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乐评文章

陈升:《恨情歌》

时间:2013-9-4 20:19:01   作者:李皖   来源:李皖的博客   阅读:714   评论:0

陈升对着世界陷入了沉默,这就是他的《蓝》,蓝色的《恨情歌》。面对越来越有把握的世界,他忽然发现自己什么都不懂了。内心无数个想法激烈交错,好象越来越清楚,却越来越说不出话来。《恨情歌》的主题很难表达,它既躁动又平静,既明确又矛盾重重,真实地暴露出陈升写歌时千言万语还休的心态。虽心有不甘却只好认命,这是《恨情歌》最终达到的新的平衡。所以,陈升的歌词写得越来越随意和漫不经心,却有一种巨大的悲寂藏在散乱而浅表的歌词后面。就像那首《凡人都寂寞》,唱的是情感的小话题,无意却道出了借异性温暖来抵挡人生孤寂的虚妄和痛苦。
  

从结构而言,这部歌集有两个序。一个是外序(首篇:《恨情歌》):矛盾重重地宣布与过去划清界线,说自己讨厌情歌(虽然他是情歌圣手);另一个是内序(次篇:《蛾》):这是一个新的开始——虫已结了茧,虫从滔滔不绝进入了沉默。这个新陈升最后以同样黯然无语的《蓝》总结和结束——寂静而惊心,一首安魂曲。
  

像胡言又像禅语的《蓝》到底说了什么?它说了:忧郁宿命永远跟着人类,寻欢也罢,偷生也罢。于是对着这片蓝,你哭了起来。
  

这部歌集统共11首歌,至少7首歌都与生死有关。同时,它还是叙事和抒情的统一,多篇歌曲都似人物传记,是陈升个人生命的经历和触动。叙事歌曲不能通约的个人经验,有效地抗击了商业情歌的大众性、批量性和泛对象化。
  

从音乐形态而言,专辑通篇可分为两个部分:低沉的民谣和被困的咆哮。前者是一把吉他、一把贝司和一只口琴忧郁的小聚,是作品的主体;后者是四处冲撞、寻找出口、苦闷和愤怒的摇滚,是前者的补充。对于词、曲、唱多处的不工整,我以为是心情的自然的波荡,和感情的难以自抑的喷薄。也许正是出于这个原因,这11首歌,对我都产生了程度不同的触动。

 

1997年 

首刊于长江日报“李皖尝碟”专栏


相关评论
©2017 岁月有升. 鄂ICP备1500191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