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相关访谈

许飞、陈升携新大碟 《恰许同学少年》做客

时间:2014-1-3 15:17:17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阅读:436   评论:0

许飞、陈升携新大碟_《恰许同学少年》做客

主持人邵扬:hello!各位TOM的网友大家下午好,欢迎收看本期TOM娱乐访谈,我是主持人邵扬。今天很高兴又请到我们老朋友许飞带着她的首张大碟《恰许同学少年》和她的升爷做客我们访谈直播间,有请二位。(掌声)

许飞:TOM网友朋友们大家好,可能今天在网上的朋友就不陌生,因为今天刚刚从网上回来游到这里。

陈升:大家好。

主持人邵扬:之前我跟着许飞喊你升爷不介意吧?

陈升:那就要做我的孙女喔。

主持人邵扬:昨天看到新歌发布会现场非常成功?

许飞:对,因为昨天公司人员,包括我在内准备很久了,发布会无论从细节上,还是整体上,都算是真正意义上的圆梦成功。

主持人邵扬:而且也是第一次和陈老师一起在现场。

许飞:对,我们俩个第一次同台唱歌。

陈升:不是和音。

主持人邵扬:今天来的时候,许飞还在说今天做新歌宣传很感动。

许飞:对。因为我觉得可能除了感动还有别的想法,因为可能不光是感动,我是觉得在这张专辑里边,比如说发行专辑的时候,我没想到能不能请得来。因为我想他可能也会很忙的,但是昨天他们告诉我说请来了。

主持人邵扬:特意从台湾赶过来的。

许飞:对。我觉得真的是…

陈升:我等了一个月你知道吗?(笑)我已经把所有通告解决掉了。然后一直等你的。第一件事就问我们公司的人说,到底能不能去,我一个月的工作就等这段路,怎么工作安排还没消息呢。

主持人邵扬:终于等到了。我知道陈老师之前也有很多高徒,像刘若英(最新动态、个人档案 、FLASHMV专辑),金城武(最新动态、个人档案 、FLASHMV专辑)。都没有这样跟随着新专辑刚刚发行,还没有发行,刚刚预售宣传很特意从老远的地方跑过来,许飞对你来说有什么特别吗?

陈升:因为所有的作品都像自己的儿女一样,都像自己的小样一样,因为年纪渐长,有点像老年得子的感觉,会特别珍惜。不太知道下一位制作是谁,所以一定要抓住今天的尾巴。晚年得子,许飞也许是我最后一个孩子。

主持人邵扬:最后一个孙女。

陈升:对。

主持人邵扬:我知道当天现场说之前做专辑像嫁女儿一样,但是昨天没有把女儿嫁掉。

陈升:最开始做唱片的时候,都有点像歌手办喜事,感觉像新娘跟新郎在一起吃喜酒,在中学的时候,到了刘若英,金城武的时代,到了许飞时代就感觉娶孙女了。

主持人邵扬:昨天粉丝现场反映特别好,去了很多粉丝。而且昨天算是中型的同学聚会。

许飞:对,同学会。

主持人邵扬:是不是让你想到当初上学的一些往事,每个人都扎着红领巾,包括媒体的记者,好象陈老师没有啊。

陈升:有。我在衣服上面,因为我年纪太大,他们不给我红领巾,绑在手袖上,我后来找我朋友吃饭,到处鬼混,到街上大家都朝我敬礼。

主持人邵扬:有一杆的是小队长,二杆的是中队长,三杆是大队长。昨天有没有嫉妒她。反正自己已经是大队长了。有三道杆了。(笑)有多久没有回到吉林老家了?

许飞:其实已经真的有三、四年了,我考上大学就没怎么回去,因为我考上大学的那一天,我父母就搬着行李跟我一起来北京生活了。

主持人邵扬:你的爸妈好伟大啊。许爸爸妈妈心血还是没有白费,因为许飞今年取得非常好的成绩。

许飞:怎么说呢,我会努力工作。更多其实就是为了让父母出去,然后脸上有点光,我们可能做的很多东西,其实自己很多东西真的有的时候不太会在乎别人怎么想,或者别人怎么说,但是很在意你父母他们对你的一些想法。包括亲戚提起你都是眉飞色舞,我觉得我努力工作可能有一大部分是为了这个。

主持人邵扬:还是一大部分为了音乐梦想。

许飞:对。我还是要为自己负责任,你到底要做什么,喜欢什么。

主持人邵扬:当时出了这张唱片怎么找到陈老师,重量级大腕制作人。

许飞:是我自己毛遂自荐,因为当时有一个机会,我得知了他在北京一家录音行录音,我自己就去了,看了他在录音。

陈升:那时候我觉得这样的事跟人讲了两三次了,而且真的发生过这种事嘛。

许飞:对,我自己过去说,老师,我是许飞。

主持人邵扬:知道许飞的音乐吗?

