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升网

彼此珍惜,各自老去

升网 11年前 ( 2009-02-24 ) 462 抢沙发

1.时间如细沙,慢慢流逝。

  仍是这样喜欢陈升。无论《不再让你孤单》、《关于男人》,还是《风筝》和《然而》,抑或每次必点的《北京一夜》。仿佛在歌声中,能看到这个老男人,酒后微醺,弹着吉他,慵懒地唱,“我不再让你孤单,我的疯狂你的天真”。没有人与他是相似的,他的嗓音就像一坛老酒,愈是日久,愈显芳醇。我听着他的歌,隐隐感觉到时光的飞逝。

  人事纷纭里,隔着雨夜的莲荷喧哗,隔着雨打芭蕉的撞击,隔着玻璃厚度的距离看同一个自己,听不一样的陈升,他给你的启示是,对待任何事物的态度:怀念而不沉湎,亲近而不亲昵,悲伤而不凄楚,热爱而不纠缠,奔走而不迷失。陈升这样的男人,不是每个人可以读懂。

  当时间如手中的细沙慢慢流逝,当一个男人躯体发福,容颜不再年轻,他用自己那早已不是常人所能参透的沧桑唱出了这样那样的歌。

  岁月打磨出的味道靠的不只是锋芒的才华,更源自生命中的累积与沉淀。所以很多年过去了,我看到了他依旧是这样一张充满童真的笑脸,这种笑脸,只有经历过的人才会有。

  记忆里,初见他时就已是那样的漫不经心,台湾岛嗜酒的浪荡子,一张被风雨侵蚀的乡村面孔,看上去老实巴交,却是个烟枪,他的派头是没有派头。只有一个词可以诠释他的歌喉:沧桑。没有风雷,只见深沉。

  他自称“如果你们认为我有一点怪,那是因为我太真实。”他的每一首歌都不是真正意义的琅琅上口,至于歌唱,对他而言:“沸腾的都市,盲目的爱情,流行的都市,不安的感情”这些是他唱的。却更像是贪杯的举动。

  如今,听他的歌。越听,却越是心疼。也许是陈升真的老了,也许是我们真的老了,竟听不出那许多的风花雪月。

  2.有一些无声的话语,只有寻梦的人彼此听得到。

  看2005年刘若英与陈升的视频。已是2008年8月的末端。

  节目中的陈升,虽然讲话刻薄,人也很傲,但他活得轻松,想到什么说什么。而奶茶在陈升面前像个永远长不大的孩子,面对陈,她的紧张和小心翼翼无处遁形。

  陈升每次都能给刘若英惊喜,一次是《为爱痴狂》,当乐手转调的时候,陈升出场了。一次是《北京一夜》,借助歌中唱词陈劝奶茶:“你还是好好把自己嫁了吧,不要再等待了,他不会回来了。”舞台上的奶茶,似真似假地回了一句:“你管我!”

  陈升的话并不多,字字掂量。他所有的话都是对着刘若英说的。

  他说:你不要把自己的专辑贸然送人,这不是名片,也不是你嫁入豪门的跳板。它是付出了我们的生命,我们的精神在里面的,不可以随便送给别人。

  他说,你一个女人,永远不要对别人和盘托出。因为你将来是要嫁人的。如果都交出去了,那么等结婚的时候,还拿什么留给你丈夫呢?

  所有的女人都期望能遇到一位懂自己的男人,陈升无疑是懂女人的男人,字字说到女人心底,心碎也心醉。

  奶茶的幸与不幸皆是因为遇到了陈升。若没有陈升,就不会有今天奶茶的璀璨。然而也正是陈升,永远成为了牵着风筝另一头的羁绊,无论刘若英飞得再远,再高,她都无法舍弃心头的那丝牵挂。

  那句“师傅永远是师傅”让人心疼。若不曾有过这样的相遇,便不会知道心有多疼;若不是深爱,又怎会在他面前如此的手足无措和尽情绽放。

  视频里,陈升在唱《风筝》,他说:“你知道那个小孩子拉风筝,奶茶已经跑那么远、跑那么远,然后那个风筝掉下来的时候,我们都没有办法接到了。我接不到了,我接不到。”对面的刘若英已经泣不成声,语无伦次:“可是那根线还是没有断啊,它还在,它还在你的手上,就算我掉下来了,你还是可以拉着那根线,一直找,就会找到我在哪里啊。”陈升微笑着看她,只一句:“怎么可能呢?”

  剩下的只有:彼此珍惜,各自老去。

  生如夏花,一切原应如此。非关残酷,只是际遇。

文:景红文 来源:江南晚报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阅读
分享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462人围观)参与讨论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