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升网

陈升的情歌

升网 11年前 ( 2009-02-19 ) 559 抢沙发

中国的老祖宗就是牛,几千年前就清楚的认识到万物都分阴阳,而且有阴就有阳,缺一不可。歌手也有阴阳,当然不是指歌手的性别,而是指歌手的擅长的演唱风格,歌手的阴阳并不一定和他们的性别一致,比如说姜育恒,我就愿意将他归入属阴的一类,又比如林良乐、潘美辰的歌比很多男歌手中气足得多。(当然这里阴阳没有任何褒贬的意思,只是风格问题,我喜欢林子祥也喜欢周治平,其实绝大多数的歌手是能阴又能阳的,换句话说就是劲歌唱的底气十足,慢歌也是温柔婉转,我唯一不喜欢的是那些不阴不阳的歌手,比如什么蔡国庆之流)。歌本身也是一样的分阴阳,只不过大部分的歌阴唱阳唱皆可,只要歌手演绎的好,各有各味,用摇滚唱邓丽君的小调也是很好听。但是有些歌是无法徘徊在阴阳之间的,除非你想糟蹋歌曲,不然你会觉得那些歌就应该那样的唱。比如“真的汉子”、“男儿当自强”等歌曲,无论如何是柔不起来的,像“再回首”这样的歌曲即使像苏芮、李翊君这样的歌手唱也是要唱的悠悠扬扬的。一般的讲,一个歌手是多元化的,他唱的歌往往也是多元化的,即使想赵传这样的死硬派也会有一些像“我是一只小小鸟”之类的歌曲,这样的歌是男女歌手都可以唱的。可是有那么一个歌手,他的歌只适合男人唱,只唱给男人,只适合称得上男人的男人听,他就是陈升。

  我不知道陈升有多少女歌迷,但是我估计绝大多数的陈升的女歌迷喜欢陈升是因为那首被唱烂的歌—《把悲伤留给自己》,其实我知道陈升也是从这首最不陈升的陈升歌曲认识他的。那是东方之珠的第四集,我也是买的盗版磁带,好像还记得这首歌的文案是什么199X年是该听陈升的时候了。其实我对这首歌一直不太喜欢,我觉得这歌把我们男人唱的太贱了,什么“把我的悲伤留给自己,你的美丽让你带走。。”,恰好当时学校里流传一段新闻,什么一个大学生失恋,于是用硫酸给前女友“美容”。我们就把这首歌歌词改成了“把我的悲伤留给你,你的美丽让我带走,从此以后,你再没有快乐起来的理由”到也很切合实景。后来这首歌听的次数多了,感觉还行,到卡拉OK一唱才发现原来觉得很简单的旋律却并不好唱。当时陈升在大陆不算是个知名度很高地歌手,很长时间也没有他的专辑卖,买到的他的第一盘磁带是他的精选集I—魔鬼的情诗。当时觉得这张专辑并不好听,其实是因为那时还年轻,对歌曲的欣赏还只停留在“听”这个阶段,更注重旋律,好不好上口之类的,那张专辑除了那首“把悲伤留给自己”和“红色气球”之外,其他的歌曲总觉得配器太简单,旋律太古怪,而陈升又把那些歌曲唱得怪怪的,歪歪的,即绕嘴,又闹心,所以听了两遍就扔到一边去了,是“新乐园”那张专辑中的“细汉仔”拯救了我心目中的陈升(我个人的坏习惯,基本上一两遍不喜欢的歌手就会被一棍子打死),也着实替唱片公司小赚了一笔,因为那首歌我买下了陈升的所有正版专辑(还好他的专辑不多,要是像谭咏麟或是邓丽君,我就死定了)。“细汉仔”绝对是首男人写的男人唱的歌,像这种反映社会的现况的歌曲台湾并不少见,像罗大佑的“现象七十二变”、郑智化的“老幺的故事”等等,但是可以完全想象这写歌是女人写的,让一位女歌手唱也没问题,因为毕竟对社会的质疑和控诉还是比较含蓄的,但像“有牌没牌的流氓架着吓人的铁丝网,追逐在午夜的大马路上,专家说这是权力的病态你管他的做什麽”这样的歌词,我估计除了龙应台之外没有别的女作家能写得出吧。这种歌是不会流行的,我想陈升在写这歌时也已经意识到了,然而这样的歌才更符合歌的本意,“诗言志,歌咏怀”,歌者的歌本来就像文人的笔、武士的剑一样是一种表达自己的世界观以及和这个社会抗争的工具,我并不是说情歌就不是歌,不是好歌,爱情也是人类生活中不可缺的一部分,但是爱情并不是生活和世界的全部,如果一个歌手能意识到他的社会功能以及歌手的本质,也就不会把他自己定义在爱情这个小圈子里,拼命的在制造俗不可耐的流行。在用歌曲表达社会这一方面,陈升并不像他的前辈罗大佑那样,总是把问题提到整个社会这一层面,陈升关心的问题更具体,同样对社会的揭露也就更深刻。“西门浪子”着实刻画了一位拜金主义的暴发户低俗的嘴脸,而且歌词的本身好就好在对事物描述的共性,如果那首歌用来描写大陆开放后的一些暴发户们一样很贴切,只是这样的歌是不会让你在大陆发行的。其实这类些是歌曲最大的问题是很难把它们唱的好听,就想诗经里的“颂”就很难像“风”这样流行,但是陈升这几首歌还是非常好听,甚至是他那些专辑中我立刻喜欢的歌曲,由此不得不佩服陈升驾驭词曲的能力。不过无论如何这写歌曲不能把陈升推道一线歌手,因为这写歌并不是唱给十五、六岁小孩子们的(他们是流行的主力吗),甚至不是唱给那些虽然号称成熟了但一样没有思想的人们。好在陈升也有情歌,自己的情歌,男人的情歌。


