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其他杂评

读陈升

时间:2013-2-8 19:43:36   作者:iwongee   来源:杂谈   阅读:600   评论:0

最近总是在不自觉地哼唱起陈升那些歌,会偶尔想起大学的日子。 

朋友送我两本陈升的书,《9999滴眼泪》和《风中的费洛蒙》。读陈升不用很认真,就好像对待他的歌,动用的只是一种慵懒,同样,看他的书也应该像是在流浪的途中,偶尔瞥见了美丽的风景,那些风景有的慢慢忘却,有的自然留了下来,对那些已经忘却的,也不曾带点怜惜。所以,读陈升是轻松的,愉悦的,读的不是文字,而是意味,文字不需要优秀,但一定会很小众,多少有一点矫情,就适合在午后有阳光的窗子里,有一句没一句的让眼光爬过一个个方块文字,那不是在读书,而是在刻意的消磨时光,像是在回忆,又像是在悼念,似乎空气中真的弥漫着某种费洛蒙,让你神志恍惚品味出大学校园里的午后阳光。 

之后自己又买了一本《阿嫲,我回来了》,想不到,看起来最不起眼的这本,竟然是最有阅读价值的。在看第一篇《油麻菜籽花》的时候,就隐约有看史蒂芬金《尸体》的感觉,写童年不同于写青春期,没有那么多无以复加的哀伤,童年的那些青涩与难过,都洋溢着简单的快乐。从第二篇起,就真的像腰封上所说的,讲述的是六七十年代台湾老百姓自己的故事。开始的时候,我还很怀疑,21种花,会不会牵强附会了点?但事实是一口气就读完的流畅自然。其实在我们身边的植物何止一二十种,只是我们都把它们视为背景,视为理所当然的存在而忽略不见而已。陈升不是在写花,是在写美好的故事,在这些美好的故事里,把背景里的花凸显出来,让故事洋溢在诗意里。 

台湾与粤闽一带还是有着相似性的,你看他讲故事,总是隐隐约约看到自己的影子,我们都曾上树下河,都曾从身体里打出过寄生虫,都曾埋怨过家里的兄弟姐妹并且放过狠话,都曾害怕过父辈和师长的权威而不思反抗……陈升说,怀念一个连寄生虫都很快活的年代,我也是;陈升说阿嫲“双手那么紧密,她的内心那么恭敬,哪怕是信封里倒出来的,是一整个海峡蓝蓝的海水,阿嫲应该一滴也不漏地都会捧得住”,我们的父辈们也曾这么简单、朴素、对生活充满敬畏与虔诚。二十一种花,没有一种是累赘,难得的是,陈升这次的文字并不像以前那些书那么跳跃、晦涩、少年不知愁滋味,这本书的笔触轻松、自然、简洁,还带着幽默。读起来甚至有阅读E.B.怀特时的享受,甚至内容上都有相似的地方,那些小鸡小鸭,那些被现代文明逐渐摧毁的过往…… 

总觉得,陈升的那些记忆,是我自己的。


相关评论
©2000-2017 岁月有升. 鄂ICP备1500191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