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听升心情

黄粱一梦二十年

时间:2014-12-21 16:31:56   作者:任沧云   来源:华声在线   阅读:967   评论:1
陈升是个又老又胖又不好看的男人,据传说在练铁人三项。

  
“这世界有点假,而我莫名爱上她。”这句歌词是这个男人对我最初的打动。

  
2008年,陈升50岁的时候发了专辑《美丽的邂逅》。于是我们听到了《牡丹亭外》。

  
黄梅调邂逅木吉他,女驸马邂逅牡丹亭。看似不太搭调的一切,被陈升不紧不慢的糅在一起。听着听着,你会被他莫名打动。多少往事就这样穿云破雾,汹涌而至,又像时光一般散去。写这首歌的时候,我猜,他应该是酒微醺吧。

  
一开始听到这个名字,以为和周杰伦的《千里之外》什么的一样,会让人云里雾里不知所云。不以为然地且听着,一个貌似五音不全的男人自顾自的不知道在叽歪什么。后来听懂了歌词,觉得陈升简直把情字写绝了,也唱绝了。 再后来,我开始把这首歌推荐给别人听,大多数都是哂笑说你怎么听这种歌?我都不敢说我很喜欢啊,多好的歌,多动人。

  
许巍、汪峰、老狼他们还在唱着青春幻象的时候,陈升已经一眼望穿命运的终局。在陈升这里,没有“你是茫茫人海之中我的女人”,只有“牡丹亭外雨纷纷,谁是归人说不准,是归人啊你说分明,你把我心放哪儿”。可是,唱歌的他和听歌的我们,其实都还令人难以置信的乐观。该流泪就流泪,该谈爱情谈爱情,该过日子过日子,该跟无法相爱的人分手的时候,就分手。

  
他独特的嗓子唱“写歌的人假正经,听歌的人最无情。”十四个字道尽苍凉。 听歌的人最无情。把耳机一摘,该干什么干什么,一点悬念都没有。假正经和真无情,似乎已经成为了当下大多数人的一种状态。

  
王小波说,人除了现实中庸俗的物质世界外,其实都拥有属于自己的诗意世界。我们在一天天的长大,接受着生活不断的砥砺;我们也在一天天的远离童年和少时自己编织的美丽而多彩的诗意的世界。

  
信息日益发达,美丽却渐远了。我们在尘世中徘徊,每个人都是自己的船长,却总不能驶向理想的港湾,遂了心愿。于是,停靠在现实中的时间越来越长,诗意的世界渐行渐远。

  
陈升的音乐独树一帜,陈升的音乐为不能醉而悔,陈升的音乐为不能醒而痛。他的音乐有人格的真境,有酒神的血性,有浮世尘埃的幻化,有摇滚性情的率真,有震颤心弦的风魔……


相关评论
©2000-2017 岁月有升. 鄂ICP备1500191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