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随笔

《城市画报》……陈升语录

时间:2013-1-7 20:44:40   作者:陈升   来源:网络   阅读:445   评论:0
“我是歌手,会一直唱下去,怎么样也要死在舞台上,也要预约台北国际会议中心以后50年的跨年时间,只要这里开着,我就一直在这里唱!”
  
  “人不可能因为忍耐,而获得满足。”
  
  “成熟是枯萎的开始,想成熟?倒不如抬出去埋了算了!”
  
  “有些人,全世界都知道他是猪,可他就是到处出现,破坏你美丽的世界。”
  
  “任何一种依附在时间上进行的事,都只会让人激越或消沉,就像‘生活’一样。”
  
  “日子无所谓接受或是拒绝,心情无所谓平静或是激越,因为无力改变环境,于是努力的在改变自己,所学的和所用的情事起了冲突,几乎死在一种叫‘矛盾’的病因上,年轻有时候真是苦恼……”
  
  “梦里的事,不管是喜、怒、哀、乐、恐惧或者怯伤,你都不可以把它当做事实。”
  
  “一个创作的人,应该要有许多丰富的记忆或每一个人都应该为自己制造许多丰富的记忆。”
  
  “我相信生命旅途中的那些喜怒哀乐,在我们老去时终会变成一丝丝甜美的回忆。”
  
  “人给了自己一些问题,然后再用毕生的力量、时间、去排忧解难、疗伤止痛……”
  
  “都说人生的旅途上是充满了痛苦,而痛苦的由来呢?若痛苦没有来由可就当作他是生命的本质了。”
  
  “孤独本是生命的常态,快乐时就用力大笑。要孝顺、要厚道、税要缴、肝要顾,肝若好人生就是彩色的;肝若坏了,人生就黑白了。”
  
  “生命最终的意义,无非就是好好活着吧!”
  
  “村上春树,我还是觉得他尽是写些咖啡、披头四、唬唬小女生的畅销作家。”
  
  “十岁那年,我跟星星有约;二十岁那年,我跟流浪有约;三十岁那年,我跟一个女孩有约;四十岁那年,我跟二十一世纪有约;五十岁那年,我跟孩子有约;六十岁那年,我跟自己有约。”
  
  “当一个偶像,其实很可怜哪!连选择一种姿势的自由都没有。”
  
  “谁也不知道,躯体不在时,思想是否能够延续,因此,能够活着真好,能够活着思想更好。”
  
  “骄傲的猫和客气的狗,还是没有办法做朋友。”
  
  “像我这样的凡人,在生命的旅途中也无人闻问,于是我们冷漠了。”
  
  “黑夜是固执男人的叹息。一个人无法跟夜争执什么。”
  
  “透明的人,影子就无法捉住你。”
  
  “蝴蝶需要春天,我想我一样经常会在某个人的思念里,慢慢地又浮现。”
  
  “影子说,其实我们才是它的影子,所以我们老跟着它。”
  
  “解谜是生命的乐趣。”
  
  “黑色的光线在一片明亮的世界里是看不见的。愚人的天堂里,脑子跟身子可以选择不住在一起。”
  
  “宇宙有没有尽头?……。爱欲有没有尽头?……”
  
  “不能只要快乐而不要悲伤,不能只要丰富而不要缺乏,不能只要喜悦而不要愤怒;我拿什么来换寂寞呢?”
  
  “我们要把自己训练得够坚强,像一个不动真情的戏子而且,不是只有秋天才是离散的季节,就牢牢记住生命中的每一个礼拜一、礼拜二、礼拜……”
  
  “我在想,如果一切终必归于平寂。那就应该在活着的时候,用力地笑着,也用力地哭着。不是吗?”
  
  “愤怒和年龄有什么关系?你要愤怒,90岁也可以愤啊!是谁规定什么年纪不能愤?”
  
  “我什么时候有沧桑感?我不觉得啊!我觉得乐极了!”
  
  “当你去吃鲁肉饭,发现米粒很模糊,就会恐惧自己的改变。”
  
  “如果我现在还像20岁那样激烈的话,那么你可以骂我白活了。人到了我这个年龄,不变化,也会有变化,这才是生命,我好像是慢慢地接受身体里带给我的礼物的。一个人该变时不变,那太没境界了。”

相关评论
©2000-2017 岁月有升. 鄂ICP备1500191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