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个人专辑

这些人,那些人

时间:2013-2-10 15:43:04   作者:陈升   来源:岁月有升   阅读:533   评论:0
这些人,那些人
专辑名称:《这些人,那些人》
歌手姓名:陈升
专辑语言:国语
发行日期:2006.12.29
唱片公司:滚石
唱片编号:

唱片简介/文案:

台湾乐坛的传奇经典,应接不暇的音乐能量 ─ 陈升。

因为,有太多 这些人,那些人 在我们生命里踌躇留驻;
因为,我们也曾在 这些人,那些人 的生命里擦肩前行。
一场旁观与主观的音乐游戏,一张属于你、我、和陈升的交换专辑。

●首波主打:狗脸的岁月 少年陈升的轻狂与烦恼,与生死擦身而过的切身之痛
陈升将自己年少时与至友的故事写成这首“狗脸的岁月”,娓娓道出生与死在生命中留下的足迹。
澎湃的弦乐则是专程飞到上海邀请上海市立交响乐团演奏,乍听之下是一首轻快的歌,
仿佛诉说着青年的雄心壮志和广阔的未来,然而看着歌词却会有一种眼泪哽在身体里的感觉;
就像是晴朗的天空突然降下的大雨,美好的事物瞬间幻灭,但它却永远都会存在周围般地,
紧扣在心里深处的一角,让你这一生都忘不了。

●像A片一样的跨年演唱会,一定要再来爽一下!
曾经有电台主持人这样问陈升:“你每一年都举办跨年演唱会,唱的都是一样的歌,但为什么总是有人看不腻,每年一定要跟你一起厮混着跨年呢?”陈升只这样回答:“我想我的跨年演唱会就像A片一样吧,明明做的都是一样的事,但看完的人还是会觉得很爽。”

专辑曲目/歌词:

1.这些人那些人(引子)
2.狗脸的岁月
3.去年在北海道
4.告诉妈妈
5.桥这边
6.布考斯基协奏曲
7.一碗面 8.本命年
9.桥中央
10.在上海走开
11.变
12.青鸟日记
13.桥那边

1.这些人那些人(引子)

他们说你已经离开这城市
也不再属于那城市
他们说你已经离开这些人
就不再属于那些人
终于我们都寻找到自己
终于
我们都寻找到自己
啦啦啦

2.狗脸的岁月

晴朗的天空 奇异的蓝
我们都接到了退伍令
年轻的我忧郁着苍白的未来 窗外飘进他帅气的脸
他说 阿呆我有消息要跟你分享 我要离开这个无聊的岛
地球的那一边有个富丽的群岛 美丽新世界没有我们这种狗脸

狗脸的岁月啊 没有人可以停止成长
单纯的阿呆心理很不明白 年轻的身躯为何要有这么大的梦想
狗脸的岁月啊 属于我们的梦都要飞翔
我只想要回老家 去看我的爹娘
你的Virgin Island在哪里
闪亮的天空 为什么蓝的叫人心疼
他说他要去一个地方 会赚很多钱
不然就永远不再回来
拉拉拉~~

~间奏~

那一年的冬天到处都是蓝天 我一路打工来到无名的港
现实的生活对我来说无所谓 我每天都带着希望的欢颜

狗脸的岁月啊 没有人可以停止成长
鱼一样的阿呆 只有三秒钟的欲望
实在无法背负那么大的梦想
狗脸的岁月啊 没有人应该停止成长
我已不想回老家 只想依偎在她身边
and This is my Paradise
闪亮的夜空 没有人可以停止成长
那一年的蓝天 狗一样的岁月
永远不会再回来
拉拉拉~~