听陈升的情歌一定要翻来覆去的听,一定要往死里听,你才能听出男人的缠绵,你才能听出那种“冬雷阵阵,夏雨雪”的感觉。陈升的情歌绝对是男人唱的,绝对是男人的心声,不加修饰的赤裸裸,只是这样的情歌在这个讲究包装的时代有多少女人能听懂却是个大问题,所以陈升最后只能唱“真倒霉,活在这个荒谬的时代,找不到人来生个小孩”。陈升的情歌不是十五、六岁的情窦初开的少男少女们,光凭着一股荷尔蒙的冲动就“对你爱、爱不完”,其实根本不懂爱是什么。陈升的情歌是一个成熟理智的男人在慎重的思考后唱给女人听的心里话,在这里激情已完全融于理智,想要天长地久吗,在这里,在陈升的歌里有一个可以和你天长地久的男人。我是不太喜欢一首歌从头到尾都是爱来爱去的,也许含蓄一点更真一些。“因为有山,才能依偎着云,然而它们可以生活在一起”这段开头很像那首古老的情歌-山有木兮、木有枝-先“兴”一下在进入主题,这样的歌才听的有韵味。不过毕竟是年代不同了,现代女人可能更喜欢前恭后撅的男人,所以唱着唱着就只能去“恨情歌”,只能一而再,再而三的问自己“男人究竟是怎么了”。然而虽然我感情上跟不上这个时代,但还是“有梦的男人”,哪怕这个梦只能在陈升的歌里去找寻。

其实我认为陈升的歌最大的特点就是真实,他的情歌很真,他的其他一些歌曲也是一样。比如说叫朋友的歌你一搜一大把,有谭咏麟的,有周华健的,又臧天朔的,无非是无言感激,默默奉献,虽然没什么不好,但是听得多了难免觉得有点假,只有陈升唱到“人们正是群居的动物,没有人应该孤独。。。有些决定沉默,有些变成敌人,我的朋友,谁又在下个路口分手走开”,其实这恐怕更是现代人的朋友概念吧。当我们唱着这样的歌,回看那些曾陪伴我们走过一段路的人们,也许我们更能学会宽容。另外像“summer”,“我喜欢私奔和我自己”都是我很喜欢的歌曲,原因很简单啊,因为我也有过这样的想法,只是没有那么高的才华唱出来罢了。有人说陈升是刻意把歌曲写的那么奇奇怪怪,来表现他的与众不同,我同意陈升与众不同,但并不是陈升写不了那样的流行歌曲,且不提那首“把悲伤留给自己”了,像陈淑桦的“美丽与哀愁”,刘若英的“世间情歌”甚至包括陈升自己唱的“流行小夜曲”都应该算是“流行”歌曲中的佼佼者吧。但那决不是陈升,至少不是一个完整的陈升,要了解陈升,甚至要了解自己,一定要去听听“关于男人”、“水母”,去听听“凡人的告白书”、“生命的滋味”,也许和我一样,在这里能找到你的梦。

每一个三十或已经接近三十的男人,是该听陈升的时候了。


来源:碟碟不休网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阅读
分享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559人围观)参与讨论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