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相关访谈

经典推荐-台湾百佳唱片-《新宝岛康乐队》

时间:2013-1-6 21:17:15   作者:   来源:   阅读:374   评论:0
某天录音室之后,阿升不想先回家,跑到一个叫ROXY IV的pub吃酒。有个很像“兄弟”的人跑来向阿升仔说:“我有些东西,要你听听!”

阿煜,1960年8月20日生於苗栗头份,未婚。O型狮子座,排行老大,私立联合二专机械科设计组毕业。服役前後总共换了十七个工作。

「都是酒精作祟啦。反正这种人又不是没碰过,还不是第二天就没消息。嘿!没想到第二天他真的来找我。」「其实我每天都把我作品的试听带放身上,可是那天大家都喝得差不多了,我第二天就去找他,就这样。」

这个寒冷的夜,阿煜把他的音乐交给一个台湾蛮子,自己走在远远的一角,不安地拨弄着凌乱的头发。阿升蹲坐在办公室的音响前,聆听着那个土里土气的老男孩的试唱带。这是…客家歌?

这张专辑后来如何如何地碰壁,就不必提了,反正还是出片了。且听阿升和阿煜他们怎么说……

■ 升:“原来叫‘宝岛合唱团’后来遇到高人指点:现在应该是‘新’宝岛了!想想也是,我们所作、所唱的都是现在的台湾,早就不是原来那个宝岛了。我也搞不清楚为什么会变成‘康乐队’?像‘卖唱’、‘王禄仔’、‘歌剧团’一样都有讨生活的意味。我们唱歌、作音乐也是在‘赚食’嘛。”

■ 煜:“我觉得不是讲台语就是台湾人,我觉得你在这长大就是这的人,土地是重要的。”

■ 升:“这就是台湾啊!台湾不一直都是这样?在我的创作选辑里,我们的音乐就是一种生活,我们採揭的对象就是来自周边的人……我们从来不打算给人家任何跟政治、教育、执政者抵触的东西,我们只准备告诉人家一个事实而已,我们怎么活着,它就是怎样。为什么大家都不愿意去面对事实呢?”

■ 煜:“…除了会讲客家话;对所谓的客家也没有什么了解,我们都是乡下人不会去想这些,父母也不会去提醒你是客家人,也许知识分子(政客?)会吧?一直到我开始写客家歌,我才真正去接近一些客家素材。我真正意识到语言是很重要的,语言里面不知不觉会传达一些没被记载下的文化。不是因为我写客家歌就表示我对客家文化有多了解,只不过我是客家人,我会客家话……说使命感没有是假的,但讲多没有意义。现在有很多客家人组织、机构要为客家人争认同,可使用一些比较硬、比较严肃的方法要人接受是比较难的——或许音乐比较容易吧!”

■ 升:“其实我跟很多人一样,本来对客家人是有一些成见的。接触之后有了更多的了解,觉得其实牵涉的不只那么单纯。有太多的地理、心理、时代因素在里面……有了解就会觉得还不都是人?没有好坏之有不同。有一个笑话说有个人说:‘我生平那个最讨厌两种人,一种人是有种族歧视的人,另一种人是黑人’。其实很多成见是我们不自知的。台湾那么小更应该彼此多了解,我想就从音乐开始吧!”


相关评论
©2000-2017 岁月有升. 鄂ICP备1500191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