狗脸的岁月啊 他拒绝了自己的成长
那一年的蓝天 狗一样的岁月
永远都不会再回来

3.去年在北海道

是否忘了去年冬天在北海道
你笑着问我 如果树老了 云会在哪里
天空拥有浮云 树只有无语
一切将成为过去
你俘虏了我 树只有老去
你是我的天空

也许你知道 说是情难了
但是天空和浮云的事 树他不会知道
不要做承诺 我想我了解
让我爱上你的沉默

不要问我今年的冬天在北海道
是否忘了 如果海老了 鱼会在哪里
天空他不知道 浮云也会老
谁知道爱的理由
大海俘虏了鱼 却从没问过
鱼你是否会哭泣

如果云不能依偎在天空
树要将忌妒的眼光放在哪里
如果鱼没有眼泪
为什么我看见的都是蓝的忧郁的海水

是否记得去年冬天在北海道
你笑着问我 如果我老了 你会在哪里
会在天空 会在海里
也会在你心里 你不要哭泣


4.告诉妈妈

(李昀喜合唱)

我问姐姐啊
为何我在总是在心里有点阴霾
男人的事很难明白
何不让我带你回家

我问姐姐呀
为何我总是在夜里哭着醒来
亲爱的弟弟呀
你不该从故乡到上海

告诉妈妈我想他
告诉妈妈我欺骗了他
欺骗他我已快有个家
我爱上这里的姑娘

静安寺外斜雨飘
俪人婉约走来花旗袍
弟弟你快醒来 这城里住的都是候鸟

苏州河岸日日春
夜里狂歌纵酒不许谈明天
喧哗已了是晚秋
谁都不该从故乡到上海

告诉妈妈我想他
告诉妈妈我欺骗了他
说我很快会有个家
和我悲伤的爱人

告诉妈妈我想他
告诉妈妈我欺骗了他
告诉妈妈我很想家
可我只能随波逐流

石库门外斜雨飘
收音机里的老歌谣
布裙街道梧桐树呀
落日黄昏白渡桥

我问姐姐呀
为何我总是在夜里哭着醒来
亲爱的弟弟呀
你不该从北京到上海


5.桥这边
演奏:王豫民


6.布考斯基协奏曲

昨夜里我的灵魂哪儿去了
是布考斯基的苍蝇酒吧
而窗外的蓝天像我初恋那一天
他为我做了一顿火腿咖啡
是一双无比美丽的蝈蝈
配上我华丽的欲念
像一首莫名其妙的协奏曲
叫人时而兴奋时而烦忧
分不清到底是什么
真的叫人有点不知所措

情愿他是一只肮脏的苍蝇
也不要是美丽的蝈蝈
想不起来曾经什么时候认真爱过
对谁有下过承诺
我老妈昨天夜里给我来过电话
总是没完没了的说我是不是应该搞个家
那个我说不上来到底喜不喜欢的女人
把自己搞的像是国庆日的烟火
我老子说他已经把我放弃
我还在想是不是应该慎选父母

想不起来曾经什么时候养过小狗
或者曾经失去什么而感到难过
住在我房间里美丽的蝈蝈
我已经二十年没有吃过早餐
床头闹钟早就死在十二点
而窗外的蓝天蓝的像我当兵那一天
他美丽的容颜冻结在我们分手那一天

布考斯基夜里找我去鬼混
我的灵魂简直像是被一只部队架走
头也不回的就忘了什么叫明天
不要以为你脱下你仅有的啡色丝绒
就算你的年份是青涩的一九八五
我亲爱的蝈蝈 我们没有多少时间
不要再欺骗你自己
说我们之间还有什么激情
那一只吵了半天的蝈蝈
终于在中午之前死去
啊 我这一身华丽的欲念
却还舍不得跟我道别

女人啊 你就快一点饶了我吧
我已经快二十年没吃过早餐
别以为你做了一顿咖啡火腿
就可以从我嘴里骗取我爱你

女人啊 你就快点儿饶了我吧
我已经快二十年没有跟人说过早安
别以为你察觉了我的午夜孤寂
就可以让我在激情的时候说出我爱你
我爱你 啦啦 不过就是去了苍蝇酒巴
不过就是去了苍蝇酒吧


7.一碗面

Come on listen to me!

