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其他杂评
  • 陳昇環島奇遇記

    置顶陳昇環島奇遇記

    幾個星期前有位C小姐打電話過來,她需要多間雙人房,電話那頭的聲音只簡單說明她所需的房間數,並沒有問太多問題,就像平時的訂房一樣,不過這個季節會訂多間房的旅客較少,我直覺猜想應該是小公司、企業的半員工自助旅行吧!!她們入住當日大約晚上8點左右,C小姐先開著一台箱型車到達民宿,車子後... 阅读全文>>
     2017-7-5 6:20:29  阅读:27  评论:0
  • 置顶马世芳:陈升和伍佰的第一次

    台湾文化人马世芳文笔细腻精巧,且擅长讲故事,素有“台湾首席文艺青年”之称。他也被公认为台湾流行音乐的忠实观察者与记录者。马世芳新近推出简体中文版《耳朵借我》(理想国,2015年6月),用饱蘸情感的文字记录不止一代人的集体记忆,探幽被遗忘的大小声音。本文以一个局外观察者的视角记录了... 阅读全文>>
     2015-6-28 15:00:18  阅读:758  评论:0
  • 陳昇跨年演唱會 一開23年秘訣

    陳昇跨年演唱會 一開23年秘訣

    ▲陳昇在台北信義區舉辦超過20 次跨年演唱會,從一片荒蕪的東區,唱到現在是首善之區。(圖/商業周刊/攝影郭涵羚)時間回到2015年12月31日,台北國際會議中心,陳昇跨年演唱會。午夜12點多,他背對觀眾唱起20年前的老歌《鏡子》,因為才開口,便紅了眼眶。台下3千名聽眾,像老朋友般... 阅读全文>>
     2016-12-29 11:33:51  阅读:164  评论:0
  • 这些不是陈升写给别人的歌,而是他嫁出去的女儿

    这些不是陈升写给别人的歌,而是他嫁出去的女儿

    一直很嬉皮的老男人陈升,拥有极强的艺术创造力,在几十年的音乐道路上笔耕不缀,这在乐坛的音乐人中极其少有。除了每年都出优秀的音乐作品外,其实陈升还给不少人写过经典的歌。不敢在午夜问路 怕走到了百花深处人说百花的深处 住着老妇人缝着绣花鞋 面容安详的老人依旧等着那 出征的归人《北京一... 阅读全文>>
     2016-6-1 12:46:14  阅读:333  评论:0
  • 陈升:一个回不去的老嬉皮

    以前念书的时候也是一个人在陌生之地,但年轻好像体会的更多是美国大片一样浮夸的自由,那时候听大门乐队,因为他们很古着,离流行远,专门小众地装逼着。但十来年以后,我会哼的还是只有一首《The End》,而且只会哼个开头,this is the end, beautiful frien... 阅读全文>>
     2015-9-2 14:16:27  阅读:510  评论:0
  • 媒体札记:陈升“小清新”

    “one night in 北京,我留下许多情,不管你爱与不爱,都是历史的尘埃”——陈升是这么唱过,可他现在并不这么想。这位台湾老牌歌手的反服贸言论,发表在11日出版的绿营媒体自由时报上:“陆客真的不要再来了,我们真的要牺牲我们的生活质量吗?有人说不签服贸会被边缘化。我想问的是,... 阅读全文>>
     2014-5-16 10:32:03  阅读:408  评论:0
  • 金城武:还记得年少时的梦吗?

    金城武:还记得年少时的梦吗?

    “还记得年少时的梦吗?像朵永远不凋零的花⋯⋯”有一天路过楼下电影院门口贴着的巨幅《投名状》海报,望着金城武那张恶狠狠的面孔,我竟然情不自禁地哼起这样一句。在那一刻,我脑子里浮现出的并非电影里刀光血影、杀气腾腾的场面,也不是“抢钱,抢粮,抢娘们儿”,而是那张... 阅读全文>>
     2014-3-30 17:58:26  阅读:1116  评论:0
  • 陈升台北跨年演出二十周年记

    陈升台北跨年演出二十周年记

    陈升和周云蓬在绿岛。图:大方去年某次应邀参加陈升的大酒局,喝到情浓处,大家开始聊音乐了,在座的还有陈升“新宝岛乐队”的音乐家们。一帮搞音乐的喝着酒说音乐,早晚要打起来的。陈升首先发难,说:“周云蓬你那不叫音乐,只是意识形态罢了。”这下说到我痛处了,我心想,您还来真格的,我调动所有... 阅读全文>>
     2014-3-26 13:35:39  阅读:766  评论:0
  • 陈升《我的小清新》:重口味的老清新

    “老顽童”陈升的新专辑《我的小清新》甫推出即遭遇一片恶评,真的小清新受不了他怪声怪调的碎碎念,曾经的歌迷又觉得他“太左小祖咒”——很多忠粉扼腕顿足,自从陈升搭上左小祖咒,就变得“面目可憎”,歌越来越难听难懂,如果说上一张《家在北极村》还有几分感人,这张《我的小清新》简直是重口味。... 阅读全文>>
     2013-11-25 14:47:51  阅读:548  评论:0
  • 崔健 陈升

    看了刘瑜的书开始听崔健,听着崔健想起了陈升。差不多的年代,差不多的年纪,一个在海峡这边,一个在海峡那边,同样才华四溢,同样特立独行。崔健是愤怒的,他一头扎进叫做现实的东西里,企图找出关于生活的真理,关于时代的答案,从《一无所有》到《新长征路上的摇滚》,再到《红旗下的蛋》,他越走近... 阅读全文>>
     2013-2-8 19:49:28  阅读:877  评论:0
©2000-2017 岁月有升. 鄂ICP备1500191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