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乐评文章

新宝岛康乐队演艺星事

时间:2009-2-10 16:18:58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阅读:533   评论:0
新宝岛康乐队演艺星事


新寶島?就是新台灣啊白喫~

陳昇在《源雜誌》中表示:「我們始終未曾忘懷那個充滿勇氣、熱情、關懷和希望的年代,一個音樂創作者或許不足以挽救一個時代的危機,但卻可以藉由創作反映一個年代的心情故事,當時我們創作的所謂『新台語歌』,源於對台灣本土原創音樂的認同,無關語言的屏障,而是來自市井小民真正的生活聲音,是獨一無二的聲音。」


★新台湾歌


大约在八零年代末叶到九零年代中之间的这段期间,随着政治上的解严、开放党禁与报禁,经济上也快速起飞扩张膨胀,台湾在各方面的发展几乎都到达一个快速演变、成长茁壮的顶峰,一批新锐导演纷纷拍出让全球都耳目一新的杰作,而有了“台湾新电影”的新浪潮,以更强调台湾反映着当时台湾的社会现状,而在流行音乐领域里也开始出现了不再以受日本传统演歌、翻唱日本歌影响、而充满更多台湾本土在地意识及主体性的“新台湾歌”。

台语不再是被压抑的禁忌语言,反而也能跟《梦醒时分》《吻别》这类国语歌享有同样流行的地位。包括罗大佑、陈升等在国语乐坛已经耕耘有成的音乐教父级创作者,都在此时陆续发表过以闽南语演绎的优秀个人作品。而由陈升、黄连煜组成的“新宝岛康乐队”在 1992 年初次发声,将北京语、闽南语、客家话各种方言跟流行/民谣/摇滚/电子/舞曲等更摩登的编曲形式糅合在一起,不但可谓浑然天成的时代产物,也恰恰为这一波“新台湾歌”的运动带来了一个高潮。

★新客家歌

新宝岛康乐队首张专辑中的《多情兄》里那段‘记得旧年的热天,你讲永久心不变,没想到你也真绝情,真情分海风吹散净’,便可能是‘天空啊,落水唷’‘细妹安靓’以外,第一首让全台湾不分河洛福佬、客家、外省移民暨后代的血统及语言藩篱,能够站上流行排行榜、大家也都最耳熟能详也都能唱上几句的“新客家歌”。

到了 1994 年,新宝岛康乐队在第二张专辑又带来一首脍炙人口的《台北附近》,轻快的曲调很容易让第一次听到便琅琅上口,歌词中的‘带捱去带捱去看佢,Somewhere nearby Taipei’的“Taipei”可以被升哥、阿煜临时随机替换成任何地点,更是新宝岛上山下海到处开演唱会时跟观众打成一片、炒热现场气氛的绝赞客家流行歌。

★时代脉动

第二张专辑时的《卡那岗》便已经加入了邹族的收获歌吟唱元素,到了第三张专辑,新宝岛康乐队又在《欢聚歌》里唱着原住民语言的‘NA I YA LU WAN NA, I YA NA YA O HAY NA I YA LU WAN NA, I YA NA YA O’,在台湾政局因各党炒作省籍情节族群对立以吸引选票的纷乱大环境里,新宝岛唱出了‘不管伊是芋仔蕃薯 在地还是客人 今晚咱要跳舞 念歌不分你和我’‘到阵来念歌哦 歌声真迷人 今晚咱是有缘到阵的一家伙人’‘咱拢唛搁争 NA I YA NA YA O HAY 和你来作伴 NA I YA NA YA O 咱拢唛搁争 NA I YA NA YA O HAY 和阮来做作伴 这是咱的故乡’,用“欢聚”暗喻台湾形状“蕃薯”谐音,把这首歌献给了同在这片土地上生活、形成命运共同体的所有同胞们。

早在民进党施明德前主席提出“大和解咖啡”主张之前,新宝岛康乐队便已经高唱起族群融合的调调。新宝岛康乐队非但不只是在台语歌也登上主流之后才抢搭流行列车的商业化产物,更是确实将对这片土地的人文历史关怀跟时代脉动与人民生活紧紧结合在一起的音乐创作者。

在新宝岛康乐队的首张专辑里,藉由《一佰万》《船长要抓狂》《水泥山》《坏子》等歌曲,新宝岛勾勒出彼时台湾在面临经济奇迹、快速起飞膨胀又泡沫化的时局下,某些自然生态环境遭到破坏的代价,还有像你我一般的小人物为了追求所谓的“成功”也许可能铤而走险、误入歧途的边缘社会现象,还有对这种普世价值观所作的一些反省与思考。

