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升网

P.S.[是的,我在台北]专辑最新报导

升网 10年前 ( 2010-06-10 ) 526 抢沙发

停止不了脚步,因为陈升有太多故事想说

走着走着,生命就流了出来。
又走着走着,灵魂就留了下来。

停止不了脚步,因为陈升有太多故事想说,
说不完的,因为舍不得定义这样美丽的经过,
说不清的,因为这个故事才正要开始。
在什么时间遇见什么人又经过了什么风景,都是对的。

城市是一个巨大的分母,乘载无限的故事,
【P.S.是的 我在台北】
___这里的故事没有尽头___


升歌的主人公,常是你我生活中微不足道的边缘角色,它可能是一只小黄狗、有听没有懂的异乡人,或是在街头跳舞的小胖子;这些、那些眼角余光也容不了的细碎人事物,却透过陈升一点一滴补完了我们丧失的灵魂。如果有天,我们放弃服侍欲望与喋喋不休的爱情呢喃,或许\就能听到这座城市彼端的歌声吧。

16首歌组成一张城市脉络的地图,然后,大声唱出来:

【P.S.是的 我在台北】

从1988年五月,在拥挤的乐园那一场炎热的夏天开始,我中了一种莫名的毒,这毒的没有解药、毒的来势汹汹、毒到无法逃离,特别是与放肆的情人交往后,它更肆无忌惮的直驱骨髓,在灵魂的居所弹奏贪婪之歌,让旋律在脑中堆栈连绵化展不开,所以我只好和自己密谋,计划一场伟大的私奔看看是否能够逃离。可是,没想到亡命的旅途是如此煎熬,那怕只是一句歌词,都特别让我哭泣迷走着,路上风沙弥漫,只剩一只风筝带领我。


五月的某日,听见远方传来的恨情歌,悠悠的歌声在SUMMER季节里沾湿我落魄的眼眶。六月,我来到一个无名的岛,岛上的男人像是玫瑰,总是让人不小心受伤,女人却像鸦片一样带着谁上了天堂,或许\在不可思议的情欲间,没有人是真正的拥有吧,于是我偷偷起了个名子,就叫这里鸦片玫瑰吧! 


在漫长的旅途中,要是累了、倦了就住进思念人之屋、躲到五十米深蓝听听鱼说,思考一些连自己都不懂的哀愁。日子许\久,曾有一度以为自己康复了,能抵抗那些呢呢喃喃的情感、那些痛彻人心的毒,一直到最近才明了,原来自己从未逃离,也已无可救药,这些人那些人都一样,我们都一样。 


如果说音乐是情感与生命的解药,那升歌就是一种毒,让我们沉溺于愉悦旋律,在缓飘中快乐悲伤起舞,直到躲藏暗处的真实,贸然出手击倒我们,才知道生命原来有种说不出的苦,只有懂的人才能随着升歌疯狂飞舞。该是这样吧! 漫漫旅程的终点可能没有尽头、也许\是迷宫,但无论如何门已开启,该是启程的时候,或许\有天大家将在丽江的春天重逢,抑或哪个街角来场美丽的邂逅,反正生命的旅途谁都没把握,如果真要订个时间,那就订在下一个二十年,就在你忘记我之前吧 


P.S.是的 我在台北
P.S.2. 升哥这次回到了自己的城市,想聊聊住在这里的人们以及整块土地,16首歌没有向导也无所谓,反正,就跟着歌声走就对了。

台北记录台北,台北也正在记录陈升正在记录的台北。

■ 如果你觉得我有些地语无伦次,那就对了,这城市的人,讲话就这调调,什么都懂一点,也什么都不懂…很想负起些责任,却什么都负不起。


■ 陈升这次的专辑封面沿用去年跨年演唱会的海报视觉,升哥说,那是在一个要下雨不下雨,抢着要台风不台风不容易才偷得的秋日午后拍摄,特别是一个人驾着单车伫立在东区某街巷口车道中间的系列,许\多人都疑问:「这里真像是国外,这里是哪里? 」升哥幽幽地说,「这里是不是很像北海道? 但这是台北。」讲着讲着,升哥又说了一个他在北海道函馆看见的有趣景象,他一边赞叹,一边又好像恨不得能在台北找到相同风景的模样。


