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升网

要在体力充沛时,把牢骚写完

升网 13年前 ( 2007-08-24 ) 819 抢沙发

2013010663724205.jpg

本报记者黄锐海  陈升(听歌)已经很久没出席过颁奖礼了,所以这次能出现在“华语音乐传媒大赏”上,并亲自领取“最佳男歌手”,也算是一次破例之举。之后,记者通过电话采访他时,聊到早年在一次演出中,他被一名醉汉用啤酒瓶砸伤脑袋,造成重伤一事,陈升说,那次动手术,让他老了十岁,而且因为一块金属片还留在他头盖骨上,他现在连聊电话也不能太久。但尽管受过重创,陈升还是改不了游子心态,还是经常出外游山玩水。最近,他就去了趟云南丽江,并在那里写了一首关于丽江的歌。陈升还透露,今年八月他又将推出一张新专辑,因为现在年纪大了,希望自己在还有很充沛的创作力和体力的时候,把自己的牢骚写完,把想去的地方去完。

  我是来唱歌的,奖项不重要  南方都市报(以下简称“南都”):这次获得华语音乐传媒大赏“最佳男歌手”,应该是你第一次获得内地认可吧?

  陈升:应该是吧,但这对我来说不重要,其实这次我主要是来唱歌的。

  南都:对啊,我记得你很久前就给自己定了个“三不一没有”原则,不领奖、不颁奖、不走星光大道,以及没有不能唱的舞台,所以这次你能来出席颁奖礼,大家都觉得非常意外。

  陈升:那个原则只限于台湾地区,金马奖、金曲奖覆盖的地区,如果是“格莱美”邀请我,我干嘛不去(笑)?其实这也不是什么原则啦,只是逗趣,因为我不是那么有风度,如果你单纯叫我去参加颁奖礼,结果去了就呆坐老半天,我会觉得很难受,但如果要我去表演,可以上上下下跑来跑去,我就会去了。

  南都:我们也了解到,你1994年在香港开了个演唱会,但之后的十几年都没再到香港演出过了,是什么原因让你后来就不去香港了?

  陈升:这要问我当时的唱片公司“滚石”,我是音乐创作者,他们才是推广者,我不可能自己跑去香港,然后在那里叫卖:“喂!香港的朋友,快来听我陈升的音乐啊。”你不觉得这样很怪吗?我想,可能他们当时觉得我的音乐不太适合香港人听吧。

  刚从丽江回来,在那写了一首歌  南都:采访前听你经纪人说,你是刚从云南丽江回来,可以说说这次旅行吗?

  陈升:我今年春天就去过一次了,因为我喜欢喝茶,那次是和几个朋友专门去那里找茶的,这次过去,是拍我新专辑里的一首MV。

  南都:你又有新专辑要出了?跟丽江有关的?

  陈升:是啊,歌都做好了,计划是八月推出。因为上次去丽江时,在那里写了一首歌,所以这次决定MV也去那里拍了。

  南都:那可以说说这次新专辑的作品会是怎样的吗?专辑名定了吗?

  陈升:名字还没定,这次的歌写的主要是花花草草,大山大水的氛围,还是跟旅行有关系吧,其他的就不好说了。

  南都:那为什么这次会想到去丽江,这个地方给你什么感觉?

  陈升:我上张专辑里面有首歌,叫《青岛日记》,里面就留了个伏笔,其实那首歌里写到的一些朋友,例如“海浪”和“飞鸟”,他们都是真实存在的,那年在青岛的时候,我们就约好了要一起去云南找茶叶,所以今年春天我们就一起去了。记得刚到丽江的时候是半夜,也没什么特别感觉,只知道这是个古城,不觉得有什么特别的兴奋,但第二天一早起床,推开门就看到玉龙雪山,就突然吓呆了,这么一座真实的五千多米的高山,就屹立在你门前,很震撼。

  我不是成吉思汗,不去攻城略地  南都:最近你在上海开了小型音乐会,又在北京给许飞(听歌,blog)制作了一首单曲,是不是有开拓内地市场的计划?

