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相关访谈

许飞独家做客新浪聊新碟 陈升自谦只是合音

时间:2014-1-3 15:18:44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阅读:357   评论:0

许飞独家做客新浪聊新碟_陈升自谦只是合音

新浪娱乐讯 步酷音乐旗下新声代唱作女歌手许飞于本月底发行自己的最新音乐大碟《恰许同学年少》。4月22日下午17时,许飞独家做客新浪在第一时间与广大网友分享了这张让歌迷等待已久的新碟。同时,制作人陈升老师也做客直播间与网友一同分享幕后花絮。以下为此次聊天实录:

许飞独家做客聊新碟 陈升捧场自谦只是“合音”

  主持人:欢迎各位新浪网友,我是主持人赵宁。刚刚在鼓楼附近和大家举行了首张专辑见面会的许飞,就携带他的恩师陈升:一起来作客新浪,我们一起来欢迎一下他们。

  主持人:可以看到陈升老师好象还是在刚才的氛围里面,还戴着大队长的标,给大家展示一下,让大家看清楚一点。

  陈升:我今天的身份是许飞同学的合音,比自己发唱片还有另外一种兴奋的感觉,特别奇特,蛮好玩的。

  主持人:而且今天也是首次戴上我们很多人非常习惯的大队长的队服。

  许飞:有红领巾,因为今天每个人会呆一个红领巾。但是升爷就说他要给这个人戴,他胸前有一个小人嘛。

  陈升:他们不给我戴,因为他们觉得我是爷爷级的。

  许飞:就给那个小人带了一个红领巾。

许飞:很珍惜和升爷爷的合作

  主持人:在之前我看到许飞写下了一篇博客,他提到陈升老师今天会出席发布会,陈升老师可能还没有看到,在许飞博客里。我读给你听好不好?看到升爷爷明天会出现在发布会,忽然觉得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虽然明天才开发布会,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会有一种已经经历过了的感觉,好象以前的事情一样。很想念升爷爷,不知道明天见到他自己的表情是抱住他欢呼呢?还是想哭呢?

  陈升:怎么都没有呢?

  许飞:我觉得可能想哭会多一点,但是我觉得可能因为没有什么理由。一见到他升爷爷,然后坐在那哭可能会觉得很奇怪。但是说真的,我真的是很想他,因为我觉得特别难得的是什么呢?比如说像陈升老师这种前辈,我觉得能和我这样一个新人,而且我们认识的是在我比赛的时候就开始合作了。我觉得那个时候的感情会让我觉得很不一样,就像他刚才说的是奇特,但是我不知道是什么奇特。但是在我这,我是觉得那个时候作为一个歌手来讲,如果可以和很大牌、很好的制作人合作,那是一件很幸运的事。同时我觉得如果你又可以和这个制作人有一些不管是心灵或者是思想上的交流,那才是更幸运的事情,而不是只是和一个大牌合作而已。是真的可以,比如说我第一次见到升爷爷的时候,我是真的觉得可以和他交流,他没有瞧不起我,也没有看不起我,他也愿意和我交流。这对于我来说,我觉得既是鼓励,也又是非常感动。经过两年的时间,他做完了我的两首歌以后就回台湾了,剩下的时候就是我一个人在北京,继续我和我们的全体工作人员一起努力做其他的歌。这个过程我真的很想他,我今天我今天见他说升爷爷,你能不能没事多来北京?我们一起出去玩怎么样的。我们等于是专辑的开篇两首是升爷爷帮我做的,接下来的哪些歌制作的过程很想他,所以今天看见他,我就觉得感谢他来,也确实感谢公司替我把这个话带到,然后把升爷爷请过来。

  主持人:一直听许飞叫陈升老师叫升爷爷,我很想知道这样一个称呼的由来是始于第一次的合作就开始了吗?