在第二张专辑里,新宝岛延续着同样的主题,一面回顾着早期先人开垦的血汗历史,也更回归到与这块土地的亲近呼吁;进入第三、第四五张专辑,族群的融合与和平相处、欢喜逗阵的诉求更是明显而强烈,同时却也还是不改音乐顽童的本色,一边歌颂着自然大地、海洋母亲的美好,一边鼓励大家都用欢愉乐观的心态去面对所有生活上的种种压力。

此外,2005年底和2006年春天两场“台客摇滚”大型演唱会在各方面都获得不错的成绩,陈升和新宝岛康乐队在这两场盛会里都没有缺席,压轴将演唱会带进最后的重头戏,“台客摇滚天王”的地位早已被默认,然而早在学术界讨论着所谓“新台客论述”是否将“台客”这个旧时代里具有负面意义的词汇作了重新的诠释和一百八十度全面翻转之前,陈升和新宝岛康乐队虽不曾真的以“台客天王”自居,在热门词汇被当作族群议题炒作的前后,都是“吾道一以贯之”,跟自然的亲近、跟生活的亲近、跟音乐的亲近,从来没有见风转舵、西瓜偎大边的立场骤变。

贴近生活的音乐创作者,自然而然就能抓到时代的脉动和转变,不需要去刻意操作什么热门议题或强烈呼吁什么样的主张、急急忙忙表明自己是什么立场或气急败坏地撇清自己不是什么,只要听者用心来体会,便能感同身受到新宝岛康乐队一路走来始终如一的多元价值并列宗旨、乐观生活态度和对这片土地的终极人文关怀。

★希望乐观

必须特别强调的是,新宝岛康乐队的“新台湾歌”“新客家歌”“新原住民音乐”,跟传统台湾歌、传统客家歌、传统原住民音乐最明显的不同,就是新宝岛虽然也描写社会底层小人物的故事,但从来不强调、玩弄其中“悲情”的元素当作卖点。

如果说西方是无聊的天堂,那么台湾便像是快乐的地狱,有太多乱七八糟的事情发生在我们周遭身边,但新宝岛康乐队并不喜欢像传统歌谣那样专写苦情无处发泄自怨自艾的一面,宁可用写实的角度去描述这些现象,虽不避谈这些现象可能带来的哀愁情绪,但更强调用“希望”“乐观”的人生态度来面对人生。

即使在台上总能获得热烈的掌声,出身于彰化、屏东的陈升和阿 Von 并不因而自我膨胀,还是期许自己永远能用“小人物”的观点看这个世界,用最贴近生活的角度来跟听者交心搏感情。在新宝岛台上无论演唱、肢体动作和插科打诨都带给观众笑声的综艺、欢乐外表之下,正是用这种健康的心态在支撑起新宝岛康乐队可以一路走下去、“帅到脸发痛,唱到你投降”的核心精神。

近年来全球吹起一股“绿色意识”风潮,讲求回归自然、永续经营的理念,也出现“乐活族(LOHAS,lifestyles of health and sustainability)”的人生哲学,而新宝岛康乐队便是台湾歌坛用音乐呼应这种快乐过生活理念的响应者。

★众星云集

新宝岛康乐队在第四张专辑时加入了来自排湾族的生力军“阿 Von”,但是到了第五张专辑时阿煜因不同的生涯规划选择离开(我们到现在还可以在有线电视频道上看到阿煜主持的【台湾全记录】节目,用另一种形式追求他对这片土地的寻根之旅),到了第六发仍是阿升和阿 Von 两人加上升哥个人专属乐队“恨情歌”为主的编制。

除了从两人变成三人再回到两人的改组之外,这十四年来(~2006),新宝岛康乐队发表的六张专辑合作对象洋洋洒洒可谓众星云集,包括刘佳慧、刘若英、伍佰 & China Blue、柯受良、萧言中、张艾嘉、任贤齐、乱弹乐团,都先后在新宝岛康乐队历张专辑里献声。


2007年的《衛生紙7》,我們雖然未能看到阿煜的回歸,但仍欣喜地又聽到了阿煜久違的聲音。阿煜同年的個人創作專輯《BANANA》也獲得的台灣音樂界的褒獎。

2008年的新寶島尚未有大動作,不過我們可以相信,好音樂終究是可以期待的。


相关评论
©2000-2017 岁月有升. 鄂ICP备1500191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