  陈升:这我还没认真想过,随便吧。其实现在我在台湾的演出、做唱片,工作都排得挺紧的了,如果再去开发什么新的市场,那我还哪有时间去爬山、去采茶?我又不是成吉思汗,干嘛要去攻城略地?像这些歌,大家喜欢那就拿去听吧,要觉得买正版实在太困难的话,那盗版就盗吧,随便大家,写作的人最终只是求一种抒发,写了出来就是给大家听的。

  南都:那这次给许飞制作单曲,感觉这女孩怎样?为什么你会跟她合作?

  陈升:其实也是一次巧合,当时我路过北京去录那首在丽江写的歌,北京一个朋友就带了许飞来探班,结果我们录了三天,她就在录音棚里坐了三天,那时候就觉得她还蛮有诚意,蛮真实的。人与人的关系就是这样,合得来就是合得来,调子不对的就是不对,就这么简单,当时感觉她还是挺能理解我的东西,很容易就把音乐这事情处理掉,所以就给她做了。

  南都:你去过很多少数民族的地区,那你有没有想过,把当地的一些特色音乐融入到你自己的作品里?

  陈升:民族的东西通常有很深的根源,除非我在那里生活个十年八年,要不我不会去乱碰这些。

  南都:但你当年的《北京一夜》,就用了京剧啊?

  陈升:那次其实是大家闹着玩闹出来的,刚开始这首歌只有一些字和旋律,没想过要用京剧,后来因为我那徒弟刘佳慧,她是学京剧的,就用京腔在那唱了段,结果大家觉得好玩,就录了,其实我刚开始听还觉得怪怪的,像一个西装客和一个古人站在一起,很别扭。

  年纪大了恋家,出门不过十二天  南都:你这两年发唱片的频率高了很多,去年底才出了《这些人那些人》,现在不到一年就又有新作了。

  陈升:因为年纪大了,就老是担心自己在创作力、体力等方面会不会出问题,所以我也跟身边的朋友和家人说过,我要在还有很充沛的创作力和体力的时候,把自己的牢骚写完,把想去的地方去完。

  南都:我们也知道,几年前你曾遭醉汉袭击,头部受到过重创,还动了手术,那次事故对你影响大吗?

  陈升:开这种刀,让我老了十岁,我现在头盖骨上还补了一块金属片,所以现在基本不聊电话,因为电话的话筒会让那块金属片消磁,所以你还是别跟我讲太久了,搞不好的话,我还要重新去开一次(笑)。

  南都:呀!最后一个问题,那你现在还经常往外跑,身体能承受吗?

  陈升:问题还不大吧,那次手术之后,觉得自己还是蛮健康的,但现在不能离家太久,一般出去也不会超过12天,因为情绪受不了,越来越恋家,越来越恋床,有时候实在不行了,就把家人带上,一起去。

  现场感言  今天是很特别的日子,原本就是一家人嘛,能团聚就是件好事,值得庆祝。

  现场特写

  浇不灭的野火  随着颁奖嘉宾宣布两项大奖的得主“陈升”,陈升走上舞台,白色上衣,休闲长裤,球鞋。与其他接过奖杯就说谢谢的歌手不同,他俏皮地问颁奖嘉宾:“可以要一个拥抱吗?”拿了两个奖,他就要了两个拥抱。在唱《青鸟日记》之前,他说:“这首歌记录了时代变迁,也记录了我自己的心路历程。本来我们就是一家人,从此以后就不要再分开。”陈升带了乐队和口琴来到现场。虽然那时大雨如注,歌迷已经被雨打得无法鼓掌,但当乐声响起,仿佛风雨都已被屏蔽,只有头发花白的陈升,旁若无人地高歌。唱到间奏处,他掏出口琴,吹响,更high时,他用手夹住话筒和口琴,边吹边舞。大雨中,只有他,像一团浇不灭的野火。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阅读
分享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819人围观)参与讨论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