  许飞:我这样叫他,我现在也觉得现在其实坐在我旁边的我更想叫他升哥。因为我第一次见他的时候情况很特殊,他在录音棚里录音,我记得很清楚,他穿了一个很肥的沙滩裤,一个白色的体恤,然后他戴了那种我觉得像老花镜一样,我觉得不是近视眼的那种眼镜,是那种纯白色的没有框的很花的眼镜,他在那看歌词。那是我进来看到他第一幕,他坐在那离的很近看歌词。然后灯照下来眼镜是白光闪闪的。他头发有一点白,我从旁边看觉得他特别像一个老爷爷。我就忍不住那样叫他了,但是我觉得这样叫会把升哥叫老了,我以后慢慢改这个称呼好不好。以后就叫升哥吧。

  主持人:以前肯定没有人这么叫你吧?

  陈升:你爱怎么叫就怎么叫,没关系的。

  许飞:我觉得叫升爷吧。

  主持人:这个称呼很响亮。

  许飞:我觉得升爷可能不太了解,北京会把一些什么什么爷,通常都是比如说一些黑社会老大或者是龙头老大什么的,比如说姓许我们叫他许爷,姓王叫王爷,升就叫升爷吧,这样的话就不会叫老了。

  主持人:我刚才从陈升老师看许飞的表情,包括说你叫我们什么都可以,我觉得他的话意里面含有无限的宠爱,真的有点爷爷宠溺孙女的感觉。

  陈升:我和她做唱片,所有的素材都是她讲出来的,或者是她人物的背景,是这样开始的。所以我认为敏感的人敏感,像她这样的人写作是天成的。我们只能说从她身上再抓取更新的东西,以至于我觉得我和她共处,我觉得最大的趣味是告诉她,能做这个行业其实是有幸的,很有趣的。应该更开阔一点,更娱乐一点。你想想看,那么多人,为什么就刚好我们这样的人,老天赋于我们写作的任务,和某种程度的敏感,然后在身上给我们适当的体力和嗓子,然后去发表,这是老天给我们的优惠。其实我们应该有一定的责任,要去宣扬我们写作的东西,这才是重要的,所以我一直在提醒她说,写作其实本来就是存在的事情,更重要的是要去走动。然后让这个行业变的更活泼有趣一点。

  主持人:我现在看到两位坐在一起,会让我想起电影《飞行日志》里面的画面,在那个片子里面陈升老师显的很酷。

  陈升:其实导演给我很大的空间,其实他们都有大概的脚本和对白。我是演我自己,所以导演每次都告诉我说,如果你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所以大部分在电影里面讲的都是我对这个行业的不满。你看看你们为什么一定要肥臀的妞,或者是身材一定要什么样子,或者是一定要帅哥,你们怎么没有想想音乐的主体呢?我见到她第一次的感觉就是,我听说过这个人,但是我没有想象她是什么样的人,我只从音乐的主体断定我们能不能做这个事情。以至于她长的怎么样,或者是她的身材是什么样,我是后来慢慢才发觉的。好象还不错。今天过了一年之后再看她,好象还长肉了,越来越有女人味了。

许飞有了女人味 造型突破的很成功

  主持人:包括今天出现在大家面前和在新专辑造型中出现的许飞,真的是给大家眼前一亮的感觉。刚才有人猜错许飞今天穿的是不是裙装?

  许飞:其实这个有点象裙装,我也说不出来它是什么,就算是裙装吧。

  陈升:老夫子装,因为像漫画的老夫子。

  主持人:一开始我知道在给这张专辑做造型的时候让许飞有一点犹豫的过程,听说造型师要有一点淡淡的指甲油,包括发型的颜色,服装都会有一些改变?

  许飞:比如说让我染发和染指甲,我就不太信任他们,我就说你怎么样说服我呢?或者是给我做一个例子,我做出来一定会怎么样?还好我们的造型师和发型师整个的团队没有被我难倒,我说出来以后他们就真的把我给说服了,他们拿了一些例子,比如说我会向你担保头发染一定是什么颜色,比如说走在街上会是看不出来的,然后灯光打有一点点。其实女孩有时候需要一点容光焕发的感觉,那我就尝试一次,我自己还觉得挺满意的。

  主持人:突然看升哥的头发白色是不是特意做造型做上去的?

