件軍大衣披上的地方。其實他也沒點明是冬天,當加格達奇的夜車穿越烏蘭巴托的夜色,你還有更好的建議嗎?歌中的鄉愁,直教人悲涼從中來。

以往郁可唯給我的印象是“沒有靈氣的唱將”,看來我錯了,她參與的兩首歌《月兒幾時圓》《家住北極村》,一主一次,是這張專輯里我最喜歡的兩首歌。

相反和左小祖咒的合作“甜甜合唱團”,大大降低了可聽性增加了跑調性,揭開陳升肆無忌憚耍流氓的新一頁。唱歌寫歌二三十年,旋律啊調子啊都無所謂了,愛唱啥唱啥。即便是詩配樂,詩夠美也無妨。

據說《老情歌》是寫給艾虎子的,愣是沒聽出來,相較之下張懸填的英文詞還更直白“Yes,rock is cold enough to rule the world.”。硬要說的話,是寫給艾虎子他爸的吧,那位因深愛這片土地而落淚的老人,他的情歌就是老軍歌,然而這個國家,有沒有臉對他說明白。

《滾滾遼河》堪稱齊邦媛《巨流河》的主題曲。七個字“革命误我 我误卿”,總結了那個年代多少的生離死別啊。

在台灣看了部舞台劇《建國大夢》,裏面兩岸骨肉分離的故事讓我哭慘了,瞬間懂了龍應台寫老人們看《四郎探母》時的老淚縱橫。台灣朋友也被主角對家鄉和親人的思念所感動,我卻是代入了被留下來的角色,聽到對岸親人牽掛煎熬的呐喊,目睹每個人都無可奈何地被時代命運無情推搡。

在前面的鋪墊之下,《像父親那樣的人》的隱喻不言自明。你無法恨住他,一如你無法深愛著他,於是我們隔岸相望,享受彼此的拋棄。

劉若英主唱的《我曾愛過一個男孩》帶點番外篇的意思,被誤的卿在爐火邊偶爾會想起那個男孩,當初的種種最終化為一縷青煙。順便,祝他最寵愛的徒弟新婚快樂。

陳升這個人是多么神奇,一把年紀了,依然充滿瑰麗的想像力,多情卻不肉麻。偶爾當當神算子,《別告訴媽媽》唱那性子飄忽的金先生,那年去照了個大肠镜就愛上了大長今,歌一出來金先生就應聲挂了。方舟子請去調查一下他是不是找人代筆。


相关评论
©2000-2017 岁月有升. 鄂ICP备1500191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