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相关访谈

陈昇刘若英桃色蛋白质访谈选录

时间:2013-1-6 18:26:21   作者:   来源:   阅读:568   评论:0
**********************************************************
2005年12月15日 桃色蛋白质访谈记录选录

主持:候佩岑,陈昇
嘉宾:刘若英
**********************************************************
陈:我觉得奶茶比较重要的地方,是她读书,那我觉得奶茶是我见过,所有见过的台湾艺人里面,熟读比我书还要多的艺人。

刘:没有啦,没有,因为你认识的人也不多。

候:其实有昇哥这样的老师,对你有什么样的影响?

刘:太大了,可以讲是随时随地的,其实我跟他见面的次数真的很少,因为工作的关系,还有他也常常不肯见我,但是我觉得我会走到今天是因为我上了一个很好的学,就是我进了新乐园,有了一个很好的开始,其实刚刚那个cd,是我刚入行的时候他就跟我讲的,他说,我们花了多少的心血,每一个音符,每天进录音室,他说,那不是我们的名片,不是你嫁入豪门的跳板,他说,那是真的我们付了很多的生命在里面,所以,可能走这一路过来,很多人都会觉得(又开始哽咽,说不下去…),我们在音乐上很难搞,可是,我还是做得不够好,但是昇哥,我真的努力了,就这样,就是你看到他就是觉得自己还是很惭愧。。。哎哟,我不要录了,我要回家…

候:昇哥,你到底是什么样的老师,为什么…?

陈:我觉得有很多东西其实是天命,你不能勉强萧言中去当一个天王,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遇到她,可能是一个机缘巧合,那我后来想起那一天,少女小渔,张艾嘉问我有什么好卡可以送给她,我就说,一个家伙在公司干活,干了很久,我觉得她蛮可爱的,张艾嘉说她有一个教本,叫少女小渔,我就把人送给她看,然后,张就把她带到纽约去,有一天晚上我在录音室,张打电话来给我,她说,你觉得我叫她脱怎么样,我就说,我觉得,我不是说我不能答应你或是不答应你,但这是人家女生的事,你要问她自己,张说我已经问过她了,她说要问你。我说,那还是不要好了,张说,可是我觉得,少女小渔还是要脱。可是我觉得我没有问过她爸爸妈妈,所以我觉得还是不要脱好了,然后张说,我觉得要脱。我说,不脱….

刘:啊呀,还是我来说好了,其实张姐也没有觉得那两点就有多重要,她只是觉得一个演员,很投入的时候,她其实不是很在乎的这个,然后我那时候每天也很挣扎,我就想说,昇哥是我师父嘛,那就推给昇哥。然后昇哥就还就是讲他刚刚讲的话,然后我就跑到楼下打公用电话给昇哥,昇哥问:脱了会怎样? 我说,脱了会死。然后我说,那不脱呢?昇哥说,那就回来做助理。我听了那句话就觉得,我不怕,我就上去收行李,大不了回去做助理。然后张姐就知道我们的那种心,可是后来张姐说她也因为这个事知道我是一个有所为,有所不为的人,然后她才会去签我的那些电影的合约。因为她觉得,她也希望能够在电影上帮助我…

。。。

少女小渔获奖之后,陈觉得是刘该离开的时候了,不要再粘着师父了。

候:为什么还要粘着他?还那么惦着?

刘:师父嘛,永远都是师父,就是你认识这个行业,你遇到的每一个事情,都是他教你的,然后你永远,那是…对,这是没有办法的。

。。。

候:在台上要跟师父一起唱歌,超紧张的吧?

刘:很怀念,因为现在在台上唱歌,都要自己一个人去面对那么大的场子,可惜我真的从以前就是跟着他去跑校园,只要昇哥站在旁边,就一切都搞定了,他都跟我说过一句话,no excuse,比如我最近喉咙有状况,或者别的情况,就会想起他说的,没有借口,当你上台的时候,你就是上台….

**********************************************************

候:你一定有什么话想对昇哥说吧?

刘:反正,哎哟,我一看到他我就会不知道要说什么。我一直要请他来看我的演唱会他都不肯来。

陈:你有你的梦,我有我的事要做,我的事还没做完,我只希望你好好的,你不会带动我的,你去的任何地方,其实都不关我的事了,我会做那种永远会让你找不到的爸爸,我永远不会做那种要去问儿女会不会回来吃晚饭的爸爸,你不会找到我的。

陈开始准备唱歌,问刘若英:要听什么歌?

刘:风筝。(含泪)

陈看着刘开始唱:

因为我知道你是个容易担心的小孩子
所以我会在乌云来时轻轻滑落在你怀中
不管我偶尔会风飞翔到云间我希望你能看得见
就算我偶尔会迷了路也知道你在等著我

我是一个贪玩又自由的风筝每天都会让你担忧
如果有一天迷失风中要如何回到你身边

因为我知道你是个容易担心的小孩子
所以我会在乌云来时轻轻滑落在你怀中

**********************************************************

刘:那时候有和几家公司谈合约,昇哥也是其中一家,当时有一家的合约要求我5年内不能交男朋友,但我那时候有男朋友呀,然后我就去找昇哥,问他我能不能交男朋友,他说,关我屁事呀?…

陈:关于这个,我比较最在意的事,因为我认为一个女生应该有一个,罗里巴嗦的,至少一个罗里巴嗦的,或者是一个讨人厌的,随便一个家伙来保护她,可是,你怎么了呢?(对刘若英说)

候:你的意思是为什么到现在都没有一个随便的人…

陈:对,随便的,比如司机老王阿,随便一个男人来保护她,全世界的男人都死掉了吗?