  陈升:把你的团队介绍给我吧,我自己10年、20年都没有改变造型。我最近想改头换面一下,这个是岁月给我的痕迹,你让我把它染成别的颜色我太不愿意。可以改变我身上的样子,头发就不要动了。

  主持人:在这个发布会上,两位合作了一下,陈升老师刚才还很谦虚的说自己是做合音的,还合作了一首歌叫《吉林到北京》,也是转寄里面的第一首歌词。

  许飞:我专辑里的第一首歌词可能更早的出现在电台里。那么这首《吉林到北京》是我比较推荐的。这张专辑里我最喜欢这首歌了。就音乐本身来说,比如说这首歌,我觉得这首歌也有很多地方甚至不适合用来推,比如说这首歌很长,如果我去每个地方,包括我们当时特别想把它做第一主打,但是考虑到这首歌差不多有七分钟,所以每次演唱都是一个巨大的考验。我觉得比如说它有一些地方真的不适合越来做推广或者是怎么样的。但是我觉得在这张专辑里,它是从歌词上或者是编曲里面搭配的天衣无缝的。我觉得自己唱的应该也是升哥想要的东西。

  陈升:CD是永远要放在那里的。你想想看,当我们都不在的时候,这个CD还会一直存在下去。你现在想这是多么可怕的事情,你怎么可以不斟酌呢?

许飞:陈升老师太严苛

  主持人:借这个机会想问问两位,两位在合作的过程中,制作人陈升老师给许飞提出了什么样的要求?

  许飞:我觉得和陈升老师合作给我最大的感触就是他虽然是比较苛刻和严谨。我和他录音是最累的一次经历了。

  陈升:我很严格吗?我不是每次录音都给你讲笑话吗?

  主持人:累是体现在什么?

  许飞:比如说我们每天录歌要从八点录到两、三点,而且要连续一个星期。他在另外一方面又是对待音乐的态度非常自由,我问他怎么唱才最好听,他说只要你拿出最好的状态就好了。你知道吗?可能我觉得光作为歌手来讲,其实作为一个歌手挺怕碰到别人教你怎么唱。还好他对我没有任何要求。他只需要说你就拿出最后的状态,你自己最喜欢的。因为我在录音的时候有一个大玻璃,我们互相是可以看到对方的,有的时候我录的真的很累,因为在放着音乐,他就会站在玻璃对面跳舞。我觉得这个合作的经历对我的帮助还是挺大的。

  主持人:陈升老师是和每一个歌手合作的时候都会说按照自己想要的感觉唱吗?

  陈升:我认为一个人最娱悦的申请就是回家洗澡的时候,你在洗澡的时候很不自觉就会哼出声音。那么今天我们的歌都是自己的故事,那个歌要那么长你要负责任,因为你给我那么多的故事。刚才已经说了,这个歌等于是她的背景。所以她给我那么多的故事,所以我就编篡起来,她的材料就是那么长。如果我是住在这边的话,我可能会两三天让你来录音室录一次。之前刘若英有一首歌录到三年的记录。就是知道她一定会做到那个状况,因为我们把想把一个人按照样子塑型,我们会做一个衣服让你穿,但是我们不会说就是觉得你硬穿进去,让你很不舒服,那是不对的。我们会划一个框框,让你在里面很自由的游走,这样你就有了自己的样子。


