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其他杂评

陈升广州音乐会观后感 让青春的尾巴找到出口

时间:2013-1-8 20:51:48   作者:   来源:   阅读:264   评论:0
看完陈升在广州的音乐会之后,做了一夜圣诞节的梦,可能气氛真的太像过节,而这个迟来了20年的派对,也提前为今年年末,带来了热烈的节日气氛。

“人不可能因为长久的忍耐,而获得满足。”音乐会上,文字背景屡有出现,而我惟独记住了这第一个打在屏幕上的句子。也许大家都等得太久,所以,当一位真正喜欢的歌手,来到我们身边时,即使结束了,还觉得有点不真实。屏幕上,有多年前陈升在广州五羊雕塑前的留影,那时候的他还那么年轻消瘦,从黑白照片中也能看出二三十年前青涩的样子。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我们都习惯了他成为一个隐去的符号,在电台里要放他的歌,也要先考虑一下究竟是否合适?要做大段的访谈,更是难以实现。哪怕收藏了许多他的书、唱片,甚至《布鲁塞尔的浮木》都已漂流到了远方朋友的手中。终于,唱歌和写书的那个人终于来了,而且已经可以洒脱地开起玩笑:“世间所有的矛盾,都无关政治、意识形态,而是男人和女人的矛盾。”

再找回陈升最有现场感的《魔鬼A春天》,在那些长达5小时的跨年演唱会中,重温现场的热闹。很久以来,都没有在广州看到这样充实的音乐会了,都被那些儿戏应付、小剧院七八首歌、大场馆舞台效果缩水一半的走埠演唱会搞得很没胃口,难得还有一场让观众足足站了三小时,腰酸脚痛还不愿走的音乐会,这也需要歌手有足够的底气和“储备”,才可能撑下去。只是我们都没想到,陈升是这样搞笑的一位“怪叔叔”,怪表情多多,还相当风骚,不时撩起T恤秀大肚皮,背向观众来段钢管舞,唱到最深情的时候,突然来一句“关你屁事”;或者强迫台上乐手和他一起喝凉茶,歌唱到半路,见台下观众送红酒,就顺便也把红酒收下、再唱进歌里的“酒鬼摊”,没见过那么“台”的。好吧,念在他那样一把年纪了,而我们又那么爱《北京一夜》、《把悲伤留给自己》、《风筝》,那么爱怪叔叔吹口琴,又怎能不包容他的真性情?

不过现场,的确见到不少买票进场的媒体朋友,不少还是首次在广州买票看演唱会,有点无奈和滑稽,另一方面,也值得思考,究竟是媒体人们太“厚颜无耻”习惯了“混进去”,还是实在找不到足够好的理由勾起他们买票的激情?而那晚,还见到久违的梁冬也在人群中,和身旁两位年纪相当的“中男”将外衣绑在腰间,以他们年轻时最习惯的狂欢姿态一起唱那些熟悉的老歌,也正代表了现场大部分观众——30岁左右、70后、听着《把悲伤留给自己》成长的一代。有些人在香港下了班匆匆赶来,有些人从东北老远飞来,都是为了听听那些曾在自己初恋岁月里唱过的情歌,哪怕这场迟来的约会叫“恨情歌”,哪怕我们始终没有等到那首最“恨”的情歌,但并不妨碍一场煽情的集体怀旧。而这个城市,也需要更多这样的约会,让青春的尾巴找到出口。

相关评论
©2000-2017 岁月有升. 鄂ICP备1500191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