陈升:知道有一个叫许同学过来看我录音,我当时还想说录音是很生意的事情,有很多的情绪,我们决定一起开一个录音室,把我们所有的情绪都记录下来。后来从玻璃偷瞄了她,她的头很爆炸头,还以为是清洁工,其实也没有太谈到要做唱片的事。

主持人邵扬:但是初步给你留下简单的印象。

陈升:如果坐在那边看人家录音四五分钟就会觉得很无聊的东西,她就坐在那老半天,我就想这个朋友是玩真的,我被她感动了。所以任何人只要跟我玩真的,我就完了。

主持人邵扬:现在就很认真,特别感动。

陈升:对,是不是真的其实直觉,当时就知道了嘛,如果你要玩真的就陪着你玩。

主持人邵扬:三顾茅庐吗?

许飞:对,只要他在那儿录音,我就会去,把我从工作结束,比如整个工作录完我再走。

主持人邵扬:一点点感动了陈老师。

陈升:真正有一次,因为写东西嘛,通过网络传媒写一些东西给我看,我觉得蛮朴素的,这么多年在江湖上荡,一堆铁铮铮的汉子每天在办公室里讲这些事情,吃了很多大鱼大肉之后,突然想一碗小米稀饭,好清晰喔,清晰之余不知道怎么配这个料了。就好象一堆七张八嘴铁汉子突然钻出一个小飞碟,让人有点措手不及,有点慌乱。其实还是许飞救了我们这些人,因为我们从这个过程里边知道其实还蛮幼稚的。还很天真,所以我们其实蛮喜悦的能跟她合作。

主持人邵扬:之后就有了这首歌《从济南到北京》。还有就是《爸爸妈妈》。讲了你在北京的一些生活状态吗?

许飞:其实没有特别具体的事情,比如今天到北京,只是我的一些生活状态吧,或者是一些情绪的表达而已,但是爸爸妈妈可能就具体一点,就是我写的父母之间那些事情,所以这个东西我自己也是觉得挺简单的,但是我觉得不肤浅。我觉得挺好的。我当时拿过去的时候,那时候我算是第一次把自己的东西拿出来,然后给他去看,我当时觉得心里那种状态,如果是你们也有过那种经历也可以想象得到。我当时和素林姐,升哥老师的经纪人,我先发给他,我当时没有自信,我说你先看一看这个东西怎么样,如果你觉得不怎么样,不要给陈升老师。如果连陈升老师经纪人看不上的话,陈升老师肯定不会看我的东西。我说你看一下,如果你觉得好你告诉我,他说好,说没问题,当然就放下了,说等消息。

主持人邵扬:大概到了多久?

陈升:我们公司同事就说拿给会计看,请看一下我的作品好不好。(笑)

主持人邵扬:我觉得还不错。

许飞:对,我当时的那个状态害怕被他看到。因为我觉得说实话直接给他,我也怕看到那种非常为难的样子。我特别害怕被他看到。所以说素林姐你帮我给他。

陈升:还好你不住在台北,要不然拿到楼下给我们管理人员。

许飞:对啊。

陈升:我刚刚还在车上跟她讨论别的制作人的作品,每个制作人都有自己的想象,比如她拿到一个东西之后,她的差异是每个字都有自己的想象。比如她拿到一个东西之后,有一个雏形,这个东西是这样想。我觉得她那个东西蛮天真的。

主持人邵扬:丝毫没有改动。

陈升:可是当爸爸妈妈我改的那个温柔,他原来写的是勇敢的爸爸,温柔的妈妈。

主持人邵扬:调过来是温柔的爸爸,勇敢的妈妈。

陈升:大家都这么说女儿是爸爸上辈子的情人嘛。所以我在想我自己也有女儿的,作为女儿的话,我是很温柔的。所以就变成爸爸凶爸爸了,几点了还不快起来。(笑)

主持人邵扬:稍微改动了一下。还有一点小幽默在里边。

许飞:我觉得其实改了之后,旋律不同了,确实很好,说实话而且我家里我妈妈确实这样,好象北方都是这样的,都是女人当家。

主持人邵扬:那在台湾呢?不知道陈老师在家里是不是这样?