候:这是你现在最介意的一个地方对不对?

陈:这是我对奶茶最在意的事。

刘:对,他以前跟我讲过,你要记住,以后你是要嫁人的,不管你现在做什么事情都不要全盘托出,那你还要留给你老公什么东西呢?所以可能有一些原则上面的东西,但我并不知道他还蛮关心我。

陈(很认真的说):其实我一点都不关心你。

候:阿?为什么?你有没有喜欢奶茶过?

陈瞪大眼睛,愣住,然后说:你神经病阿?我不喜欢她,我干嘛帮她做这么多的事?你觉得我是白痴吗?

**********************************************************

陈:我记得她有一次,在很遥远的地方打电话回来给我,她说她在甘肃省的银川,她跟纽承则拍戏,她给我打电话说,他们开车开了四,五个钟头,才找到一个电话,然后跟我报告说,我很好,我很好。银川,我就把地图摊开看,甘肃省,银川,可是她挑那个歌,风筝,就是因为她一开始就跟我讲,如果我有问题,你可不可以来找我,老实讲,萧言中,她跑那么远,我们怎么接得到呢?你知道就像小孩子拉风筝,奶茶已经跑那么远,那么远,然后风筝已经跑那么远,我们已经没有办法接到了,佩岑,我接不到了, 接不到。

。。。

刘:可是那根线并没有断阿,它还在,还在你的手上阿。(流泪)就算我掉下来了,你可以拉着那根线,一直找,找,找,就会找到我在哪里阿。(佩岑也含泪望着陈昇)

陈(笑):你白痴阿,怎么可能呢?

刘(哽咽):线没有断,你就会知道它在哪里阿?你没有放过风筝哦?

陈:有幽默感。

候:拉回来看看说不定还在阿,你干嘛不拉拉看?帅什么?

陈:我帅什么?我很忙阿,我有很多事要做阿。

刘:他手上太多线了,已经打结了。

**********************************************************

陈说他都会思考他的穿着:i’m thinking everything…

陈说到为爱痴狂录了三,四年,花了300多万,但是他说:我都是赢的…

候:我现在听他的话都很听得进去。

刘:你都知道哦?

候:嗯,我都知道。

陈:我要唱一个歌。你们两个千万不要哭。不要再打扰我了,我们做完这个节目就闪了,佩岑,佩岑,你也不要叫我来主持了,我很忙,我要去做我的事,奶茶,你去忙你大陆的事,ok?大家再见。

纯情青春梦

送你到火车头
越头就做你走
亲像断线风筝
双人放手就来自由飞

时代已经不同
查某人嘛有自己的想法
甘愿是不拔等
较赢等来是一场空

想来想去同款
辜负著青春梦青春梦

时代已经不同(你们要保重哦)
查某人嘛有自己的愿望

**********************************************************

刘:我觉得,你看到他,你就会原形毕露,就是你觉得你做任何补妆阿,弄任何外表的东西,都会觉得自己很虚伪,很假,然后因为他太真实了,就会显得自己的那种,然后他是关心人的心里面的东西,所以我常常觉得我跟他之间,我觉得,我不知道他心里怎么想,我觉得沉默就可以了。有时候,就像前几年,我觉得自己快要拚不下去的时候,我就开车走到他在的地方,走进去,然后他一看到我,就摸一摸我的头,然后我就说我好了,我就走了。

候:我是觉得他可能会看到很多就是你可能不想被人家看到的,或是你很脆弱的一面。

刘:因为他很残忍。


刘:因为我相信,他就是,就是昇哥。

陈:我点一个歌,唱给女生听好了。

然而你永遠不會知道 我有多麼的喜歡

有個早晨 我發現你在我身邊

然而你永遠不會知道 我有多麼的悲傷

每個夜晚 再也不能陪伴你

(刘跟着合唱)
當頭髮已斑白的時候
你是否還依然能牢記我
有一句話我一定要對你說
我會在遙遠地方等你
知道你已經不再悲傷
I Want You Freedom, Like a bird



然而你永遠不會知道 我有多麼的喜歡

因為有你 等待也變得溫暖

然而你永遠不會知道 我有多麼的悲傷

在你心中 我還沒有名字



(刘跟着合唱)
當頭髮已斑白的時候
你是否還依然能牢記我
有一句話我一定要對你說
我會在遙遠地方等你
知道你已經不再悲傷
I Want You Freedom, Like a bird

**********************************************************

————————————————————
有一些无声话语,只有寻梦的人彼此听得见
————————————————————

相关评论
©2000-2017 岁月有升. 鄂ICP备1500191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