主持人:我相信在这样做是对许飞的一个非常大的信任。

  陈升:这是一个很对的直觉,就认定她是属于我们这种类型的。

亦师亦友 陈升:我也需要在年轻人那照照镜子

  主持人:您刚才提到刘若英还有金城武都是陈升老师的高徒,那么您挑徒弟的时候是不是有直觉的部分。

  陈升:可以感觉到这个人,比如说许飞。人都有私心,你做一个事情,你花那么多心血,不是说一定要得到物质上的代价,你至少要得到精神上的代价,到最后都有精神上的代价。就是说这个兄弟,这个朋友,这个女生,我们曾经有帮她做过什么事情。也许以后就不再见面了,但是我们的成就感还是会存在心里的。因为两地相隔,当时做完唱片之后也说不定。比如说我们钱拿了就走了,但是有一种感觉就是说像这样的朋友,我们以前常常会讲,我总是和金城武和刘若英讲,只有那种蔓藤,我们不要那样子。我们要像大树一样,彼此间隔很远,然后长到在天空拓展开,虽然我们离的很远,但是如果我们长的很高,可以在天空交汇了。所以我们非常愿意像神舟火箭一样飞出去,旁边助升的马上脱离,然后让主体飞上天空。我真的很愿意做这个事情,帮她合合音。

  主持人:相信这样的合作其实会慢慢变成亦师亦友的关系,今后许飞在成长过程中可能会更多的出现陈升的帮助。

  陈升:很多人会找回来说要找照镜子的感觉。当你告诉他你应该做你原来的样子,或者是你应该回到你原来样子的时候,通常谈论不是很愉快的,因为人都是会变的,也许自己也变了。我们可以从年轻的人身上看到我到底怎么样了。我们互相看就像照镜子。

陈升:我们都是寻梦的人

  主持人:能不能借这个机会谈谈您的几位徒弟,包括许飞。他们在音乐上可能有不一样的发展方向,您会给他们做什么样的预测呢?

  陈升:他们身上都有一定的材料。比如说他们的敏感度,他一定有某种程度可以自己书学,可以记述下自己的心情。他们可以有很艺人的喜怒哀乐,但是一定又有那种良善,他们不至于到最后有点不认人了。我觉得这个都是直觉的,我觉得我们这些朋友大家都是这样的。迟早一定都会在天际交汇,我们没有打算要成立什么宗派或者是什么的,但是我们就是寻梦的人。他有一些语言,不是文字或者是话语能够沟通的,这个在音乐上面,我们只能说是彼此偶尔能够辨识的音乐人。

  主持人:对我们许飞的未来音乐道理您有什么样的期望吗?

  陈升:我刚才已经说了,其实今天刚发了片子,就像把自己的小孩介绍给世界,或者是嫁女儿。这个时候应该毅然决然的调头,要狠到不再去自恋或者是品尝自己出去的东西,应该回家的时候想想,抱吉他弹新的,作为创作人来说是永远在创作的,而不是自恋品位自己在哪里得到多少掌声。我们经常说这个是虚的,过去曾经发生过得那么多的掌声和赞美,艺人就好象在冷风中被一堆人推上了一个山峰,然后我们上去的时候都浑浑沌沌的,非常兴奋,很模糊的,然后我们一个人坐在山颠上,我们失去了下山的功能了。可是这些掌声还是要去鼓吹别人的,那我们该怎么办呢?我们说一个人坐在山头上,等着夕阳西下,我想我是永远的许飞,我是永远的升哥,你们要扶我,我要下山。我觉得这个行业最残酷的就是把一个人顶上山峰,然后这个人不懂得下来。这个人会变的有忧郁症,甚至不快乐,这样的生活有什么样的意思呢。