陈升:我觉得全世界都让女人当家好了,就不会很累。(笑)

主持人邵扬:这张专辑是《恰许同学少年》。让我想起一部电视剧《恰同学少年》。

许飞:对,我的少了一个字。有的人可能会联想到毛泽东的作品,我们的出发点是只有交叉,没有相融合的地方。其实可能我能想要表达的,我的这个年纪,我这个状态,经过一些成长,年少的时候一些状态。因为我觉得再过一些时候,我觉得我现在也成长了一些,比如你有现在的年龄,刚好适合把自己年少整理一下,学生时代整理一下,可能再过一些年我们要整理的是生活,可能就不是那些校园里的事了。而且我正好是今年毕业,我今年大学毕业,觉得在这个时候很适合整理出这样一些东西,有关于年少的纪念。所以就写了这么一首歌。

主持人邵扬:给之前年少的时候一个总结,一个交代。当时这个点子是跟陈老师碰撞出来的吗?还是当时就有的想法。

许飞:不是,一开始就有的想法。

陈升:我只是管音乐,术业有专攻,我的强项是做音乐,我不懂企划。

主持人邵扬:我知道还有一首歌也是你自己做的?

许飞:对,其实因为自己第一次发专辑,说真的希望自己能够做得更好。比如这张专辑是我第一张专辑,谁可以保证你出第二张专辑,第三张呢,而且包括我们一些共同合作工作人员,我就说如果给他们带来麻烦,希望他们能原谅我,因为我确实参与了很多东西,为什么要这样做,原因是因为我不能确定我还有没有第二张,第三张,第十张发。所以这张专辑里面参与了很多东西,想把自己想说的话,想表达的情绪全部表达进去,包括对音乐的一些表达。因为可能毕竟我是一个新人,很多地方我觉得肯定是不够成熟,不够完美的。但是我想我还年轻,我觉得我应该去做。

主持人邵扬:陈老师您觉得许飞怎么样?

陈升:有时候是蛮难追求的,因为我们有时候还会特意跑了很远的地方去录音,只是为了寻找不同的质感跟触感,她的第一张唱片就已经感觉很深了,很有她自己的作品,有从业二十几年的,有刚从业的,很丰富的。

主持人邵扬:还有陈老师这样的制作人,还有一些很棒的老师。

许飞:对,像袁惟仁老师。

主持人邵扬:都是很棒的,所以我想这张专辑,如果让你的粉丝打分,我想他们会给你打满分,很完美的。

许飞:他们打分会有一点私心,我估计会打满分,如果我自己打分的话,我可能会打9分、8.9分之类的。

主持人邵扬:自己觉得还是有一些地方不够满意的?

许飞:其实已经差不多了,我觉得这张专辑,我确实已经尽力了,在现有的情况下我确实已经尽力了。我觉得打9分已经非常高了,有的时候我们听专辑,我们都听过很多专辑,我们都会在心里偷偷给它打分数,这张专辑还行,有五六分,这张专辑太棒了,可能有九分,甚至十分。我甚至还会告诉我的朋友千万别买,你去听下载就行了。(笑)但是我觉得自己这张专辑我给它打的分数算是很高的。

主持人邵扬:从制作上来看有陈升这样的,袁惟仁这样的,让大家很信任。还有许飞自己的一些就很值了。我也看到这张专辑网友们的评价,可以感觉到许飞从超女到现在的一些变化,好象身上的稚气少了一些,多了一些女人的味道。(笑)

许飞:对,原来稚嫩的稚去了一些,现在长了稚气的稚。

陈老师:我觉得以前工作的时候,制作过程其实是很残酷的,男男女女也不去分辨,往一个浴室里去洗澡,就想到那个事,其实都是这样做的。

主持人邵扬:但是我知道昨天好象陈老师在说以后你有了计划,我在这里想听陈老师再说一遍。昨天对许飞的评价,希望她唱歌唱得怎么样?在现场的时候。

陈老师:因为录音工作,流行音乐工作是一门遗憾的艺术,通常我们做的产品脱手的时候,通常在我们交完混音,要出母带的时候就会知道这个东西怎么样,有些东西是精神上不能弥补的,我们想再产生一次机会,所以不拘泥出去会是怎么一回事,现在想象的去弥补我们曾经发生过的一些缺憾。如果是一百分的话,这张唱片的分数应该是九十几分,九十七、八分这样的,还差三分,就希望下一次能得这三分。

