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其他杂评

陳昇【半生緣】看卡夫卡與小古斯塔夫的對話

时间:2013-2-8 19:05:31   作者:algo666jp   来源:鶏兎同籠   阅读:345   评论:0
注:本文作者为日本人

半生緣
作詞作曲陳昇

你像個不懂事的孩子,沒有發現闖了禍。
上了我心裡的鎖,然後轉身就離開;
不問我是否可以承受。

就這樣痴心的等著嗎?
等你長大了以後,帶著滿身的傷痕;
哭著回來告訴我,你是來要回鎖住的昨天。

沒有想像中堅強,堅強可以忍受半生的等候;
守著沒有悔恨的囚籠,裡面關著一種愁。
我要你親自的對我說,你要親自解開我心中的愁。
別讓我擁住這份憂愁,隨著歲月而老邁。

我想在離開妳以後,豈止憂傷了許多?
你帶著滿身的傷痕,哭著回來告訴我,
你是來要回鎖住的夢。


第一、奇特的終始與其微醺的唱腔

在開始有一段英語唱著【FOREVER】加強它的遠近感,在收尾時亦同。算是與半生緣切題。在陳昇先生的唱法,將這間奏以及整曲的氣勢。用他的嗓音來加以擺盪。像是剛剛喝到微醺的男人,有點走音,咬字當然也不是正音班,但是在他不羈的嘶喊,其中確有深情。這是他歌曲引人入勝的地方。

第二、卡夫卡與小古斯塔夫的對答

卡夫卡對他說道:這詩人是頭在雲端,腳踏地面,同時有飄逸與關懷。但尖叫是他的唱腔。與藝術家不同,詩人無法跟他們一樣,以藝術忘記憂傷。詩人頂多是【在籠子裡自以為羽毛美麗的鳥】。孤芳自賞卻畫地自限。
這首歌【守著沒有悔恨的囚籠】不也正是這意境?不、也許更高。我們常聽到不後悔這詞句。自以為聰明的人洋洋得意。但不後悔的堅守反而是另一種牢籠?

陳文茜女士曾說:她極易走出愛情,沒用的男人涕淚縱橫。當時她的確是無悔。多年以後,遇到那走出陰霾許久的男士。早已娶妻生子,換作陳女士對此感傷。這情傷跟慢性病一樣,人人皆有、只是發病早晚。

冰雪聰明的女人,有弱點不讓發掘。
她在這【沒悔恨的囚籠】很久很久。

寫首詩:

絲竹聲行漸
情意寄悠遠
青鳥待囚籠
半生續此緣

相关评论
©2000-2018 岁月有升. 鄂ICP备1500191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