有一天我走在街上想要去吃排骨面
其实心理想的跟最后吃了什么垃圾也实在是无所谓
好不容易有个晴朗的天气 比较对世界不讨厌
每个人都有些对吃饭的问题 一点都不奇怪
我们这些幸福的人啊 吃的是土司面包牛羊鸡猪排
月湾边的朋友骑着小马赛跑 饿了喜欢茴香羊咩咩
偶尔来点咖哩寻着恒河 快乐的灵魂上西天
南边的一点人们吃的是香喷喷的白米饭
合 北方一点的老乡跟我一样吃排骨面
善良的人们吃了这个那个
可是有些人吃了什么东西 实在是很奇怪
Oh答啦答答啦...
离不开到处流窜的疲劳轰炸 我只想亲吻一下我的排骨面
看了电视翻开报纸 听人闲言闲语我的心理怎么会不慌
Come on Listen to me!
Come on Listen to me!
那个低智商的美国牛仔 老在阿拉家里小孩房里丢炸弹
小绿的校门口前 来了一堆扶轮社在收发票
九一一的阴魂不散 九二一的冤魂没人管
切格瓦拉留了胡子躲在阿富汗的山洞里玩电脑
 
你说你每天张开眼睛如何视而不见
我在猜想那些特殊的人们打死也不吃排骨面
我在猜想人们要吃了什么东西才会如此的没有脸
(羞羞脸!)
我在猜想他们一定吃了我们不要的米田共
我很肯定他们一定是吃了虫的饲料米田共
我很肯定他们一定跟虫子一样没有脸
从伦敦到百慕达的每个小孩子都不一样 你们这些没有脸的虫子就饶了我们吧
我们叫这些没有脸的人来带领全世界 我要怎么样去教我的小孩
我就知道那些特殊的人 跟我们吃的不一样
我们只能欺骗小孩子说 有些习惯真的学不来
这样说来不管你吃了什么样的东西 变的又黑又黄又白 其实都蛮可爱
(蛮可爱)
吃了米田共的特殊人物他们真的想的跟我们不一样
任你怎么讥他笑他逗他 它都不会吐出骨头来
是不是该要呼吁一下这个快要窒息的世界
还没有神经病的人要赶快站起来
现在让我安心的吃完我的面 谁能还我一个安静的世界~~
一碗面的故事你可能视而不见 莫非他们也偷偷的喂我吃了米田共
孩子们他们已经喂我吃了米田共 其实我也 其实我也已经 早就已经没有脸

8.本命年

哦.时序已到了二零二几年,我跟所有人还是不一样
亲爱的母亲他不要我离开家 那时候是我第二个本命年
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事情我不会 从来没有觉得自己很高贵
上帝给我一张迷人的嘴
亲爱的 我没有觉得我哪里对
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事情我不会 从来没有觉得自己很高贵
上帝给我一张迷人的嘴
我从来没有觉得我哪里对
其实我原来想做医生 但是我实在无法忍受死亡的苦
每天都叼念着生之欲死之华
后来我索性变成酒鬼 好像是在我第三个本命年
醒来时发现我倒卧在杭州解放路边
斜对街是熟悉的永和豆浆 我还以为我已经回到了台北
Oh我跟我的女人要了一点钱 一路浑噩的到达了大西北
编了个谎话说我是写作的旅人 骗了十八岁了姑娘
她挺喜欢我 发现自己实在无法在荒漠里生活
偷了一点钱 我没有魂的到了北京闪躲
到了北京找机会我干起了导演 我发现我自己是个浑球
 