主持人邵扬:下次许飞还有这样的机会跟你合作,听到了吗?许飞?所以你不要再担心你没有第二张专辑。是不是寓意着陈老师还会跟她合作?有机会一定会的。

陈老师:刚才在路上还在想以书信的往来然后集结成书。

主持人邵扬:陈老师现在还在台湾那边生活工作,这次专程为你的事情过来。

许飞:对,我们俩个刚才还在路上聊天,我说升哥,我有的时候管他叫升哥,有的时候叫升爷爷。但是工作的时候我管他叫升哥,我说我特别喜欢现在的工作,包括录音,我觉得你对我帮助特别大,我特别喜欢和你一块工作。他说他是一个懒汉,不过没关系,我们可以写信,现在人都不写信,我们就比写信,这个信时间长了积累出来,我们可以出书,出小说。我说如果可以的话,太好了,因为我自己也有出过一本书。我想起了很多遗憾,因为我也是一个比较能写的人,我比较爱写嘛,这本书没有写太多的东西,我自己每次想起来就会觉得特别难受,特别遗憾,所以刚才我们俩个在车上聊到这个问题,说太棒了,你回去吧,你回去我就给你写信,然后互相交流。

陈升:这是一个遗憾的艺术,比如现在一本书到五六万字,如果再补充三万字,你可以告诉人家说你写的书系九万字。

主持人邵扬:我觉得这个事情历来是没有的,没有说制作人陪着歌手到处去跑。

陈升:想要做助理,我好不容易可以有一点隐型的感觉。

许飞:这张专辑制作过程,我会严重感觉到比如有一些东西比如说我已经想到了,已经意识到了,已经想象出来了。当时有很多很多经历,尤其是录音棚的时候,一些交流,一些表达,一些配合,都不可能做到自己完全满意。但是做完这张专辑我觉得比较满意,做完之后我才知道制作人的工作多么烦琐,多么庞大一项工作,不是找一个班底就OK了。有的时候我就说升哥我特别想跟你学习。

主持人邵扬:把你的经验传给我。

许飞:对。过了一个礼拜我说,我不想抢你的饭碗,后来就说写信吧,写信交流感情,然后我出书,但是我想接下来的工作或者生活中还有很多很多事情,需要我们去学习。他说我们都是从助理往上做的,哪有调头回来学呀,我觉得没什么,术业有专攻嘛。我可能除了唱歌以外,其他事情也喜欢做。如果说心里面那好吧,你跟我学,因为很多东西是我不会的,但是是我非常想要知道的,非常想要学习的。做什么没关系,我真的从他身上学到我想要的东西,所以没有什么回头,往上,往下的那种感觉。

主持人邵扬:我们今天线上来了有很多飞碟。上面的飞碟不停说了很多祝福的话,还有很多想问你的问题,他们一直抱怨为什么没有读他们的留言,因为我们聊天聊得太投入了。(笑)

网友:飞飞还记得在福建的那次活动吗,升爷爷对你的评价很高啊。

网友:来武汉吧,请你吃鸭脖子。

网友:期待你的演唱会。

许飞:4月29号是我在北展的个人演唱会,希望很多很多的朋友,有喜欢我的,不喜欢我的,甚至讨厌我的人都来看我的演唱会。

陈升:你怎么这么好呀,喜欢的人也来。我终于知道了我跟你的差别。

许飞:有的时候我觉得其实人和人之间没有那么多复杂的关系,只要是我的音乐是很真诚的,是真心的去表达,或者我很真诚和你来分享我的情感世界,没有一个人可以拒绝这种东西,尤其是音乐这种东西,比如说现在忙着看我们节目,或者看我们留言的朋友,如果4月29号那一天你要是有时间的话,可以过来看我的演唱会。

主持人邵扬:希望除了飞碟以外的一些人去了之后,不一定要加入飞碟,或者要感受您的音乐,可能就会爱上你。

许飞:对,我们不会去想强求他来喜欢我。我只希望他愿意来了解我的音乐,或者了解我现在在做什么,可能有的人会对现在的年轻人,或者对一些艺人会有很多的偏见,每天做一些访谈,每天都在做一些通告。

主持人邵扬:每天就是炒作。

许飞:对,每天就是做这些,实际上并不是所有人都是这样的。也并不是所有人都像他们想的那样,其实还是有很多的人做每天应该做的事,我觉得只要大家都在做事就可以了。

网友:TOM是我的幸运地,去年在这儿得到飞飞的祝福,今年还是在这儿看到她真好。

网友:去年4月29号是你和飞碟的福州纪念日。

网友:回飞香港宣传吗?