许飞:很幸运碰到陈升 我要保持清醒的大脑

  主持人:不知道许飞听了这些话有什么感触?刚刚结束比赛的时候或许会有这种感觉。

  许飞:我觉得要说良师益友的话,可能一个人在一生当中能遇到一个良师益友,对他的人生是有很大帮助的。我觉得我还是比较幸运的。在我之前的生活当中,没有认识到升哥或者是很多朋友前,我有遇到过良师益友。现在我做了艺人,做了之前可能不了解,做了以后真的要像升爷讲得那样,艺人一定要保持一颗非常清醒的头脑。艺人只是你工作的性质而已,艺人也是要工作的,你要和所有的人一样。比如说IT业、商业,他们每天在做什么都是让自己变的更强大。这样可以赚更多的钱。我觉得艺人也是一样,要不停的让自己更强大,这样才可以获得越来越多的尊重,会获得越来越高的地位。这个东西刚才像升爷讲的。有的时候确实很多人上了山了,但是忘记了怎么样下山。如果你还没有学会这个本领的时候,你可以想另外一个办法。比如说我们不用想下山的本领,我们应该保持清醒的头脑,就是说不要傻傻的坐在这里,抱着荣誉,那可能就会很惨。所以我自己的想法是我现在一直在联系或者是学习让自己时刻保持一个清醒的头脑,我会时刻提醒自己说你要和所有人一样,让自己变的更强大。很多人以为艺人就是每天做采访,演出就可以了,又有钱拿,又有名誉。我今天来的时候有和升爷讲,我说今年有很多感触,这些感触来源于什么呢?就是说我慢慢真的觉得作品对于一个艺人生命力的重要性。我觉得只有作品是最真实的,可能真的有一天你忘记这个人,但是歌听起来你还会觉得很好。这些东西才是最真实的。我今天就和升爷讲,今年我想让自己多去写一些,当然这个可能说起来很简单,但是做起来仍然很难。但是我想我已经找到方向了,至少我会朝这个方向走。所以我想说的就是升爷千万不要怀疑我忘记了怎么样从山上走下来,或者你要相信我第一我有一个清醒的头脑,所以我会这个本领。第二我会在去上山的路上不断的学习,然后让自己在山上生存,不管是吃野果或者是怎么样,总之我会在山上活的很好。

  陈升:也许你应该教教我,我就是在山上活了十几年的人。

  许飞:我觉得我们今天聊的好象和专辑没有什么关系。

  陈升:这个会比较快乐。就像我刚才听到你在车上讲电话,说妈妈在家里做了鸡,晚上就要回去吃。这个事情很简单,如果一个人能够很快速的,在一阵很热烈的掌声和鼓噪当中能够很快速的转弯,这就表示说他是一个富足的人。有的时候真的是这样,一阵鼓噪之后就会对很多人不满意。

  主持人:我认识许飞两年时间了,我觉得她一点都没有变。

  陈升:我感觉她去年可能比较忧郁一点,这次看到她又回来了。

想法越多就越累 欲望太多不容易快乐

  主持人:她的第一张专辑可能酝酿了很长时间,有时候我们说酝酿是一个很好的字眼。但是只有许飞自己知道其中的困难。

  许飞:去年确实是挺难熬的,升爷看的很准。我去年包括在做这张专辑,因为有的时候我会想如果我没有这么多想法就好了。比如说现在升爷会夸我说觉得许飞会有一些自己的东西,包括她自己写的东西。包括他觉得你应该有自己的个性和思想。但是在去年,我一整年都很挣扎,我挣扎的就是说如果我没有那么多想法我会过的比现在好很多。因为你没有那么多想法生活会更如意一些。其实我对生活是非常没有欲望的。可能老师会说过,人如果欲望很多就不会快乐。所以我觉得生活还是比较容易满足,但是我觉得在有些事情上,自己的想法太多就会很累。

  陈升:我觉得去年你有很多事情都做不完。我甚至都没有和你讲几句话,虽然见面的次数比现在还多。

  许飞:现在专辑已经做完了,在这个过程中,我觉得如果别人问我有没有变化,我会说变化太大了。因为我觉得自己成长了很大一块。今年我就会对自己的工作,包括对生活的态度,还有对学习的方式都有一些调整和改变。我觉得每个人应该很有自己的想法才对,那么怎么样你可以把自己的想法落实,又不去打扰别人。不能因为自己想做的东西,就影响很多人,麻烦很多人,这件事明明做不了,你又想做。这样对你和你身边的人来说都会很痛苦。现在我已经找到了这种生活方式,我又可以保留自己的想法,把所有的事情做好。我又可以最大限度的不去麻烦任何人,所以我觉得我今年升爷不会看到我愁眉苦脸的样子,我今年会好很多。