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事情我不会 从来没有觉得自己很高贵
上帝给我一张迷人的嘴 亲爱的
我从来没有觉得我哪里对
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事情我不会 从来没有觉得自己很高贵
上帝给我一张迷人的嘴 亲爱的
我从来没有觉得我哪里对
生命在这里是很猥琐 可我从来没有觉得这样飞上了天
偶而还叼念着生之欲死之华 可我离开梦想已经很远
甩了一个维吾尔的姑娘 我到了上海
当时已经是我的第四个本命年
很他妈的我不要命的搞起了摇滚乐 还跟人家说我是永和豆浆的小老板
我跟全世界玩起了大老二 又很时髦的随便了签了些歌手
也许有天我会回去竞选立法委员 反正我本来就是个混球
我是这样醒来的应该没有错 他们让我一个人昏死在淮海路口
斜对街的那家是熟悉的永和豆浆 我还以为我回到了台北
啦啦啦~~


9.桥中央


10.在上海走开

What do I doing now
我不知道 总在宿醉醒来以后的清早
我苦苦的微笑 也许我得到所有骄傲
但是我俩的过去 再也找不到

Dive in the ShangHai
对你说过的梦想 现在唱这一首歌
你一定都听得到

*I love you You know it's true
 From the radio 我要向世界说
 Cause I love you 我不曾改变
 我会在这里 等着你回来*

七彩的灯光将我围绕
但我深深的寂寞 夜夜在煎熬
不要说抱歉 避而不见
或是有另一个他 他比我还更好

#Dive in the ShangHai
 泪水换来的梦想
 Dive in the ShangHai
 泪水唤不回的过往#

Repeat *,#


11.变

作词:梁弘志 作曲:梁弘志 合唱:陈升/萧煌奇

△想起初相见 似地转天旋
 当意念改变 如过眼云烟 云烟~

*在季节变换的天空里 你游游荡荡不已
 在星月移动的夜空下 像迷迷濛濛轻纱

#我一不小心失去的情感 说来遗憾
 就把我不愿想起的过去 抛向天际 一览无遗 不再神秘

Repeat △,△

如果你真的爱我让我走开 仿佛你总是那样的说
我知道相爱未必能相守 那又何必初相见
如果你真的爱我让我走开 为何你总是总是那样的说
我知道相爱终必成云烟 却又何必初相见

Repeat *,#,△,△

啦~~


12.青鸟日记

十一月一号 天气晴
我花尽所有的积蓄 从南方来到这里
北方的风啊 慢慢的吹起
洗刷着半岛的海浪 怎样也洗不去我的回忆

想起初见面 似地转天旋
是多么多情的人啊 能够写出如此缠绵的话语
让一切重来过 真是无聊的话题
我在飞越北回归线的时候 就已经打定主意 啊~~ 啦~~

十一月二号 天气晴
见到了海浪的飞鸟 我像石头一样忍住悲伤
我爱上的是一个玩音乐的人 可我从来都没想到 他爱上了浮云
我让了解我的朋友 千万不要给我同情
他们都知道虽然我来自南方 可也有冰一样的表情
走吧 走吧 我逝去的爱情
让我用最淳美的歌 风干的嘴唇 陪着你安息

十一月三号 天气阴
虽然我已经一无所有 但我要去等待最后一班飞机
也许有天会在别的城市相遇 但是如果我忘记关于半岛的失忆 千万不要提起

十一月四号 天气阴
没有想到要到那里去 可我不想停留在这里
(走吧 走吧 我美丽的青鸟)

十一月五号 北风起
半岛的海浪里面有我的记忆

十一月六号 天气阴
我没想到要到那里去 可我也不能停留在这里
(走吧 走吧 我美丽的青鸟)

十一月七号 天气阴
啦啦啦~ 我不能停留在这里

十一月八号 天气阴
我没有想到往那里去 可我也不想停留在这里
(走吧 走吧 我美丽的青鸟)

十一月九号 天气阴
也许我已经不再悲伤 但是我已 ...


13.桥那边


上一篇:丽江的春天
下一篇:鱼说
相关评论
©2000-2017 岁月有升. 鄂ICP备1500191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