许飞:我希望在香港拿一个奖。(笑)

网友福州果果:主持人姐姐,你帮我们福州碟子,问问飞飞什么时候来福州。我们很想她。

网友:升爷爷太搞怪了,小动作好多。

主持人邵扬:看来以后陈老师在我们飞碟点多了一个称号,升爷爷。(笑)我们这里面有太多留言,在这里我就不一一说给许飞,因为大家都很熟了,很亲近的飞碟很多你都见过,所以你对他们想说什么,也都知道,其实他们大都对你说的是祝福的话,问你最近的一些状况,这次演唱会陈老师会跟你一起站台吗?

许飞:他可能到28号那天才知道自己29号能做什么,所以我到28号那天给他打电话,升哥你会回来吗?我估计他会把手机调成留言,对不起你呼叫的用户不在服务区,稍微会回复你,也许他之后忽然出现,然后我会说升爷爷为什么不给我回复,他肯定会说“天王都是这样子啦”。(笑)

主持人邵扬:希望29号演唱会能看到升爷爷的身影,许飞最近有什么新的计划吗?

许飞:新的计划,接下来今年会做一些全国的校园巡演,巡回演出。

主持人邵扬:那太好了。(笑)好多人又有耳福和眼福了。

许飞:对,接下来会走很多大学的一些城市,这是我08年最重要的一些事情,介绍我的音乐。

主持人邵扬:很多人知道许飞的音乐是这个样子的,是代表许飞的。那陈老师呢?这次从北京回到台湾,自己接下来还有什么计划吗?

许飞:其实我对校园的事情也很感兴趣。因为到处旅行,采风,当她和音,也蛮好玩的。

主持人邵扬:有没有想过升爷爷当你的助理?

许飞:那我岂不是请了一个中国最大牌的。(笑)

主持人邵扬:反正他也想旅游,想采风,就跟着你走吧。要不要带着一些行李?

陈升:我的行李很简单,就是一把吉他。

许飞:我昨天还跟我的工作人员在谈,如果可以拉上升哥一起做巡演那就太棒了。结果升哥说我愿意去,可以跟你一起采风,我原本的计划可以全国校园巡演,可能现在要重新调整一下这个计划,我们一块来做,我想这场演唱会一定很精彩的。

主持人邵扬:陈老师的粉丝是从80年代、90年代到现在都有的,想想当时现场气氛会是什么样的?

许飞:如果一块演出,一块弹琴对我来说是太容幸的一件事了,所以我会在升爷回台之后考虑这件事。

陈升:我们可以联手去拿格莱美音乐奖。

许飞:我也要去香港,去台湾,去新加坡拿金马奖、奥斯卡奖。

主持人邵扬:今天因为时间的关系,在这里对你的飞碟,还有我们的网友说一些什么?

陈升:我希望大家每天都要保持不断的恋爱的心情,不是叫你真的恋爱,是保持恋爱心情就好。保持恋爱心情人就会容光焕发。(笑)

主持人邵扬:所以才看这么多年保持这样的心情,所以看到您一直都是这样。

陈升:你暗示我在恋爱吗?恋爱的心情就好。(笑)

许飞:我觉得升哥的祝福,我就很难把它拉到另外一个程序,我希望TOM所有网友,包括网络上的碟子。2008年我们共同的目标就是寻找更快乐,自己的生活方式,有很多人现在被各种各样的事情所累,希望2008年找到最好的方式,升哥说是每天保持恋爱清,我希望大家每天抓住恋爱的甜蜜的味道,每天开开心心。

主持人邵扬:我在这里代表碟子,还有TOM网友,每天保持恋爱的心情,记住恋爱的味道,我也祝升爷爷身体健康,许飞的音乐梦想越飞越高,就像她的音乐梦想一样,谢谢二位做客我们访谈直播间,今天访谈就到这里结束,拜拜!


相关评论
©2000-2017 岁月有升. 鄂ICP备1500191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