专辑的含金量很高 它们不是图案是写照

  主持人:作为一个音乐人最重要的就是把生活当中的东西记录下来,然后和大家共享。那么请许飞给我们介绍一下《恰许同学年少》这张专辑。

  许飞:这张专辑我觉得10首歌都很金量很高。比如说第一首歌就是《吉林到北京》,里面包含了我的一些人生真实经历,还有一些真实的想法。而不是去靠文笔非常好的人去描绘出来的很漂亮的图画。它不是很漂亮的图画,而是很真实、很平凡的写照。另外我觉得陈升老师很大牌,而且够专业。

  主持人:说到两位之间的合作,我曾经看到一个乐评人的评价,我比较了很多歌手和制作人的关系,他认为你们俩是非常成功的。因为一个歌手的成功,包括把音乐的潜质挖掘出来,最关键的一步就是要有一个好的制作人。

  许飞:这个太重要了。

陈升:这张专辑是许飞素颜的一面

  主持人:一个好的制作人可以发现歌手身体上面的音乐潜质,并且可以把一些不是很完美的部分转化为很好的部分。

  陈升:真会说。

  陈升:我正想补充这点,其实在技法上是有一点小小的粗糙的。可是我们是这样形容的,如果你试了十次都很完美,这是没有人性的,我们宁可选第十一次粗糙一点的。但是她是有情感的,我们会选择这种的。并不是说再试下去不会得到两边都有的好处。但是有时候我们从小小的粗糙来看这个人,其实才是真实的。就像我们常常形容的化妆这样的事情,如果在家里看到自己没有化妆的是非常新鲜的感动。再美的女子如果24小时都化妆睡在你身边,你是看不清楚的。所以我们将许飞素颜的这方面给大家。

  主持人:我想到一个好的制作人是可以让一个歌手清楚的认识到自己。像许飞提到在一开始的时候,会有不少的人给你意见,给你规划道路,会给你很多的歌词。

  许飞:我不知道制作人和艺人之间制作人怎么想。但是我自己艺人,制作人对我的这种挖掘会有多么重要。每个人当自己成长起来,刚才升爷讲了一棵树,不管是树苗还是一棵小树,我觉得我已经长出来了,我需要的是不断的修理我。因为我们每个人都是有一些经历的,最好的是能够把自身有的一些好的优点展示出来,当然缺点要尽量的屏蔽掉。因为我们都想要拿出最好的东西。这张专辑我觉得和陈升老师合作的这两首歌就不用介绍了,我自己是比较喜欢的。像淡淡的歌是主打歌,是我的师弟写的一首歌,这和我原来的实际是很贴切的,因为我原来就是一个人弹一把吉他,所以这觉得这个是很许飞的。我觉得很幸运,有一首很适合自己的歌,而且也是很好听的。我自己创作的比较喜欢《飞碟与大头》,这个就是写歌迷和我之间的状态。我写这首歌是看的飞碟和许飞之间发生的事,我觉得很好玩就记下来了。这首歌基本上前面都是说,我为什么选择用说的方式,我不是要走说唱的方式。但是这次为什么会说,因为我写了太多的词,那么多的词没有办法唱。所以我就干脆都变成说了,说就很快,只唱一段。我也尝试了一下不一样的风格。而且这首歌是我自己做的制作人,包括编曲我都是自己把关做的。


陈升:下次换你帮我做一次,也帮我编两个。

  许飞:这首算是我自己成长的记录吧,包括我另外写的一首歌《痊愈》,这个是由小胖老师做的制作人。这首歌我自己比较喜欢,可能小胖老师也挺晕的。因为我们两个录这首歌的时候也是很不容易的,但是最后的结果还是比较满意的。还有另外一首《夏天的味道》,这首是大家听了以后都觉得比较好听的,因为我们选了很多人来听歌,最后还是听大家的意见。它可能是略输了一两票,就没有做主打。如果有人发一张专辑你会喜欢哪首歌,他可能会选一两首。但是如果问我这张专辑有几首喜欢的,我差不多有四、五首都是特别喜欢的。所以可能也有自己的一些私心,自己喜欢了就说很好。但是我也希望很多的朋友都来听听。因为我觉得内地有很多的新人已经在崛起,这些新人需要大家关注他们,他们的力量也不容忽视。大家都关注这些新人,大家都关注这些新一代,多给他们一些宽容,我觉得他们一定会发展的非常好。因为现在的条件和以前还不一样,现在的条件各个方面,比如说科技、文化都会很领先。