■ 专辑歌曲不只收录新歌,也整理进陈升之前的创作。为什么是之前的? 一切都怪罪于「硬盘」惹的祸! 陈升创作历经数十年载的累积,除了脑袋堆积的情感,存放音乐的方式也已经从黑胶、录音带转成数字化,数字化带来的方便与不便着实令陈升头疼且质疑,疼得是硬盘坏了东西就没了,甚至根本不记得里面的储存内容;质疑数字化的发生让灵魂一点一点流失,记录的脚步加快,人们忘了如何浪费生命在美好时光,学习着如何生活的时间却减短。

台北这座城市,宛如庞然巨树,
她呼吸,他存在。她是生活,他是享受。
我们感受 世界可大可小可有可无,
故事走路的脚步可前可后可左可右可空白。

歌曲推荐
{ 妹妹 } 你妳 / 他她都爱过的故事,在一个安静的台北夜里。
妳问我说 / 爱到底是什么 / 台北的夜变得很沉默
我们游走,又停留,直到确定留下什么,才离开。

久违纯粹的升式情歌 {妹妹} 徘徊无解的爱情角力 该用多少力气
她是男人内心美丽的哀愁 她是女人沈去却旧不了的回忆
关于情歌,我们都没有把握。
{妹妹} MV特地请来好友周格泰掌镜,拍摄事前的沟通会议如升哥往常的随性气氛,甚至最后底定主打歌为{妹妹}居然是导演决定的!MV内容秉持有点八卦又不是那么真实的铁汉柔情,集结过去曾和升哥传过绯闻的MV女主角片段,让观众看得有点快乐又有点享受,有点可爱又有点可恶。

{ 二十年以前} 在台北的生活,永远不缺故事。P.S. 不管经过了多少年。
转眼之间我们到了另一个路口,
有机会的时候告诉我,
二十年前和那时之后的现在,还有不久的以后,我们如何的改变和不变。
P.S. 你好吗?
不管已经过了多少二十年,陈升的故事是永远无法轻易划上句点的。
就像关于人的记忆,回忆和想象,总是在碰到某个事物景色,水龙头就哗啦啦的被打开了。从来也没想过要到达的是怎样的风景,因为总在路上就贪玩起来。
{二十岁的眼泪\}是陈升为金城武写的歌;{路口}是陈升和金城武的合作;{Twenty years ago} 是陈升钟爱的一首西洋老歌,当时为杨林制作翻唱,涌现想起的有如红酒的醇厚香气,沈醉略带默然涩味的微醺。庆幸我们的美好时代的香醇,足以留下踱步于每个二十年,没有终点。

{来去厦门电头毛}台商男人到大陆,女人啊美人啊当自强!来去厦门街电头毛!
新宝岛的灵魂,陈升的笔记诗。
姥姥说啊说啊,陈升说啊唱啊。
这是一个家里有台商就有可能发生的故事,而它也真的发生了,就在升哥周遭朋友身上。歌里上演人性肥皂剧,打开窗户剧本可能随时就会被丢进来!不一定每个人都有兴趣,但有兴趣的人铁定多了一份柔情。

专辑歌曲列表
1.市民 § 引子
2.拿起来放下
3.自以为…是忧郁症 § 音乐绿洲
4.老鼠万岁
5.巴西万岁
6.食蚁兽
7.哥哥是英雄
8.妹妹
9.六张犁人
10.自以为…没大头症 § 音乐天堂路
11.旧爱七条通
12.读书的人
13.来去厦门电头毛
14.啦啦…啦啦啦
15.二十年以前
16.小市民 § 终了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阅读
分享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526人围观)参与讨论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