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升网

恰许飞同学年少 唱起陈升来蛮清洌的

升网 12年前 ( 2008-06-16 ) 790 抢沙发

当许飞同学唱出第一句“了不起,你说的对”的时候,鄙人便会心微笑了,心里想:“有趣啊有趣,这不是陈升吗?”一看歌本,还真是陈升和许同学一起写的。

恰许飞儿许同学年少,又是女孩子,竟然敢在自己第一张唱片里学着陈升这样的极品老男人唱歌,胆子怪大的。说初生牛犊不怕虎也好,说少年不知愁滋味也好,许飞和陈升这个合作组合听上去确实有些怪怪的。但这个组合之下的许飞,也确实有种赤裸裸的年轻的清澈,年轻最好的地方就在于没有什么值得顾忌的,当许飞唱陈升的时候,青涩和怪是肯定的,但同事也有一股子年轻人什么也不必考虑不必担心的凛冽的清澈感。

但陈升那老流浪汉的浪荡啊,岂是小姑娘许飞儿表现得出的。并非针对这张唱片,也不是只说许飞这位把野心和梦想写在脸上的超级女生,这道理是最近几年得出的:早熟这东西其实不存在,经历了再多的事、说话办事再稳重,早熟这东西也不存在,有朝一日你不想要成熟想要年轻和幼稚了,你差不多就算是成熟了。成熟这东西是伴随着无可挽回的叹息得到的,陈升这许多年的歌和艺术生命其实就是在轻轻的叹息,哪怕是唱些愉快和欢欣的歌,也是一边欢愉着一边叹息。许飞当然也可以学着陈升唱走音、唱劈音、唱得浪荡和女子陈升,但那股微笑着叹息的感觉是没有的。

陈升参与的《吉林到北京》和《爸爸妈妈》,一个开头一个结尾,虽然更像陈升而非许飞,但作品本身的魅力依然是出类拔萃的,更何况许飞唱出的那股凛冽和清澈感未尝不是一种特别的、有趣的、别具一格的风味。其实女孩子翻唱老男人歌曲这个事儿,就这几天好莱坞的当代梦露斯嘉丽·约翰逊(《迷失东京》、《赛末点》等等)刚刚推出了她的处女唱片,那唱片翻唱了整张的Tom Waits,翻唱得棒极了。但是斯嘉丽·约翰逊小姐走的是沙哑女中低音性感路线,更不像许飞了。

像许飞的歌是《1993》、《飞碟与大头》、《木偶》、《年少》、《痊愈》、《淡淡的歌》等等。那些歌里的许飞显得更清楚明白些:一个冷静的少女,或者说,一个爱唱歌爱写歌的微cool少年人。《木偶》里副歌那几句好听歌词也有趣,“怎么舞动我最性感,怎么化妆我最漂亮,什么姿态你最欣赏,什么表情你最体谅”——一句“你最体谅”就把自己和有胸没脑的美少女区分开了。

以前没怎么听过许飞唱歌,听这张唱片的感觉是:如果许飞没有赢得超级女声的奖项,她以后可能还是会写歌唱歌;那样她会经历更多挫折和等待,搞不好还会背上吉他到北京混民谣圈,成为一个年轻一些的小娟;会让她写《痊愈》的时候没那么像陈绮贞;她会在30岁上下的时候微笑着唱陈升唱得游刃有余。不过如果是那样的话,她恐怕没那么容易和陈升一起写歌唱歌。有个好际遇没什么可耻的,许多年以后混好了,也要像如今这样好好写歌唱歌啊。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阅读
分享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790人围观)参与讨论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