  陈升:小孩子坦白过头了,让我来讲一下。像我们不会说这里面会有四、五首都会喜欢的。我们会说好不容易怀胎这么久,终于生下十个小孩了。这十个小孩都是我的心头肉,每一个都很可爱和漂亮,所以我要推荐给你们。

  主持人:我采访过很多的歌手基本上都会这么说,都会说我都很喜欢。

  陈升:我以后出专辑要学她这样说,这里面我只爱听一首,其他的都不好听。

  主持人:升爷要说这样的话效果可能不一样,大家会觉得这是黑色幽默。我们有一些网友有很多的留言,有一位网友说昨天还在听陈升大哥的歌曲《最后一盏灯》,最是感觉最后的嘶喉可以震撼我,非常喜欢你的风格,希望有更多更好的作品。

  陈升:如果给小胖老师听到,他会说会说这位朋友为什么会听这么冷门的歌呢。

  主持人:刚才说到七分钟的歌词的时候有一些朋友告诉我,说陈升大哥之前的很多作品也有七分钟之长。

  陈升:七分钟的歌在我们的专辑里算小品。

  许飞:还有大戏。

曾进大学校园讲课 分享唱歌的喜悦与经验

  主持人:现在许飞越来越能说了,因为她之前有当老师的经历,升爷知道不知道。她去美术学院给学生们讲叫做《歌曲的表情》,一共有17节课。给大学生讲课。

  许飞:我就是去和大家说,我唱歌没有什么表情也是一种表情。这个只是开玩笑了。其实说真的,我当初收到这个邀请函的时候是特别开心的,就是中央美院城市设计学院让我去给他们讲课。这件事情出来以后在网上有很多人评论,大家有支持的,也有很多人置疑。后来我去上课,上课第一天只有一个班,一个班20多人,只有两个是男生。所以我给大家一上课的时候就讲的很清楚,我很荣幸来这个学校做你的小老师,但是另外一方面我想说的就是我们把这次当做一个交流。因为术业有专攻,你们学的东西我可能不懂,但是我身上有你们不懂的东西你们问我,我一定会找一个最满意的答案给你。然后在上课的过程中,我没有什么可以教给你们的。我有的只能是一点经验,我看到的,我听过的,我听说的,我讲给你们听。我希望是一次很好的经历。

  主持人:大家呼声最高的就是4月29日许飞有一个自己的音乐会和大家见面,当时升爷会不会和大家见面?

  陈升:我对听她的课比较有兴趣。我自己要到某些地区去,带着像机和笔记本去采风,当然她愿意带着我去走的话,我就是她的合声。

  许飞:我不知道升爷的行程,但是我今天向升爷递交一个申请,因为4月29日是我个人的第一个演唱会,我请升爷过来和我一起唱。如果他要是没有时间的话,就是下一次。如果他有时间的话,升爷不应该拒绝我。

  主持人:这里有一位网友说希望升爷来北京开一次演唱会,他一定会捧场的。

  陈升:现在飞机很方便的,很多气氛也越来越缓和了。那么你们能来台北吗?因为我比较懒。而且我可以带你们玩,我可以带你们去看海。台湾的北边、东边都有很大的海,还有海鲜吃。有很多摇滚乐团,欢迎每个人都来。

  主持人:今天很开心能够邀请到许飞和陈升大哥来新浪。我相信不可能在很短的时间内让所有的飞碟朋友们的问题都得到答复,但是未来还是有很多的机会。最后应大家要求让许飞站起来给我们看一下她的这套衣服。谢谢大家!这场聊天到这里结束了,谢谢陈升老师、谢谢许飞!


相关评论
©2000-2017 岁月有升. 鄂ICP备1500191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