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升网

PS:是的我在广州

升网 10年前 ( 2009-12-04 ) 473 抢沙发

夏天有暴雨、高温、蓝天、输球的巴西队、“1Q84”、拥挤的车道,是的,2010年,这里是广州

  6月11日,陈升发布了他新专辑《PS:是的,我在台北。》,在这张专辑中,他描述了大量的社会现状,怀念了二十年前曾经爱过的人,他唱到台北、北京、上海,唱到我们的生活:“所以要快乐啊,你说说哪里不好,你觉得烦了去唱卡拉OK,觉得无聊去打打小白球。”所以要快乐啊,但陈升还是有无尽的嘲弄与感伤,他说:“这个世界会变成这样,没有人是无辜的。”

  作为文艺青年最喜欢的老顽童,陈升和广州的距离就像我们和世界的距离一样——越来越近。月底他又将到广州演出,自如地玩着老顽童的游戏,我们也乐于在他自在的音乐中,释放一些真实的情绪。

  听陈升新歌的时候,我忽然想到了村上春树的《1Q84》。说这个夏天是属于村上春树的,相信没人会反对。《1Q84》一出现,就照例大卖。昔日那些在《挪威的森林》中低徊忧伤的青年们,如今已经成了社会的中坚力量,而村上春树也远离了青春的怅惘与感伤,来到了“1Q84年”。这个决定“永远在蛋这一边”的日本小说家,正在试图将一种真实带到新的地方,赋予小说更真实的见解。为此,在这样一本如此畅销的小说中,我们也看到了一个作家的努力——他希望通过小说,让“个人灵魂的尊严显现,并用光芒照耀它。”

  6月26日,在深圳华美术馆举行了一场有趣的设计展《设计的立场──来自中荷建筑、服装、产品与书籍设计的八种态度》,8个著名设计家,以八种态度来应对我们眼前的生活。在其中的一场讲座中,荷兰建筑协会主席OleBouman讲述了他的态度,他认为建筑将寻找一些更加具有创意的想法,来参与人类改善生活状况的进程,应对生活危机。因此,建筑师、艺术家在面对这个新时代,应该去拥有新的身份,一个改变世界的角色。他的言论令人激动,最让人激动应该是那美好的理想。

 


  观看这些设计师、建筑师的作品时,我同样能感受到一种理想,一些纯粹的心愿——这个夏天,我在广州,在陈升的歌中、村上春树的书里,或是夜里的世界杯球赛中都能看到的心愿。在这些时刻,我们真诚地期盼着眼前“这个带着问号的世界”可以好起来——然有暴雨、高温、地震或是更多的事情发生,我们也能找到自己参与的方式,显现人的尊严。

  “不管喜欢还是不喜欢,目前我已经置身于这‘1Q84年’。我熟悉的那个1984年已经无影无踪,今年是1Q84年。空气变了,风景变了。我必须尽快适应这个带着问号的世界。像被放进陌生森林中的动物一样,为了生存下去,得尽快了解并顺应这里的规则。”

  ——村上春树《1Q84》

  (来源:信息时报)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阅读
分享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473人围观)参与讨论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